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对外开放,中国人和外国人,和西方人打交道越来越多,种族歧视问题也逐渐成为国人谈论的一个重要话题。生活在西方国家的华人,对种族歧视的问题更为敏感。然而据我的观察,我们在种族歧视问题上却常常见小不见大,见木不见林,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眼下就有一个例子。不久前,美国总统布希访问欧洲,所到之处,都遇到反对死刑的示威抗议。我们知道,在西方国家中,美国是仅有的几个还保留死刑的国家。在那些废除了死刑的西方国家看来,美国保留死刑是野蛮的、不人道的,另外,从减少恶性犯罪的角度来看也是无效的。

我对死刑问题缺少研究,尚无定见,暂且不谈。奇怪的是,这些反对死刑的欧洲人起劲地抗议美国政府,却从不抗议中国政府。尽人皆知,中国不但有死刑,而且是世界上死刑数量最大的国家。中国的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但是据报导,中国大陆死刑犯的数量,比全世界其他所有国家的死刑犯数量总和还要多,也就是说占全世界死刑犯总数的一半以上。那么,为什么这些欧洲人不去抗议呢?

很简单,因为他们看不起中国,看不起中国人,看不起中国文化。在他们看来,死刑是野蛮的,美国是文明国家,文明国家不应该有死刑;中国本来就是野蛮国家,野蛮国家实行野蛮手段是意料之中、情理之中的事,所以无须乎反对无须乎抗议。

当然,这些歧视中国的西方人不会公开地表示他们对中国的歧视,他们往往打出冠冕堂皇的旗号,美其名曰“尊重中国文化”,美其名曰“不搞西方文化霸权主义”。其实,这一招倒是从某些中国人那里学来的,中共当局一直在不遗余力地反对人权观念的普遍适用性。老话说:人必自辱,然后人辱之。首先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看不起自己,自己不把自己当人看,这才有外国人、西方人不把我们中国人当人看。

问题不在于应不应该废除死刑,问题在于许多西方人在人权问题上,对西方和对中国采取双重标准;而在这种双重标准的背后,实际上是对中国、对中国人的极大蔑视。更奇怪的是,很少有中国人在这个问题上感受到这些西方人的种族歧视。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吗?

2001年7月5日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