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工作中,室内放个花瓶,便宜的塑料瓶,贵的水晶瓶,然后插上花草,无论假花干花鲜花,也算是人们对生活和工作空间的一种装饰点缀。延伸到社会生活,表面上可能没有一个人高兴接受“花瓶”的称呼,不过生活中还是有诸多的人在有意无意地在扮演这种角色。

70年前伟大领袖一句“中国人从此站起来了”,中国大陆就开始了层出不穷的花瓶人物。纵然是“流氓政权”,在没有能力成为“全世界革命中心”的时候,花瓶的点缀还是必须的,而且各行各业都要推出。考虑到受众不同,又可以分为“国内花瓶”和“国际花瓶”,为“自己表扬自己,自己批评自己,自己监督自己”的“自嗨”模式多点粉饰。

毫无疑问,“雷锋”形象是“中共”经久不衰的社会型道德“全能花瓶”,从昔日“毛主席的好战士”与时俱进到今日中华大地上“助人为乐”的代名词。尽管那动不动就突然出现在现场的的摄影记者,和为“做好事从不留名”的雷锋留下的300多张照片,在如今的互联网时代令人生疑。不过“雷锋”一个贫穷年代的农村孤儿,从16岁成年到22岁过世,不仅可以在通讯员、拖拉机手、国企工人、革命军人之间身份自由转换,还能穿皮衣,戴手表,在天安门前开摩托拉风,让如今“拜金时代”的年轻人叹为观止,被追捧成“新时代的职场模范”,到让老辈人出乎意料啼笑皆非。除了“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宣传外,现在各地官方也隔三差五推出一批批“道德模范”,然后高高悬挂在机动车道的路边或宣传栏中,供大家学习和瞻仰。不过这类“道德花瓶”在社会宣传效果上实在差强人意。

“改革开放”了,原来的国企工人阶级中的“老大哥”“老大姐”早退的早退,“下岗”的“下岗”。广大的“农民工”阶层中偶尔指定几个“农民工人大代表”也社会影响不大,不足以显示“大国崛起”后社会典型的影响号召力。现在是互联网时代,推崇知识经济,无疑,推出一些文化界、艺术节、科技界、教育界的精英“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无疑能在社会上有更大的反响。从宣传效果上讲,有海外留学背景回中国大陆发展的效果会更好,国内国际影响都有了。

2017年末,一个冉冉升起的“政治花瓶”生逢其时地又被推出了。台湾出生,台湾长大,台湾读书,英国留学,然后以“返国定居专家”身份到大陆任教,任教期间,美国进修,当教授、博导、副院长,任政协委员,任台湾同胞联谊会会长,。三年前成为中共党员,2年后成为中共19大代表。这类人物无疑无疑是中共目前最成功的统战对象,在共产党的栽培下,她说追寻到了自己的“中国梦”,这对中国大陆绝大部分一辈子都出不了国的广大民众无疑是一个最好的“教育”样本和中国“大国崛起”最好的宣传片,对中国“社会主义好”佐证影响力,远远超过当年据说是“捧着皮球”游到大陆,后经培养成为“经济学家”的“林毅夫”。据报道此后,也有两位来自北京大学的台籍研究生“王裕庆”和“张立齐”,也表示要加入中国共产党,为“祖国统一”尽一份心力。

这位中共党龄只有不到3年的前“党内同志”,自我感觉之好令人吃惊。中共19大期间一场以境外媒体为主的记者招待会上,她说:“将近七年时间,作为无党派知识分子,我在考核中国共产党”“我是以挑剔的眼光来看的。”“考核之后,不仅仅及格,我觉得成绩非常好。”“中国共产党信念坚定,心系人民,与时俱进,我还没有接触过一个政党能够时时检测自己的立党宗旨,然后丰实它的政党理念,但是中国共产党做这个事,所以我才申请入党。申请入党后,能更好地推动一些有利于两岸交流,两岸和平发展的事。”

如果发言出自内心,他人只要对中共党史稍有了解,大都会心里默默地授予此新贵党员一个“无知少女”的称号。

“党外诤友”?

