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越森:病酒后记

Share on Google+

时之门敞开
又一次两头兽从躯壳中
挣扎,奔跑
堕入窗外落晖,不安的虚空
我的掌纹渐而暗合继之盛开
像获得收割的独立生命:
那飞潜在沉默的群山之上
生存的暗影,和艰涩的言说
幻灭或再次归向因有的位置
我闭上眼睛,感受着清晰的力量
深海的鱼被关进鱼缸
而它仍然活在深海中

它们能不能指向某种道路?
我从我布置的语词处起身
一面大海或一处荒芜交错的路径
我或经历两种明月,两种宇宙
我经历着像所有活着人
像到达某地的旅人
回望着故园
还有风雪或是暖雨?
侵入了自我的历史

阅读次数:3,37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