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8年4月9日

1、王连禧曾是个死刑犯,因智力低下,命才保住,但却在狱中度过了18年

王连禧曾是个死刑犯,在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曾说到:“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期间进行打砸抢烧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王连禧……等八名罪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因王连禧是精神发育迟滞(智力低下)的患者,他命才保住,但却在狱中度过了18年,2007年8月1日王连禧出狱。

王连禧原来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松柏胡同3号,他的父母和他居住在这里已经几十年了。在他坐牢期间,他的父母去世了;并且家也遭拆迁了,家也没有了,成了现在的金融街。

在拆迁中,对王连禧的补偿去了哪里?还请有法律知识的朋友,尤其是律师朋友,帮助一下王连禧。(但,这需要大量的工作,需要不少的律师费用)。

2、出狱后的王连禧依旧艰难,曾吃不好住不好,曾无家可归,曾被送精神病院

2007年8月1日,出狱后的王连禧无家可归,不得不住在区政府司法所的接待大厅里。白天这里是政府工作人员办公、接待的地方,王连禧只能是“傻傻地”坐在一旁;晚上政府工作人员下班了,他就睡在一个沙发上。住在这里,吃饭、洗脸、洗澡、洗衣服等等,都很不方便。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多,直到2008年3月,有关部门给他临时找了一个小平房里(北京西城区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他才有了自己的“家”。但,他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每月靠几百元的低保生活,时常是吃不好住不好。在坐牢的18年中,他几乎吃不上肉;出狱后也同样吃不上肉。因为营养不够、低血糖,王连禧时常头晕、站不稳。

2008年7月,因奥运会,王连禧被送进了北京市西城区平安医院这家精神病医院里。说真心话,住进了精神病医院,王连禧才算过上“正常地”的生活,能时常洗澡了,能穿上干净的衣服了,能按时吃上三顿饭了,也能时常地吃上肉了,也不再时常头晕、站不稳了。

1年后,离开精神病院的王连禧又回到了北京西城区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那个不到十平方米,永远见不到阳光的,又黑、又潮的房子里。这些年来,他一直靠低保生活,生活十分艰难。

3、大家没有忘记他,尤其是一同坐牢的朋友,如胡石根等,一直在关心着他

2008年10月出狱的胡石根老师(被判20年,坐牢16年多,与王连禧等都曾一起坐牢),在2009年知道王连禧的情况后,多处打听到王连禧的住址(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在2009年12月。胡石根和我去看望了已经出院的王连禧。

2016年底,加拿大的一个朋友(DONG弟兄)通过微信联系上我,通过微信给我转来3千人民币,说是几个朋友、弟兄姊妹一起奉献的,希望能够帮助王连禧改善一下生活。为此,我先后几次转送给了王连禧,并每次转交后都写了文章。

因看到我写的文章,一微信好友(主内肢体)通过微信转给我6百元人民币,也让我转交给了王连僖。

4、已经60多岁的王连禧,身体也越来越不好了,近来视患病、骨折、做手术

2017年12月8日,我电话王连禧时,王连禧说他病了。为此,我和我们教会的杨秋雨弟兄,一起去看望了王连禧。他真是病了,患肺炎一个月了,一直在治疗,吃药、打针、输液。我们转交了杨英环老姊妹奉献的300元钱,也带去了一些食物和水果。

2月10日,我电话王连禧时,他说他骨折住院了。2月12日我到医院看望了王连禧。并送去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给王连禧的一点奉献(600元)。并写了文章《29年前的死刑犯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希望大家来关心王连禧。

2月22日,王荔蕻大姐通过微信转来5百元钱,让我转交给王连禧。为此,在26日我来到了北京健宫医院骨科,再次看望了王连禧,将5百元钱,转交给了王连禧,王连禧一定让我谢谢王荔蕻大姐,后我写了文章《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王荔蕻大姐给予帮助》。

5、养老院里的王连禧,十分感谢高洪明孙立勇周峰锁等朋友,对他的的关心

王连禧确实真的需要大家关心了,他年纪老了,6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了。

在得知王连禧的情况后,北京的高洪明弟兄,澳洲的孙立勇弟兄,美洲的周峰锁弟兄,转来了一些经济上的帮助,让我转交给王连禧。

高洪明曾与王连禧是前后脚出监狱,他们在50来人的出监队共同生活了3个月。孙立勇原是我们北京的哥们,这些年来一直在关心帮助我们这些国内的曾坐过牢的弟兄姐妹。周峰锁弟兄,他们的教会多年来一直在为我们这些国内的肢体、朋友们祈祷,他们的教会其中还有我们教会的王清敏姊妹,他们一直在关心着我们。

