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中国国家民委民族问题研究中心主办的《民族工作研究》2009年第4期,其中有篇《甘肃少数民族地区非自愿性移民问题调查报告——以甘南州九甸峡水电工程为例》,读来令人震惊、万分忧虑。开篇即介绍,该工程水库淹没区涉及甘南州多个藏人乡村,计有661户、2560名藏人不得不搬迁,其中绝大多数被搬迁到尽是戈壁荒漠、风沙危害严重的酒泉瓜州,不但自然环境恶劣,更重要的是与藏人的文化、习俗完全不同。

于2008年9月和10月两次进行的调查发现,“藏人移民精神面貌很差,普遍存在留恋故土和怀旧心理”,如这首悲歌所表达的那样:“山山水水变样了,吃饭穿衣走样了;文化信仰不像了,人和人都不亲了;天变了地变了,一切不像原样了;前心后心凉透了,故乡我就想坏了。”刚搬迁时,一些藏人还鼓起信心要开荒种地植树,可铺天盖地的沙尘暴以及盐碱化的土地让他们的愿望落空,眼看生活水平下降,未来前景黯淡,连明年怎么种地过日子都不知道,“94.44%的人对生活不如以前表示非常担心。”

政府对藏人移民的巨大损失并未给予合理的赔偿与补偿,原有的许诺也迟迟不到位,这让藏人移民深感吃了大亏。其中如规定将原有土地与移民点的土地进行置换,但没有进行赔偿。而藏人到移民点时扣除房价,之前所补偿的钱已所剩无几。调查发现,移民点的房子“没有一点藏族特色,均为一排排整齐的白色平顶房,室内阴冷,没有舒适感,住在里面感到非常的不适应,而且建筑质量也很差。……88.89%的人对住房状况表示不满意。”

调查报告还直言不讳地写到:“各级政府所强调的主要工作是尽快搬迁……很少有人尊重他们的意愿和文化背景,也很少有人去关注或亲自体验感受藏族移民的文化适应。他们远离自己的族群、神圣的寺院以及熟悉的山山水水和家园后,内心深处的忧伤和痛苦无人替代。”调查发现,移民点“没有一点藏族文化气息,藏族的特色在这里无踪无影”。一位70多岁的老人说,搬迁时要求在移民点修建一座藏传佛教寺院,有关领导不但答应修建,还说要派几个喇嘛去,可是搬迁后不但不让建寺院,连经幡都不敢挂。许多老人因水土不服而生病,一些妇女精神失常,甚至丧葬习俗也将被迫改变,这都使藏人移民的心理压力相当大,“78.70%的人对自己的民族文化习俗不能传承延续表示担心。”

调查报告还注意到了藏人移民的教育问题,指出由于在搬迁时,政府根本没有考虑到民族教育这一重要环节,以至于在移民点的学校接受不到藏语教育,而且课本版本不一样,教师口音听不懂,使得藏人移民的子女学习吃力,而产生厌学情绪。加上移民点的上学费用较高,生活费用也较高,已经有数十名初中高中学生辍学外出打工。

而移民地的政府人员又把藏人视为贫困移民,加之语言不通,因而歧视藏人,这自然引起藏人的反感和不满,也更加难以融入当地社会。固然,调查报告也提出了相应的对策与建议,但恐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很难奏效,这是由中国国情所决定的,受害者永远都是弱势的百姓,而藏人百姓更是弱势中的弱势。然而,这份调查报告十分难得,它明确地得出结论说,因为移民搬迁,藏人“受到的损失不仅是经济和物质的,而且包括他们的宗教、文化、社区、心理、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等全面受损。”

2009-11-21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12月2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