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否认当前中国的民主进程遇到了一股寒流,甚至可以说处于低谷阶段。而世界的民主浪潮也遭遇到独裁专制逆流的拚死阻挡。这是茉莉花革命与阿拉伯之春以后遇到的空前困难时期。造成如此局面,一方面是中共有效地利用了贪婪的国际资本与西方某些大国领导人的短视,以韬光养晦和装“可怜,无害,开明”的样子赢得了美、欧、日等国的最惠贸易待遇与大量的资金技朮援助。不过二十年中便被资本主义“喂肥”、“养壮”终至养虎遗患。另一方面则是美国“白左”的幼稚乏知与右派的自私为中共的“崛起”提供了大量的方便。尤其是奥巴马背着个诺贝尔和平奖的“包袱”自废“武功”,自捆手脚。在其任期中不仅对北韩、伊朗等专制邪悪势力一味软弱退让,对中共更是曲意逢迎,从而大长了独裁专制势力的嚣张气焰。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优先”及喜怒无常捉摸不定的风格,尤其是只看重美国的商贸经济利益,对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只字不提,对极权专制当局大肆侵犯人权熟视无睹。更使独裁专制当局欣喜若狂。美国是民主自由世界的领导带头者。接连两届美国总统的错误政策,使世界各种极权专制势力、特别是共产极权专制势力额手称庆,感到已迎来了自己的“春天”,于是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去进行各种反对民主,侵犯人权,倒行逆施的罪恶活动,而无需担心美国会有何种反制措施。如此趋势必然会助长专制极权的迅速“崛起”与强横,而美国的缺位与迷失无疑是造成此种阴暗局面重要的一环。

中国大陆在中共十八大后,文革中出身赤色权贵家族的一帮红卫兵人士,仗其权贵家族势力控制了中国政坛,夺取了权力的“国柄”。他们掌权后,一方面不断否定邓小平的例如对外“韬光养晦”,对内不争论“姓社姓资”的重大方针。另一方面则极力向毛左年代倒退,大抓所谓“意识形态领域”里的“路线斗争”,以煽动狭隘的民族主义,虚伪的“爱国”(实则是爱党)情感,来严控新闻言论自由,尤其对互联网上言论的监控打压更是不遗余力。与此同时,对一切不同的政治异见人士与公民的正当诉求,更是无法无天地进行压制。而且“发明创新”出了诸如“寻衅滋事”、“煽动颠覆”等各种可以随意加害于人的“口袋罪”名。甚至连依法履行律师职责、维护公民人权的律师也大批横遭迫害而鎯铛入狱,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也横遭逮捕。这是文革和六。四之后又一次在神州大地出现的政治迫害狂澜。

正是在这种“阴风怒号,浊浪排空”的恶劣政治生态环境中,中国大陆对民主的呼唤与启蒙的声音受到了极大的压制和打击。许多民主精英人士被系于狱中,根本失去了发声的可能,甚至惨遭迫害致死。无可讳言,与此同时,也有些人为了不去“吃”那明摆着的“眼前亏”,只好暂时自藏锋芒,权作“寒蝉”之噤。于是乎某些人只看到这种一时的表面现象,便匆忙作出了悲观的结论。从而认为:“以自由民主宪政等普世价值为核心的精英话语系统”在今天的中国已经被“瓦解”了。而且“并不始于今天”。甚至认为,以自由民主宪政等普世价值为核心的精英话语系统,“先是受到同一阵营(主要是口头暴力革命派)的嘲弄、政府宠养网络倡优的严重羞辱,再到2017年的自我放弃,终于陷入瓦解。”

如此观点,不仅对中国的民主进程有害无益,也与宏扬普世价值观,践行《零八宪章》之精神背道而驰,而且更不符合中国现实的客观情况。在此必须严肃指出的是,在当今中国以自由、民主、宪政等普世价值为核心的精英话语系统,不但没有“瓦解”,而是已经、并将继续深深植根于民间的广大民众心中。不仅已生根发芽,而且正在开花结果。

刘晓波愽士生前曾不止一次地指出,中国民主运动的希望在民间。事实也确实如此。笔者并不轻视精辟的理论对民主运动的指导意义,也承认民主精英人士的重要作用。但归根到底,民主运动的成功与否,则取决于广大民众的认同与参与。也就是说,以自由、民主、宪政等普世价值为核心的精英话语系统,必须让普通的民众认同、掌握,践行、运用,否则再伟大的理论,再精辟的话语系统,都起不了多大作用。而自从上世纪80年代中国民主运动新启蒙开始以来。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观,已经植根于中国民间底层广大民众之中。并涌现现出了许许多多看似平凡,确是优秀的人物。

