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月30日(二)

随着今年10月以研究依法治国为主题的四中全会的召开日期的临近,中国大陆宣传领域不断出现一些强化阶级专政的文章,其中许多观点与言词在重複文革时期论调,使人闻出一种浓烈的回归毛泽东时代的气息,这引起了各界关注。

其实,中国时下面临着“回到毛泽东与超越邓小平”的历史抉择:一股固有的坚持阶级专政意识形态的势力,一直在努力设法将中国拉回到毛泽东时代;与此同时,另一股试图融入人类主流文明,追赶世界历史潮流者,却努力想让中国超越邓小平,突破缺失政治改革的跛足经济改革模式,启动全方位改革。这两股势力,前者坚持阶级专政学说,迷信以阶级斗争来驱动社会进步,他们将社会人为区划成敌我两方,并将事务是非对错、善恶美丑、罪与非罪以阶级身份来判定;而后者,认为人类虽然因为历史发展原因而形成各种不同阶层,但不管什么阶层与党派,在法律面前是平等的,社会事务的是非对错、善恶美丑及罪与非罪,应该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法律是裁量社会公平、正义的衡器。这两股力量在体制内外以不同的形势角逐较力,形成了中国时下複杂而艰涩的胶着、停滞局面。在这种大势之下,中共四中全会明确提出要研究依法治国,那么那些坚持阶级专政学说者祭出一套套阶级斗争或敌对势力论调,以期影响依法治国推进,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所以当下中国,坚持“阶级专政”或者“依法治国”,本质上就是一个回归与超越的方向与路线之争。

日前,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发表了《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通篇阐述阶级斗争,说“人民民主专政的实质还是无产阶级专政”,“人民民主专政作为政治手段、阶级工具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压迫国家内部的反动阶级、反动派和反抗社会主义的势力,对蓄意破坏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各种敌对分子实行专政;第二个任务就是防禦国家外部敌人的颠覆、‘和平演变’、西化、分化活动和可能的侵略,对企图颠覆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外部敌对势力实行专政。”王伟光还直接指出:“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国家仍然处于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所判定的历史时代,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两个前途、两条道路、两种命运、两大力量生死博弈的时代,这个时代仍贯穿着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阶级斗争的主线索,这就决定了国际领域内的阶级斗争是不可能熄灭的,国内的阶级斗争也是不可能熄灭的。”为此,王伟光提出“必须建设强大的国防军,必须建设强大的公安政法力量”。从王伟光的整个文章来看,最后落脚点其实就是要强化专政力量,建设强大的公安政法力量。这极其明白地表达出对中共十八大后政法委书记不入常的弱化政法系统的决策不满.

显然,王伟光的观点代表着一股强大的坚持阶级专政理论的力量。应该说,这种阶级专政说是马列主义学说的核心,也是以此为理论建立的共产党的精神主导,所以,就体制内来说,坚持阶级斗争学说是主流。对此,我们只要稍回留意,就会发现官方的重要文件与决议,不时透露着“阶级斗争”或“敌对势力”的意识形态脉络.如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的白皮书就提到:“还要始终警惕外部势力利用香港干预中国内政的图谋,防范和遏制极少数人勾结外部势力干扰破坏‘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施”。这其中的外部势力就是敌对势力的别称.还有,在最近反腐打掉周永康时,河南省委居然公开亮出“河南省委:及时反击敌对势力对周永康案的恶意炒作”。可见,在反腐上体制内一批势力仍不忘寻找敌对势力的根由。

从王伟光关于阶级专政的文章,到国新办关于警惕外部势力利用香港的白皮书,再到河南省委“及时反击敌对势力对周永康案恶意炒作”的表态,可见,利用阶级分析,寻找敌对势力,是权力集团根深蒂固的惯性思维.在这种思维下,是非对错正邪都以阶级意识来掩盖,其所强调的是阶级压迫与统治,追求的是阶级意志的实现,所採取的是权力拥有者说了算的人治,而这种意识与法治精神是完全背离的。法治强调的是事实与法理,追求的是公平与正义,力求超越意识形态,排除人为因素。所以,强化阶级专政,事实就是要弱化乃至消除法治,要以阶级利益与阶级意志来代替法治上的公平正义准则.

阶级专政学说具有背离法治精神的一面,这从坚持阶级专政理论的大师列宁论着中也可找到依据。列宁曾说“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是由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採用暴力手段来获得和维持的政权,是不受任何法律约束的政权。”(列宁全集,第3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P237)可见,阶级专政就是抛开法律约束。同样,考察世界坚持阶级专政学说的政权历史,从苏联的斯大林到中国的毛泽东,从柬埔寨的波尔布特到朝鲜的金氏家属,无一例外都是抛开法制,无法无天,草菅人命,践踏人权,制造着骇人听闻的民族灾难.

人类现代历史已经一再证明,强化阶级专政的政权,从来不可能给法治留出空间,在阶级专政者眼中,法律只能是阶级专政需要的工具,是为阶级专政服务的,因而是被当权者肆意装扮的玩偶,是完全与真正的追求公平正义的法治精神背道而驰的。当此,四中全会明确提出研究“依法治国”之际,我们要特别警惕那些借阶级专政来为人治招魂,来努力要使中国回到毛泽东那个无法无天的时代的企图.

文章来源:东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