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点《中国“六四”真相》(2)

5.16晚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是整个八九民运期间的一次十分重要的会议。《中国“六四”真相》一书用了六页篇幅记叙了这次会议,我以为这段记叙还不完整,还有遗漏。

根据《真相》一书的记叙,五月十六日晚,赵紫阳、李鹏、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和中共元老杨尚昆、薄一波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紧急会议。书中分别记录了这七位与会者的发言(占去六页中的五页)。从这些发言看来,不同意见针锋相对,赵紫阳似乎很孤立,连胡启立也说学潮“已经不是一场一般的学潮,而是有人藉机挑起的一场动乱”。然而,接下来,作者马上写到会议作出两项决定,其中第二项决定是:“同意由赵紫阳同志代表政治局常委向天安门广场的绝食学生发表书面讲话,会后马上播发”。

这里显然有重大遗漏。前面的发言还是各执己见,完全看不出有谁被别人说服的迹象,怎么一下子就达成共识,同意以全体政治局常委的名义发表书面讲话了呢?谁同意谁?是谁提出这条建议的?书面发言的基调由谁来定?赵紫阳主张否定四二六社论,可是后来发表的书面发言仍然绕开了四二六社论,李鹏、姚依林等坚称学潮是动乱,可是书面发言里不但没有讲到动乱,而且还明确肯定了学生的爱国热情。五常委的意见严重分歧,象李鹏、姚依林都是坚决反对赵紫阳的,他们怎么会同意让赵紫阳出面代表自己讲话呢?我们知道,赵紫阳这篇代表政治局常委的书面讲话是比较温和的,为什么这种温和的意见能一时占上风,成为整个书面发言的基调呢?

显然,从前面的各执己见,到后来的两项决议,中间必定还有许多发言,许多争论,许多协商。这些发言、争论和协商无疑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只有通过这些发言、争论和协商,我们才可以看到决策的真实过程。可惜的是,《真相》一书没有给我们提供有关的记录。

手头有一本吴牟人等编辑的《八九中国民运纪实》(1989年8月于纽约出版,分上下两册),其中收入有八九期间国内和海外各大媒体的通讯、报导和评论。在有关这次会议的报导中,有一篇香港《快报》的报导值得注意,特抄录如下:

“另据可靠消息透露,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在十六日深夜召开紧急会议,总书记赵紫阳曾提出亲自到天安门广场与学生对话,但被政治局常委会否决,并提出若赵紫阳一意孤行,将要承担分裂党的历史罪责。”

“消息指出,政治局常委会在十六日晚上十时至十七日凌晨二时半召开会议,赵紫阳在会上与其他四位常委就解决学潮问题发生激烈争论。会上赵紫阳坚决表示要亲自到天安门广场与学生对话,会议结束后便要去,意图尽快平息学潮,避免曼延至各阶层,但是其余四名常委李鹏、乔石、胡启立和姚依林与他争论不休,终于以投票方式表决,四票对一票,否决赵的行动,并强调要遵循党的纪律,若他坚持直接与学生对话,便要承担分裂党的历史罪责。”

“赵紫阳在此形势下服从政治局常委的决定,并与常委会达成对策,就是发表以赵为代表,肯定学潮为爱国运动,侧面否定人民日报动乱帽子的讲话,以期说服学生结束绝食行动。”

不难看出,上述《快报》的报导,正好填补了《真相》一书记叙中留下的空白(虽然我们对这段报导的可靠程度还难以证实)。《真相》一书提供了许多先前不为人知的重要信息,但是它本身也并不完整。如果我们把这本书和原来出版的一些书结合起来读,对照□读,恐怕对了解整个六四事件的真相更有裨益。

2001年5月5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