首先要指出的就是出现在中国大地上的访民群体,他们就是在认同和掌握了以自由、民主、宪政等普世价值为核心的精英话语系统后而“崛起”的一个英雄群体。他们维权行动的本身就是这种精英话语系统的具体体现。而他们在与当局的周旋中,也大量地使用了体现民主、自由、人权概念的话语。甚至把它用到了国外。他们在民主国家自由媒体记者面前或北亰外国使领馆门外“告洋状”。理直气壮地陈诉自身权益遭受到的非法侵害。他们使用的就是普世价值观与《零八宪章》精神的精英语言系统。不仅如此,还把这种“洋状”告到了联合国门前。请问:这体现出的是自由、民主、宪政等普世价值为核心的精英话语系统被“瓦解”了,还是正在被底层广大民众掌握和践行着呢?更振奋人心的是:有的访民还在“习总”访美时拦下“御驾”交上诉状,还硬逼着中共官员收下诉状。成了当天世界许多报纸的头条新闻。这难道不是成功地践行了以普世价值观和《零八宪章》精神为核心的精英话语系统而取得的辉煌成果吗?因此怎能说这个话语系统在中国“瓦解”了呢?

回过头来再看国内,“笑侠”陈云飞以幽默潇洒的语言调侃无理的判决:“屠夫”吴淦以“我自横刀向天笑”的大无畏精神,慷慨陈辞蔑视悪法的不公;已过耄耋之年的鲍彤老先生,不顾当局施加于他的“压力山大”般的监控,仍敢对“敏感”问题频频发声,包招这次中共要以取消宪法中关于国家主席与副主席任期限制,从而为复辟最高领导终身制而铺平道路的问题。而就在这个问题上,前《中国青年报》《冰点》栏目主编李大同2月26日在网上发出公开信,向北京市全国人大代表们紧急呼吁,要求他们在即将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投反对票,否决修改宪法中有关国家主席任期限制的建议。与此同时,中国女企业家王瑛女士也以同样方式表达抗议。中国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女士也在自己的博客中说:我认为恢复终身制是不可行的,是开历史倒车,让中国回到毛时代的做法。但人大很可能全票通过,因为他们不是真正民选的代表,所以他们不会代表人民投票,而会按领导的意图投票。至于互联网和民间更是对此恶评如潮。赵小莉、杨鹏等人以中国公民的名义发表了公开的反对和抗议。他们的反对和抗议意见以图片形式(有些倒置或横卧;均为了避开关键词审查)在社交媒体上传播。以上这些,只不过是挂一漏万的几个例子而已。

著名作家《血色黄昏》的作者老鬼(马波)更公开表示:共和国家的元首是有任期的,而皇帝是没有任期的。取消任期制,就等于是共和结束了,变成了皇帝一个人终身制了,终身到死。所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倒退。老鬼的父母自青年时代就参加中共领导的革命活动,父亲生前担任北京师范大学党委书记,母亲是被中共奉为“红色经典”小说《青春之歌》的作者杨沫。马波说,他父亲“1928年参加革命,习近平讲不忘初心,初心就是追求一个民主自由的共和国,而不是终身制”。当然,还有更多、更多“无名小卒”般的网民,同样秉持普世价值观念与《零八宪章》精神对此进行痛批。一时之间什么“皇帝”、“袁世凯”“袁二”、“张勋”、“开倒车”………都成了互联网上的“敏感词”和禁忌语。网警、网监、大小五毛,删帖“删”到手软,也难完成“任务”。还有我们这些虽已七老八十、当年“反右运动”中的受害者,这么多年来也“位卑未敢忘忧国”,一直在为践行普世价值观与<零八宪章>精神,为中国的民主事业不断地发声。……。这一切难道还不能明白无误地体现出以普世价值观念为核心的精英话语系统在中国大陆根本不是什么已“瓦解”了,而是全方位地深入人心了吗?!否则怎么能有这样“一石激起千层浪”的“壮丽景观”呢?

真理是朴素的,更不是只存在于“象牙塔”中、只有少数精英才能认知掌握的高,难,深学问。虽然宏篇巨作,洋洋大观的理论应该受到尊重。但不管是知识精英还是普通公民在认识到这些真理后,要能够、敢于知行合一加以践行才是更重要的。否则只有空洞的理论能解决什么问题?更不能因民主运动在前进的过程中遭遇到某些暂时的困难,就发出一些不切合实际情况的结论。这种作法会在客观上助长了独裁专制的气焰。

2018年3月6日完稿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3/25/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