王连禧术后出院后,没有再回到他那永远见不到阳光的小房间,而是被街道送到了北京市海淀区苏家坨镇周家巷社区卫生服务站所办的金山养老院里。

4月4日,我带来高洪明、孙立勇、周封锁这些弟兄的爱心,来到金山养老院,给王连禧带去了大家的问候。给了王连禧手里200元钱(高洪明让转交的),他平时可以由工作人员带着外出去买点水果;我又在养老院会计那里存了1千元钱(孙立勇的500元、周锋锁的500元),他200元花完了,可以去会计那里去取。

孙立勇、周封锁让我转交的钱,还有不少,我将会和我们教会的肢体们每个月去看望王连禧,将这些钱逐渐转交给养老院里或将来离开养老院回到自己家中的王连禧。让苦难中的王连禧感受到大家的温暖,也能天天吃上肉,吃上水果……。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1、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6/201804090343511.jpg

徐永海、王连禧

2、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6/201804090345121.jpg

王连禧坐在养老院的床上

3、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6/201804090345381.jpg

王连禧在养老院的房间里

4、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6/201804090346071.jpg

王连禧不久前手术,手术后的伤口瘢痕

5、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6/201804090346401.jpg

王连禧在养老院的院子里

6、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6/201804090347091.jpg

王连禧所住进的金山养老院

7、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6/201804090347501.jpg

金山养老院是周家巷社区卫生服务站所办的,公交:346路周家巷下车,前行500米,从卫生服务站进入。

8、

http://upload.bx.tl/cgi/news/temp16/201804090349151.jpg

发票

我写的有关王连禧的文章:

《精神病院中的六四死刑犯》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08/daogaozhongguo/371_1.shtml

《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

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16/12/201612291334.shtml

《过年了牵挂难中的胡石根宁惠荣王连禧》

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17/01/201701251503.shtml

《大家一起来帮帮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吧》

http://blog.boxun.com/hero/201704/xuyonghai/3_1.shtml

《我转交完了朋友给王连僖的救助款》

http://blog.boxun.com/hero/201706/xuyonghai/8_1.shtml

《请帮帮王连禧28年前他因风波被判过死刑》

http://blog.boxun.com/hero/201708/xuyonghai/8_1.shtml

《中秋节前圣爱团契众肢体看望死刑犯王连禧》

http://blog.boxun.com/hero/201804/xuyonghai/8_1.shtml

《圣爱团契肢体看望了患肺炎的死刑犯王连禧》

http://blog.boxun.com/hero/201712/xuyonghai/7_1.shtml

《29年前的64死刑犯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

http://blog.boxun.com/hero/201802/xuyonghai/22_1.shtml

《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王荔蕻大姐给予帮助》

http://blog.boxun.com/hero/201802/xuyonghai/35_1.shtml

王连禧简历:

王连禧,男性,60岁,原住:北京市西城区松柏胡同3号,现在:北京市西城区抄手胡同43号。

王连禧曾是个死刑犯,在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曾说到:“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期间进行打砸抢烧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王连禧……等八名罪犯,一审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因王连禧是精神发育迟滞(智力低下)的患者,他命才保住,但却在狱中度过了18年,2007年8月1日王连禧出狱。

王连禧原来居住在北京市西城区松柏胡同3号,他的父母和他居住在这里。在他坐牢期间,他的父母去世了。在拆迁中他的家也没有了,成了现在的金融街。

在拆迁中,对王连禧的补偿去了哪里?还请有法律知识的朋友,尤其是律师朋友,帮助一下王连禧。(但这需要大量的工作,需要不少的律师费用)。

2007年8月1日,出狱后的王连禧无家可归,不得不住在区政府司法所的接待大厅里。白天这里是政府工作人员办公、接待的地方,王连禧只能是“傻傻地”坐在一旁;晚上政府工作人员下班了,他就睡在一个沙发上。住在这里,吃饭、洗脸、洗澡、洗衣服等等,都很不方便。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多,直到2008年3月,有关部门给他临时找了一个小平房里(北京西城区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他才有了自己的“家”。但,他一个精神发育迟滞的患者,每月靠几百元的低保生活。在坐牢的18年中,他几乎吃不上肉;出狱后也同样吃不上肉。因为营养不够、低血糖,王连禧时常头晕、站不稳。

2008年7月,因奥运会,王连禧被送进了北京市西城区平安医院这家精神病医院里,曾住院很长时间。

离开精神病院的王连禧回到了北京西城区宣武门内抄手胡同43号,那个不到十平方米,永远见不到阳光的,又黑、又潮的房子里。这些年来,一直靠低保生活,生活十分艰难。

今年(2018年)2月2日,王连禧骨折手术住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