2018-03-23 作家议会 独立作家

海子

那个卧轨的人
再晚死两个月
就可以名垂青史
就能进入英雄的花名册
但他等不及了
这让若干年后的
无数倾慕者
略感沮丧
他们在心中
一遍遍地念叨
再晚死两个月
就好了
再晚死两个月就好了
然而他内心的

太脆弱了
竟然先于那些期盼
在三月爆裂
三月是个
爆裂的季节
有无数冰凌爆裂
有无数冻土爆裂
有无数树皮爆裂
有无数花蕾爆裂
因此
那只瓷的爆裂
也就被淹没在
无数细微的
爆裂声里了

他如果活着
正好与我同岁
一条泥潭中
沾满污垢的龙
我可以想象
他现在的生活:
离婚酗酒
贫困潦倒
每部诗集开印
都不会超过两千册
或者是一个
抑郁症患者
强打着精神
去全国各地参加些
有名无实的诗会
一次次地
被穿火红色毛衣的
脑瘫女诗人
沮丧地挤到墙角
到这时
他就会庆幸当年的抉择
是多么的英明
和有预见性
即使他有自己的儿女
也常常会被他们
无情的奚落和唾弃
他们都到了婚嫁的年龄
他们既买不起
面朝大海的房子
也没心情看身边的
春暖花开
而只会把怨气
撒在这个开空头支票的
疯疯癫癫的父亲身上

从那时到现在
麦子熟了二十八次
也被镰刀和收割机
收获了二十八次
麦芒的意象
早就封存在
发着霉味的图书馆里
可他的贫寒的诗句
偏偏喜欢金黄的颜色
喜欢
温暖富贵的颜色
二十八年来
他的墓地在麦田里
像个怪圈似的
在一次次地扩大
这对于一只
普通骨灰盒来说
真的有点奢侈了
它越来越像一个
寂寥荒芜的广场
他的故乡渐渐空了
他的村邻渐渐空了
却装满了新世纪的
风 雾霾和一拨拨
慕名前来的外省参观者

他即使活着
也会被忽略被鄙睨
那些祭奠他的人
那些怀念他的人
就是忽略鄙睨他的人
那一年转世的灵魂
早已长大成人
他们低着头
玩游戏陌陌 吃烧烤喝扎啤
泡妞搞基 在网络上叫外卖
你很难在人海中再找到
那个失意的人
那个多情的人
那个抑郁的人
那个稚嫩的脸庞上
胡须稀疏的人

在地铁站
在大街上
在早春断魂的细雨中
偶尔还会遇到
一个背双肩包的人
步履匆匆
一身落拓的行色
酷似当年那个
黯然赴死的人

看那——
那个人在黑暗中
细数着光芒
看那——
那个人满脸的
风雨愁云……

2017.3.24雨中急就

独立作家-谭越森-打赏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