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9

安然(本名:崔浩新)1

山东回族诗人安然(本名:崔浩新)。(安然提供/记者乔龙)

安然(本名:崔浩新)2

山东回族诗人安然(本名:崔浩新)。(安然提供/记者乔龙)

山东回族诗人安然4月8日受邀前往井冈山参加官方鲁迅文学院主办的“红色教育”活动,他在井冈山下飞机后被警察扣查。安然4月9日表示,两名扣查他的便衣警察拒绝告知查扣理由,也没出示相关法律文件。他认为这与他近期发表涉及新疆维吾尔族的作品有关。

安然(本名:崔浩新)4月9日在井冈山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时称,他这次应邀参加鲁迅文学院主办的“红色教育”活动,为期一周。但却在抵达井冈山机场后遭便衣警察盘查。他说,目前他正与鲁迅学院一副院长交涉:

“我搞不清楚昨天发生了什么?我是跟着一个官方代表团来到井冈山的。但是突然遭到警察的拦截,限制我自由,要对我进行搜查,搜查我的行李。我觉得很意外,(他们)没有传唤证,只是亮了一下他的警察证,上面写着泰和县公安”。

安然是一位作家、诗人,曾发表过诗歌等文学作品。这次随鲁迅艺术学院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学术班到井冈山干部学院接受所谓“红色教育”。安然说,他对这些活动没有兴趣:

“昨天发生的事件,我哪里有心情去唱什么红歌?参加一些表演性的活动,我没有这个心情。再说我不适合做演员”。

安然说,鲁迅文学院邀请的一位教授,叫他们写有关从事文学创作的心路历程,他于是在文章中提到了新疆维吾尔族:

“我就写了一篇叫做我的诗歌志,在这篇文章我回忆我的诗歌生涯的时候,提到关于新疆的主题诗歌。那些诗歌现在看来仍然十分敏感,但是我觉得那些诗歌是对所有人有益的。我想引起一些人的反思,引起民众的共鸣”。

安然在以本名崔浩新发表的“我的诗歌志”提道:新疆,这个难于表达的庞大存在,在我心中投下了永难抹灭的星球般的影迹,这是一块诗与歌的土地,在它之上曾经诞生了维吾尔古典时代的诗人尤素福?哈斯?哈吉甫的长达一万三千多行的叙事诗篇——《福乐智慧》,当我一路向西,终于抵达那座中亚的著名古都“喀什噶尔”时,一刻也没有停留地奔向了那位古代大诗人的陵园,在他覆盖着绿色丝织物的尘土飞扬的墓棺边,捧起双手为他祈祷。

该篇回忆文章还写道,“在这个资讯发达的时代,对叙利亚危机,我几乎算是一个见证者。我目睹了一场在西方支持下的”阿拉伯之春“,如何由游行、镇压、反抗演变成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人道主义的严冬!我目睹了独裁者的残酷、政客的善变、民众的痛苦与无助……”。

安然表示,通过反思去改变世界是诗人的责任:

“我就是坦诚的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啊。我觉得体制向我伸出了橄榄枝,我应该对他们坦诚以待。我觉得人之间还是与人为善的,别人对我们好,我们最起码的反应是对人抱以善意”。

现年39岁的安然曾在官方刊物发表过自己的作品,其中有作品被收录到中国作家协会编选的“新时期少数民族文学选”。现在海外的回族留学者古懿得知安然的遭遇后,对当局的行为感到震惊,他说:

“把他带到鲁迅文学院里,对他进行政治教育,对他进行体制化,这是中共‘文艺为社会主义服务’的传统,也是习近平时代党领导一切的体现。但是安然并没有屈服,反而在鲁迅文学院内讲述了他对维吾尔命运的关切。这使得国保不得不追到井冈山所谓的革命圣地,这是对中共的文艺工作一个巨大的讽刺”。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石山/嘉华;网编:郭度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