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31 庄容 独立作家

◎远方

此夜是一个盛满无知的坛子
我看到它足够大
大得装下了我的全部
隔绝所有附丽的喧哗与落寞
此刻孤独在静静的廷伸
我的影子答应陪我走向远方

◎影子

昨夜的暴风雨
和傍晚晴朗的天空
都在我凌乱的心里显得很淡
夜月下惨淡惨淡的
横生的支叶把独舞的影子割破
影子是我最钟情的朋友
因为沉默和清静
而现在它发出声响了,破碎的
乱了的影子像一个鬼魅
我抱怨那横生的枝节
风声在嘲笑,你怎能拒绝春天
你怎能把心托付于那飘逸的玩意
夜色多么温柔
却无力使土地布满生机

◎诚实

生命的皱褶里
宁愿说自己是神经病患
是相思病人
却缺少承认,平凡的日子
使我无助惊慌的勇气
我还欠着自己一份诚实

满目伤痛的岁月里
没有什么比附加的和谐更荒唐
比绑架的道德更野蛮
比一劳永逸的管理更粗暴

天空倾斜的时候
我能做的,是站稳自己
不再盗取别人的梁木
支撑已经被压弯的躯体

◎看海

历史的回音在耳边奏响
水弯曲身体以弓箭的姿势射向流亡
跌落原处的开始逃避晃眼的阳光
阴影处分辨真理的质感

一艘巨轮搁浅
被天空囚禁在西海岸线
她疼痛的眼睛紧盯风向
等待逆流解救或为潮浪击穿

我悲情的青春
偶得一张激活的自由入场卷
目睹波折对无能的怒吼
目睹大海永不平息苦涩的激情
见证一代人的倔强,承担与尊严

◎致初心

我从绝望的硝烟中走来
一路上洒下燃烧的渴望的灰烬
踏在尘世中的脚印因此浅显又清晰
与心海里失控的小舟形成强烈的对比

今天我背靠着沙漠面朝大海
日子在凝望中老去
当怀疑的狂风四起
我没来得及闭上眼睛
迷眼的沙子惊醒体内的河流
眼泪是它的途径
还要多久呢
我的全部才能汇入那苍茫的洋流
在咆哮的波澜里寻找
我们从童年就被逆风卷走的初心

◎春天里

小时候听大人们唱的歌里
新世纪的日子全是春天
我长大后想在故乡南方的春天里流浪
可是……

吹面不寒的和风里
藏着这片土地世代相承的匮乏
古老封闭的丛林
依然放纵着野性布满贪婪的深渊
生命如尘沙轻微在乱流中索求着安稳
争夺的青春早把自由逼落悬崖

这个春天
我们是被谎言催开又过早凋零的花
留下破碎的芬芳于风中不息
在断涯上涂鸦孤傲的年华

◎过年

刚刚完工的村道
在路灯下格外空旷
安静地等待回乡过年的人们
带回属于乡村的气氛
带回为生活所迫
而几乎戒掉的亲情和乡音
近了,近了老人们数着日子笑着
眼角的皱纹又深了一些

数着,数着流水的帐目
奔波的路长
还能走到地球的另一边
记得,记得年关里把欢乐笑出声响
把轻松画在脸上,毕竟只有那么几天
勿忙得像路过一个飘满梅香的驿站

◎小树

春天来临
每一片希望的绿叶
既是诉求也是忏悔
在这罪恶的土地上
原是带罪的种子
学会了顺从就学会了膜拜
学会了怀疑也就学会了伤害
当太阳洒下普世的光芒
我自惭形浊,亦努力成长
在不同的风向里
痛苦扭曲地伸展出飞翔的样子

◎病后

首都的土地在倾斜
把低端抖出巨人的胸膛
孩子的晴天里飘满三色雾霾
发言人面朝王座
写词组抽象的朦胧诗
气温骤降南下的风长出冰凌

我,那么多的无知
又一次把岁月压垮
记不清这是到几世纪
分不清黑夜还是白天
眼泪还是春雨

◎冬至

将来临的
在最长的一夜里
请别开门
招呼摸黑夜行的人

每个屋里的火光都太温暖
而我只有一身寒气
和一颗不能再弄丢的
属于黎明和自由的心

我的快乐将一直很冷
多么无奈,它将成为你的热情的敌人。

◎囚徒

囚牢中
奋力撕开壁画上的暖炉
眼前一片冰天雪地
噢!多么不幸
这个冬天
如果我没有
被自己发现真实的世界冻死
初春绝望的气温
仍然会笼罩布满生机的土地
而风终将融解冰雪
彼时我会跪在遇见的第一株小草前
学习感恩!

◎致友人

友来信说去西藏
觉得离尘世好远

信上说那里的天空很矮很亮
每颗石子都有灵性
每一丝风都是有意的
湖边会有磕长头的人
还说
四年前,我在纳木错边埋了一颗石子
去看看它发芽了没有
回来时过路青海
去看看青海湖

听说青海湖里每一道波折
都在诉说当年仓央嘉措未实现的宿愿
如果你去了,记得以少年之名
替他实现,今生
做一个自由幸福的凡人

◎无题六首

天气寒冷阴沉
我深陷在严冬里知觉接近于麻木
如果还有一个地方始终柔软
那一定是与你相逢后的心
我舍不得,你曾经入住的房间
堆满绝望和黑暗
当雾霾从四方逼近
我紧闭门窗
努力想像你美好的容颜
和印在你明亮眼睛上虔诚的吻
一任心念在时间里发光或归于尘土

一路走来
从未有幸遇见神明
当众星也黯然
我惟有捧出一颗透明的心
向黑夜祈求一个宁静的时刻
驱赶浮华的幻影

是的,我爱着这片土地
尽管她布满伤痛贫穷和分离
正如你爱着我
而我总是冲动迷茫和无知

此刻,欢愉的时辰随夜色潜回心底
像孩子梦里的节日,就是这样
道一声晚安,睡去
不要等风又吹出忧伤的旋律

黑暗包围
我愿意停留其间,等待
唯恐人造的灯光
遮挡仅有的光明
当身躯融为夜色的部分

夜行者不眠的眼睛
藏着迎接太阳的火种
请不要试图叫醒假寐的人
恐惧会使善良为黑夜设下陷阱
捕捉自由的光明

从夜里袭来的一身寒气
消融在早春的阳光里
日子明媚一如你微笑的注视

目光所及
每一朵早早开放的小花
都是春天祝福的私语

当夕阳落去
我请星星记住你的足迹
把你藏在最深的心底

我也害怕呀
梦境会把你芬芳的姓名
吐露给纷扰的浊世

借着你点亮的火把
奔向远方
光阴那么匆忙
就燃尽彼此刻下的誓言
从此,夜晚的光茫都透出凄凉
我那么疲惫却还想挽住日月星辰
你那么远又这么近
极力地抺去记忆中的形影

思念忽如一滴无根的水
落入温热的掌心,我捧着
一直到又蒸发,看着它终也不染纤尘
安静的心第一次触及永恒

我多么希望也拥有一双
孩子般盛满湖泊的眼睛
一双时而宁静
时而倒影着蓝天白云的眼晴
一览无余的天空没有时光的阴影

单纯的世界里
最深的爱就是最大的欢喜
当孩子睁着大眼睛这样对我说
我走过的时间忽然变成一块巨石
砸断我成长的心途

庄容:1986年生于福建泉州沿海城市,现居安溪山区。

独立作家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自由写作精神,无所顾忌。长按以下二维码即可赞赏,谢谢!

独立作家-谭越森-打赏

微信扫一扫
关注该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