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1日,干桩共四根171.5米
晚上八点四十九,记起某童靴今日生日
晚上九点二十一,记起今日是俺儿子的生日
瞧俺是多么邋遢的朋友多么邋遢的爹

2014年10月11日,一座叫北京的城市沦陷了
占领军有一个叫深度重霾的名字,这不奇怪
北那个京被沦陷被占领已被叫做历史的同学证实是稀松平常的肥皂剧,这有点象被强奸的总是民女耍流氓的总是皇帝
如果是五行有缺、阴阳犯冲,把它的名字改成北平咋的

然后微信刷屏,杨子立、万妹妹痛惜玉闪被拘
《民主是可操作的细节》也该见老虎凳受刑
《北漂逸闻录》的云南少年欧阳小戎算个屁
操,祖国人类的书籍是鸭子这种生命形式
上架下架都是他家书记的鸡巴事

伞打开
花落下
喊一声茉莉
地上开出茉莉花
喊一声自由
风颤栗了5分钟

情景艺术家叫@魔法书张羽
羽兄你写下这《伞下》诗篇
不搞不搞不搞不搞不搞情景艺术改成写诗
你个二杆子你是后宫女子蓄意寻幸姿式

这狗日的时代狗日的霾狗日的日子
你把人类都操成诗人
然后把所有诗人搞成祖国的犯罪分子
谁在发誓决不辜负有霾的时代这些狗日的日子
谨此,2014年10月11日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