49年以后中共执掌政权,中国大陆就没有一个合法的新的政党产生。中国大陆的各党派,各族,各界人士都是要“自觉接受”中共领导的。试问在那与中共“荣辱与共,肝胆相照”被中共认证的八个小党,哪一个党魁敢“监督”中国共产党?她真的不知道,1949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选举,576名代表投票,毛泽东得575票。投反对票的民盟委员,大学教授张东荪事后被关进秦城监狱死于狱中吗?成为“党内人士”之前,她难道对中共党史毫无了解吗?,不了解即使是中国共产党的总书记,违反了“太上皇”的命令被赶下台后,命运就是被软禁失去自由长达16年直到失去生命吗?她难道在入党誓词“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中感觉不出如果党内和领导意见不同,就会被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吗?一个攻读英美文学的博士生,为了更好地职业发展,厌倦原有的环境,和家人一起来中国大陆发展,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本是一件好事。但应该了解,中国共产党是一个掌握了全社会主要资源,至今坚持“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的政党,是决不允许社会上其它组织和个人对它的监督和挑战的。这样一个独裁专制的政党,一个外土文科生做“诤友”的基础和资本是什么?为了“统战”需要,中共从国库里拨出一点资源,施以功名,那是轻而易举的事。作为一个受过现代文明高等教育熏陶的人,在大陆毫无社会根基,先做中共“诤友”,再做新贵“党内人士”,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过是为中共增添了一个满足“统战”需求的花瓶罢了。

众所周知,在中国大陆的政治社会生活中,最大的政治花瓶组织莫过于“人大”和“政协”,是要在“中共”的领导下参政议政的。近些年来,更增添了一大堆揣着外国“居留证”或“公民身份”的“人民代表”、“政协代表”每隔几年,不远万里回到祖国,和一大堆代表着“广大人民”的“官商学农工”代表在一起,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参政议政”,表忠心表支持,欺骗国际舆论和国内民众。随着税收越来越多,财政越来越丰,中国政府成为了世界上最有钱的政府,对外,一面“金钱外交”,诱得各国政要和资本纷纷和中国政府保持利益输送的强大纽带,换取对中国广大民众的财富和福祉被中共政府掠夺和剥夺,人权公义被肆意践踏的沉默。一面通过“大外宣”来建立、扶持和渗透国外的媒体,既在国际环境中提升“中共”的舆论支持,又可以通过“出口转内销”来完成对国内民众的愚弄。这些海外中资机构的假外媒记者,提问贴心,没有刁钻的问题,很能够在中国中央电视台实况转播的时候,成功地配合表演外媒记者支持两会的盛世假象。这么多年来双管齐下,对外号称“世界经济共同体”,对内号召“中国梦”,可谓成绩斐然。

今年,政治花瓶到了登封造极的时刻。一个十几亿的人口大国,在“修宪”问题上风平浪静,无民众在公共媒体的讨论参与,无“人民代表”在分组会议的争辩,以“2958票赞成,反对2票,弃权3票”的绝对优势顺利通过修改宪法。当天下午五点投票结束仅仅2个小时后,新版“宪法”竟然奇迹般出现在官方书店的书架上,意味着宪法草案尚未表决就已经装订成册。

然而“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这“庄严盛大的聚会”在“蓝衣女”对“红衣女”的白眼中被戳穿了搅黄了,“政治花瓶”通过一个“大白眼”在人群中的传播“狂欢”,在人们心中破碎了。“大外宣”费劲心思的“遮羞布”透明了。

一场红楼盛宴,假代表、假委员、假外媒、假记者、假提问、假回答……一门子都姓假,却假门假势装成真。专制统治下,古有周厉王时代百姓“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史记:周本纪);今有“新时代特色社会主义”,别说言论自由,表情都别想自由。长久以来一直被代表的“吃瓜群众”终于可以加入这一表演嘉年华了,虽然参加的节目很外围,但毕竟和“两会”相关。长期以来,中共政府花着纳税人的钱,拿纳税人当猴耍,坚持不懈地教育纳税人要热爱自己。然而,假的毕竟真不了,再浓烈的香水也掩盖不住制度的腐臭,再舒服的马屁也干不过一个白眼。“两会”,注定要在一个大白眼中“胜利”闭幕!充当“政治花瓶”的所有“人民代表”也在自己的人生历史上画上一个重重的污点!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3/26/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