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7•5事件之后,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维吾尔在线站长伊力哈木•土赫提被软禁,近四百名各界各国人士联署签名,呼吁当局把自由还给这位致力于民族友好、消弭冲突的维吾尔知识分子。8月底,身心备受折磨的伊力哈木恢复了工作与生活的权利。11月上旬,就中国的民族政策是否需要反思,伊力哈木在民族大学举行了气氛热烈的演讲,话题关涉到作为中国境内的少数民族所应该争取、维护的权益,值得介绍。

中国的民族政策从未像今天这么问题多多。如果不加以正视和解决,将会带来更为严重的后果。去年有西藏事件,今年有新疆事件,明年呢?当民族矛盾渐变成激烈的种族冲突,相信谁也不敢拍着胸脯否认,未来不会成为压垮中国的重要因素之一。事实上,已经引发相当广泛的思考和讨论。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方面,中国体制内外的声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致,主流学者与异见学者从未有过地取得了共识,认为问题就出在中国的民族区域自治法上,并向当局谏言,给予少数民族过多特殊照顾并且强化少数民族离心力的民族区域自治法到了应该废除的时候,还提出应该效仿美国模式,不去人为划分民族。

伊力哈木对此提出了严厉批评,认为取消民族自治乃馊主意,照此路子做政策研究和设计,会适得其反,把事情弄得越发糟糕。目前正是因为中国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没有得到真正落实,少数民族的文化、语言、宗教信仰自由和其他公民权利的保障等方面才出现了许多问题。既然在新疆、西藏并没有落实民族自治政策和自治制度,何来取消民族自治的问题?既然维吾尔人、藏人有保护民族文化、历史、宗教信仰的需要和坚强的决心,根据中国法律,他们有权享受民族区域自治权利,那么,还有什么理由或有权力取消他们的民族自治权利?

他还说,民族区域自治、民族优惠政策等都是目前解决民族问题的一种选择,对于民族区域自治等政策,当今需要关注的不应是其存废问题,而应是如何克服制度障碍或让体制得以发展、完善和落实的问题。实践证明,自治政策面临着各种复杂的问题,但认为现行的民族理论完全不合时宜,应另起炉灶,这样做所要付出的代价是我们负担不起的。在理论上不仅应当重视他人的成果和经验,更需要真正落实各项民族政策和民族自治制度,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否则是没有出路的。

数月前,中国独立学者王力雄在接受BBC专访时,从政治转型的角度认为取消民族自治的提法实际上并不可行,因为中国的这种民族自治的体制已经形成了许多利益的格局,面临的是进退维谷的境地。这必须要有一个综合的和大规模的转变才有可能解决民族问题,而这又和中国的政治情况和专制体制不相容,只有真正民主和自由的、有充分人权保证的社会体系才是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根本所在。

另外,国际藏学家艾略特•史伯岭尖锐地指出,类似北京大学教授马戎关于废除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观点,对于中国的西藏政策可以说至为重要,流亡西藏一味寄望于藏中双方在中国宪法、法律、民族区域自治的框架下解决西藏问题,委实过于天真。这无异对局势总是抱有诸多期望的藏人如一记重锤,警醒藏人应该清楚地看到,中国在民族政策上的变化或有可能使藏民族等少数民族的权益更加被剥夺,遭受到更多的欺凌。

2009-11-18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12月8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