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12月24日晚,几位警察,到了位于杭州北郊我的临时住所,片刻之后,杭州下城区的国保警察数人来到,将我带到石桥派出所进行讯问,名为口头传唤,谈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后,便将我带到中山路上一个旅馆,直到次日中午。尔后南京市国保人员到来,将我拘传到南京市白下区健康路派出所,几个小时的询问之后,将我押送到了白下区的看守所。

几个小时之前,就是今天中午,我获得刑事拘留期满释放。然后发现故乡苏北泗阳县的国保人员和我姐夫一起来到。不久南京市国保出示郭国汀先生申请取保候审的请求书,开始我不同意如此结局,僵持了一会,看到姐夫苍老而为我奔波,只好妥协。就这样接受了城下之盟,带着一种极度的屈辱感以及对自己不够坚定的自责,我和姐夫上了泗阳国保的车子,返回故乡。

我的故乡泗阳在南京正北方向230公里左右。或者说自南京往正北行驶197公里,到淮阴侯韩信故乡淮阴之后,一个左手拐弯38公里,便是我故乡泗阳的县城,大约晚上九点回到了我姐夫的家,这里是我每次落难后的最重要的一个避难所。沿途正逢阴天,公路两边,雾气弥漫。因为屈辱,也因为天气阴郁,人心非常压抑,特别思念还在牢房里的其他在押人员,我们朝夕相处,情同手足,久久难忘。

但是没有获得自由之前,思念监所之外的亲友,倒是多数时间的事务了,尤其是夜间值班的时候,四围白壁,窗外夜空,更加使人心潮泛滥。

去年12月25日晚10点左右,我被送进看守所,第二天第三天,便是阴雨苦寒,天气一下子降温到零下六七度。那雨水隐隐有潺潺悲戚之声,那寒冷明显有咄咄切骨之劲。听雨观雨之中,思念我的诗友,也是我的诗词老师东海一枭。以前他曾经寄送诗作,他的原诗不大记得,只记得我偷梁换柱,步其原韵,借鉴他的诗作,其一是七绝,称赞东海一枭,曰:旷世情怀盖世才,乱臣贼子有余哀;虽然笔妙惊华夏,民运亟需擅理财。其二是七绝,互相探讨,曰:仍当豪侠似当初,何必伤悲故友疏;名利原非你我梦,计维天下效陶朱。牢房之内,回味昔日唱和,眼望铁拦苦雨,或然觉得有话要对遥远的东海一枭倾诉,几步之后,有诗曰:神州多少泪,化作雨潇潇。蒙难平安夜,迎春圣诞牢。疯魔狂腐败,鬼怪丑王朝。除旧维新事,天然待我曹。

寒冷最容易激发人的思绪,思念到陈西、刘延斌、王炳章、杨建利、杨子立、颜均、师涛等所有牢狱中的同道,心想也一定同样倍受寒冷的侵袭,但是一想到我们总有聚义的日子,总有突破欺压的时辰,于是清晨漫步之中,将苦吟遥赠给他们,五律,曰:再入牢笼地,重逢铁壁寒。良朋分四海,恶党霸河山。苦冻欺华夏,坚冰压岭南。会当同斩木,聚义破魔关。

12月29日夜里,牢窗外飘起雪花,次日放风时刻,眼见到处白雪,突然想到了蚌埠的楚英兄,楚英兄姓张名林,自号楚英,是大家很熟悉的民主战士和自由作家,我被南京市国保拘传回南京之前的几天,我们在杭州经常聚会,把酒畅谈,而今我虽然身陷囹圄,但是中国社会已经具备日新月异之势,新生的社会成分正在日益壮大,犹如万里新禾。于是有七绝,狱中遥寄楚英,曰:雪压神州一夜风,江淮楚汉几青松?铁拦难断春消息,万里新禾腐土中。

接下来的几天,天气仍然极度寒冷,想到国民劳而少获,正直的声音以及国民的上访伸冤,多数被当成风声鹤唳,想到北京的刘晓波、李海等,蚌埠的张林、王庭金,上海的李国涛、戴学武等,贵阳的严勇祥、李任科等,海外的刘青、焦柏固、王军涛、王丹、王有才、王策、张国亭等,以及海内外所有仁人志士,同时想到刘邦和项羽的果敢英武,孙中山和黄兴的武装的民主革命。于是岁末那天的夜里,有诗词默默献给他们,五律,曰:弱势呻吟苦,中华待复兴。良言传鹤唳,痛哭走风声。刘项挥戈武,孙黄道路新。城狐和社鼠,溃窜带心惊。

