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在这块大陆上行舟
格外艰难
因为北方河流枯乾
南方冰雪如磐
大地的脸上横纹万里
纵裂千年
比岩石更硬的是
一道道发黑的血痂蜿蜒

“不许片木入海”
古老的禁令
暗中仍存威严
不然为什么道路两旁
站满扯尽帆篷的桅杆?

西太后的石舫中
不知什么是六分仪
纸上罗盘
只陈列於历史博物馆

每支笔只许灌注
同一牌子的墨水
一写到白纸上
真相顿时漆黑一团

马克思要与秦始皇结合
於是上千万
孟姜女范喜良
徵发到边疆筑新长堤
拦阻“苏修”洪水氾滥

为了历代君王在火锅中“航海”
几千年曾有多少人肉
被切成薄片
多少大腿骨
烧成了木炭?

他们携妓载酒
乐而忘返
过去十六条人腿做篙
如今是四个橡胶螺旋桨飞旋
“要革命哪有不流血的?
不流血怎么浮得起船!”

不过伟大舵手
只在池子中游泳
从来没有跨出过海岸……

(2008-03-25)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2014年7月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