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9月7日

九月号电子杂志《民主中国》(www.chinamz.org)刊出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张敏对鲍彤的采访。其中,鲍彤讲到:

“赵紫阳在五月四日提出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之后,在五月八日的常委会上提出了如何在民主和法制轨道上解决问题的具体方案,常委通过后,在五月十日的政治局会议上又通过了。五月十三日赵紫阳和杨尚昆两个人一起去见邓小平,这是赵紫阳从朝鲜回来后第一次见邓小平。他是去谈与戈巴契夫会面的事情,同时也谈到五月八日常委会和五月十日政治局会议的情况,就是准备怎样在法制轨道上解决问题的方案。邓小平当时表示:‘都同意。’”

鲍彤讲的这件事,《中国“六四”真相》一书中未见记载,是对“六四”真相的重要补充。它证明了,在八九民运期间,赵紫阳提出的温和路线一度在党内上层获得主导地位。我们可以猜测,就在邓小平表示“都同意”的时候,他其实是很不情愿的;我们甚至还可以猜测,就在他刚表示“都同意”之后不久,他已经在暗中调兵遣将,准备用武力对付示威民众。换言之,赵紫阳温和路线的主导地位是十分脆弱的,但毕竟,温和路线一度赢得了主导地位。这对于我们了解八九民运的来龙去脉,了解“六四”事件的全过程都是非常重要的。

我在《八九民运反思》一文中提出,八九民运未能“见好就收”,功败垂成。有些论者不赞成我的分析,理由之一是,他们认为在整个八九民运期间,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好”的局面,也就是说,中共方面根本没有对民运作出过任何有正面意义的回应,强硬路线始终主导大局,温和派从来不曾赢得上风。我以为这种见解与过去已知的事实不符,也与当年大家的直接感受不符。现在,鲍彤披露出这段内幕,正好为我们的观点提供了有力的佐证。

大纪元

《胡平文库》时政·观察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