后来有几天放风的时刻,我老是想到中华第一女杰秋瑾,经常在漫步中默默低吟她的诗歌,记得她有这样的豪放诗章,七律,曰“万里乘风去复来,只身东海挟春雷。忍将图画移颜色,肯使江山付劫灰?浊酒不销犹国泪,救时依仗英雄才。拼将十万头颅血,须把乾坤力挽回。”默诵期间,屡屡想到中国现代自由民主运动几位女杰,羊子、盛雪、黄慈萍、茉莉、徐沛、何清涟、不锈钢老鼠等,虽然她们的方式与秋瑾有异,但是她们的目的与秋瑾相同,而且笔墨之多,言辞之厉,很多时候,犹如电闪雷鸣。于是有七绝献个她们,曰:挥剑高歌黑夜深,救民抗暴志成仁。当前巾帼良知烈,欲唤民心泣鬼神。

在民运的大潮中,有主张和平方式,有主张武力方式。在主张武力方式之中,高光俊先生的著作最为系统。时常夜半醒来,反思自己,奋斗半生而效果犹如尘矮微细,有天突然觉得高先生的思路,是辛亥革命思路的历史延续。于是有诗遥赠,七律,曰:百炼千锤已半生,环球新旧竞浮沉。自由源于人天性,民主分清道假真。眼底牢窗寒冷夜,未来华夏暖春晨。都知辛亥枪声起,倾覆民贼千万城。

到了2005年的1月19日下午,见到了维权律师郭国汀先生。我们是老朋友了,又是我委托姐姐请他做我的律师。短短不到半个小时的谈话,我们感到需要做多种准备,因为在中国目前更多的不是以法治人,而是以人治法。我请他准备这样的四种准备:我30天获得自由;37天获得自由;如果是三年劳教,所有申诉的法律文书,需要他的帮助;如果是逮捕判刑,则辩护和上诉申诉的法律文书,都需要他的帮助。我们谈话很少,便隔窗告别。他走之后,一种难以言状的惆怅油然弥漫心头,晚上洗了一个冷水澡后,几乎通宵未眠,代替别人连续值班,约五个小时,想到浪迹四海,求教于道友多矣,结交民众多矣,民治、民有、民享,是我自懂事以来的最大追求,可是中国之政治改革,明显落后于经济改革和民众的要求,以至于民众很多的正义要求和应有之利益,不断化为泡影,只有听凭时光的流逝,同时想到费良勇和草庵居士二位,于是有一首七绝默与国汀分享,曰:四海孤身浪漫游,三民梦寐以追求。中华多少生民泪,无奈长江东向流。

后来的几天,经常想到民主墙一代,无论在狱中还是刑满之后,都同样高呼自由民主,他们所经历的磨难不相上下,而信仰之坚定,也同样如此。只是偶尔因意见不一而发起论战攻讦。这些自由民主的先行者一直是我们非常尊重的,他们的青春年华都被监狱生涯埋葬了,他们有(按姓氏笔画)王希哲、刘青、任畹町、徐文立、徐水良、孙丰、魏京生等等。思前虑后,有七绝一首,默默和这些先行者交流,曰:大难曾经一样多,狱中狱外仍长歌。分清敌友恩仇异,同室焉能动戟戈?

在三十天的拘留生活中,还有一位朋友,同样是我久久思念的。他是辛灏年先生,众所周知,灏年先生思想深邃,豪侠仗义,有民主宽容之精神,具德高望重之品性。一直希望能够默默献上一首诗歌,但是久久不能如愿。时常在放风或者夜里值班的漫步中,我回忆他在2003初邮寄到南京七里街我临时住所的《黄花岗》,也回忆网络上阅读到的电子版《黄花岗》。就在昨天,即2005年1月23日的下午,放风门一开,走进放风池后,一股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看守所外面有大小杨村,回首反思自己的牢房生活已经跨过2004年12月和2005年1月两个月份,而黄花岗的光华似乎弥漫于苍天之下,于是有了一首七律,献给灏年先生,曰:白下城头满眼春,高墙网外是杨村。半生四海为家宅,逾月牢房离雁群。极目苍天思好友,回头青史忆昆仑。黄花岗上英雄血,光耀中华民主魂。

杨天水于故乡苏北泗阳

2005年1月24日深夜

转载自大纪元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