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十郎:中国法院成提线木偶的把戏

Share on Google+

“我们为你们带来了真理,但是在我们口中听起来是一个谎言;我们为你们带来了自由,但是在我们手中,它看起来像条鞭子···”(〈英〉阿瑟·库斯勒《中午的黑暗》P46)这儿的“我们”就是党,共产党。把这句话引来正适合我们当前的热点话题:法院是不是在独立判案,或该不该独立判案。

我们的《宪法》第一百六十条“审判权独立”,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按:党委书记该在个人范围之内吧。)的干涉。这是“我们”党给人民带来的承诺,它似乎是“真理”,但实则是“谎言”。这“谎言”已被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全国高法院长座谈会上(1月14日)供认不讳。他说:要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影响,决不落入西方“司法独立”的“陷阱”。周强的意思是“司法独立”(西方)与“依法独立判案”(我们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法制)是有差别的,二者不能混淆,更不能等同。但周强之言引起了全国一片嘘声。

《环球时报》立即发了评论员文章给周强以声援,说:“一些自由派人士做出了强烈的我反应···在任何国家如果没有司法独立性,其结果都将是法治落空和冤案遍地”(按:这是中国司法现状,而这位评论员却视而不见)。他认为在中国“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在“全社会达成了广泛共识”(按:是在大范围还是小范围,包不包括聂树斌的家人与赵作海命运类似的冤大头?)。

这位评论员扯起了“广泛共识”的遮羞布之后,意犹未竟,还进一步说“一些人”把“司法独立”作了“意识形态”的外包装,“打造出一面传播西方政治价值观的旗帜”,“把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对立起来”。(按:这儿有两层意思,一是反诬“一些人”在包装;一是不打自招,把本来对立的二者——依法治国与依党治国的对立说成是“一些人”的手段。)记得,大概是巴尔扎克的小说吧,讲,要想知道孙女的未来面貌,你就看看现在的老祖母吧!共产党的老祖母(之一)刘少奇在1955年7月北戴河向最高人民检察院负责人指示:“党委决定要捕的,检察院要闭着眼睛盖章。这样做也可能有错误,这在党内可以讲清楚,但对外都要由检察院出面担起来。”(按:明明是党的黑手在操办“捕”谁,错了却要赖在检察院身上。)要看事实就看胡风案吧。法官王文正说:“胡风是在被秘密拘捕之后,全国人大常委会才正式做出拘捕决定的。”(《我所经历的胡风案》P21)他又说“可是令我惊奇的是,在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式通过拘捕胡风之前从5月3日《人民日报》发了‘胡风反革命集团’第一批材料之后,全国性对于胡风集团分子的大搜捕已经开始了。这为以后几十年来各种政治运动,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先河——法律被抛在一边,权力、专政和法律在这里被划上了等号。”(同上书P16)时任公安部长的罗瑞卿说:“公安、检察、法院都是党的工具,···如果以法律上的规定来对抗党的领导,那就错了。”彭真在党的八届二中全会上说得更具体,不能“借口‘司法独立’来摆脱党的领导,特别是地方党委的领导,同党分庭抗礼”。这一切都再清楚不过地讲明了中国的“依法独立判案”,“独立行使检察权”是怎么一回事了。原来公、检、法这些国家公器都不过是党的工具,党的私器而已。黑格尔《法哲学原理》引论第三章:“当特殊意志与普通意志不一致的时候,不法就产生了。”“特殊意志”就是党的意志,党委的我意志,党委书记的意志。“普遍的意志”就是法的原则,二者有矛盾,要不分庭抗礼,就只有滥权,违法。这就是中华大地冤狱遍地的根源。赵作海冤案就是党委领导下干预司法的典型。本来检察院认为事实尚不清楚,不够起诉条件,但政法委(按:即公、检、法的总书记)下大了硬任务,必须在某时期内定案(按:这是政绩啊!)。于是公安局就刑讯逼供,于是冤案大成。

1987年政治体制改革研讨会期间,杜光教授请中央党校数十位省市法院院长和检察长座谈。有人说“冤、假、错案有百分之八九十是党委办案的结果”。杜光说二十多年来这种状况似乎没有改变。(见《杜光文存》第41辑)《宪法》第五条规定党在法下(在法律规定之内活动),党章也承认了这点。但一加上“党的领导”法又在党之下了。

借巴尔扎克《高老头》中一个人物的话说,在中国“没有原则,只有事故;没有法律,只有时势(按:那些被法制裁的高官,是不走运,谁叫他们撞在运动的枪口上呢!)……倘若真有什么固定的原则和法律,大家也不能随时更换,像换衬衣一样容易了”(按:《宪法》规定了保护私有财产的条款,但《炎黄春秋》自个儿积攒的800万,仅仅凭一纸通知就属于他人了。)。

《环球时报》评论员还极为虚怯地结束评论:“党的领导是必须的,司法机关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也是必须的,这其中的政治逻辑在实践层面上是非常清楚的。但是拿到舆论场上就越说越岔,所以还是少就这个点开展争论为好。”常言道,真理愈辩愈明,怎么会越说越岔呢?这就是怕在大庭广众之中戳穿那层纸。“政治层面上”清楚的事实是:你看那木偶又是前恭后倨,又是点头哈腰,又是舞刀弄枪,有时还可大张挞伐,你以为那是木偶的独立行动么,糊涂啊!你忘了它身上系的那一束束线,这是提线木偶啊——党领导下的“依法独立判案”就是一场提线木偶的把戏。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3/26/2018

阅读次数:50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