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9-29

1896年,庞巴维克出版了他对马克思经济理论的系统批判之作《卡尔。马克思及其体系的终结》。不过,他用来批判马克经济理论的那些基本论点和论证,早在此前发表的有关资本与利息的著述中就已经提出来了。1884年,庞巴维克出版了《利息理论的历史与批判》;1889年,又出版了《资本实证论》。在这两部著作里,庞巴维克对前人有关利息问题的种种论述进行了详尽无遗的分析与批评,提出了极富独创性的利息理论——时差利息论。从学术上讲,庞巴维克的时差利息论一出,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就垮了。

下面,我不妨对庞巴维克的时差利息论略加介绍。

在人类经济生活中,最古老、最常见的现象之一就是,借钱要付利息。

今天我借了你一笔钱,明年到期我不但要把这一笔钱如数归还,而且还要付给你一定的报酬即利息;借的时间越长,付的利息越高。可是,钱并没有生育能力,钱不会自己增值,那凭什么在还钱的时候,除了还本金还要付利息呢?今天我借你100元,如果明年还,就要还给你103元,如果后年还,就要还给你107元。这岂不是等于说,今天的100元相当于明年的103元?这岂不是等于说,今年的100元比明年的100元更值钱?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庞巴维克的答复是:对,就是这样。今天的100元就是比明年的100元更值钱,原因就在于时间,在于时间差,因为明年和今天在时间上相差了一年。

庞巴维克把财货分为两类:现在财货和未来财货。现在就能消费的财货叫现在财货,现在不能马上消费,要到未来才能消费的财货叫未来财货。庞巴维克说:由于人们对于同一种类、同一数量的现在财货和未来财货的主观评价不一样,两者之差就是利息。换句话,人们就是认为,现在的财货通常比同一种类、同一数量的未来财货更有价值。现在在手的100元就是比明年才能到手的100元更值钱。这种价值上的差别就是利息的来源,而造成这种差别的原因就在于时间。

庞巴维克说:“现在的财货通常比同一种类、同一数量的未来的财货更有价值。这个命题是我提出的利息理论的要点和中心。我要用来阐述利息现象的全部说法,贯穿着现在和未来的差别这一事实;并且,我们全部的理论工作,在本质上和现实上都是围绕这一事实进行的。”庞巴维克强调:“我以为概括全部真理的要素,就是‘时间’对于我们对财货估价的影响。”因此,人们把庞巴维克的利息理论称为时差利息论。

不错,一直也有人反对利息。例如伊斯兰教就是禁止收取利息的。另外,亲戚朋友间接钱,也常常是不付利息的。但是这些都和庞巴维克的理论不矛盾。伊斯兰教主张借钱不收取利息是为了让人们多行善事,助人为乐,加强穆斯林之间的兄弟情谊。亲戚朋友间借钱不付利息也是因为有情义。别人借钱给我们而不要我们付利息,那是体现了别人的善意;我们借了别人的钱而不用付利息,我们就会感到欠了别人一份情。

如果我们把借钱要付利息的公式写成:今天的100元=明年的100元+一份利息;

那么,上述借钱不付利息的公式就是:今天的100元=明年的100元+一份情义。

情义当然是有价值的。因此,这不是否定了、而是证明了庞巴维克的理论:今天的100元就是比明年的100元更有价值,现在的财货就是比同一种类、同一数量的未来财货更有价值。

问题是,如果说在穆斯林兄弟之间,在亲戚朋友之间,我们可以指望别人的善意,我们可以不用金钱的方式回报别人的情义;那么,对外人,对陌生人,我们就不能指望别人的善意了;因此,使别人愿意借钱给我们并且做到两不亏欠的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付给对方一定的利息。

讲到这里,我们已经可以看出马克思剩余价值论的某些错误了。马克思的错误之一就在于他忽视了生产过程中的时间因素。

资本家投资企业,花钱买了原料和设备,雇佣工人劳动并付给工人工资,只有在经历了相当一段时间的生产周期之后,生产出了产品,还把产品卖了出去,且不说这中间有风险(因为生产出来的产品能不能卖出去、能卖什么价,都是事先无法确定的,都是有风险的),就算一切顺利,企业也必须在经历相当一段时间的生产周期之后才能赚到钱。不说别的,单单是根据借钱应该付利息的道理,既然资本家投资在先,回收在后,两者之间有时差,因此,资本家有权在收回他最初投下的资金之外,再获得一份利息。这就是所谓利润。利润是利息的一种。如果我们承认借钱付利息是正当的,是合情合理的,那么我们也就要承认,资本家获取利润也是正当的,也是合情合理的。

如前所说,由于人们认为现在财货比未来财货更有价值,利息便是来自两者之差。那么,为什么人们对现在财货的主观评价要比对未来财货的评价更高呢?这一点容我下次再谈。

(未完待续)

文章来源: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