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

路过常州管辖的江阴市,已经夜晚了。只见街道宽阔,灯火阑珊。长途车站不远处的十字路口附近,一个洗浴中心,一个网吧,则更加灯火辉煌。小吃铺里,我们一边吃饭,一边羡慕江阴的富有,一个朋友说:“连一个普通的网吧也如此辉煌,江阴真有钱呀。”

边上的一个客人,端庄而和善,忙答话:“外来的人,一看江阴的外表,都说有钱。其实有钱的是有钱的人,老百姓还是很苦。”

交流马上开始了,有几个当地的人立刻参与进来。一个司机说:“比如说我开的出租车,连车带证,四十万买来,每个月缴给上面的管理费七百,养路费以及其它费用一千七百,总共要上缴二千四百元,我已经跑了四年,才收回二十万,还有二十万本钱,哪天收回来呢?你们说江阴人有钱,是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我经常拉客,从他们的谈话可以知道,他们不是当官的,就是当官的客人。到大酒店,他们随随便便,一桌酒席就是好几千块,我每个月的净利润也不过几千块。可是每天方向盘在手里,吃了多少辛苦,担了多少风险,担心受怕的呀。”

另外一个人说:“你们知道有钱人的保镖拿刀枪对付警察的吗?好吧。说给你们听听。我们这里有个酒店老板娘喜欢赌钱,经常去常州赌,都是几百万的输赢,有一次她在常州一个赌场,被警察围住,她的保镖立刻以刀刺向警察,但是那里的警察不知道他们的底细,立刻就制伏了他们,从他们的包里,还搜出枪支。你道是这些保镖,不过是社会上的一些闲散人员,亡命之徒,哪来这样胆量,敢于蔑视警察,袭击警察呢?”

“原来那个好赌钱的酒店老板娘的老公,是我们江阴市委书记王伟成干儿子。就这么简单简单,有后盾呀,腰杆子就硬。不然给他们一百个猪胆囊,他们也不敢随便对警察行凶。”

旁边一个人抢话了:“你们刚才说这里的网吧、洗浴中心,亮化好看。哪里比得上几个有名的大酒店?那些大酒店都有王书记老婆的股份。贫富两个极端,你们不知道吗?王书记他们家,少说也有三个亿的资产。我们呢?连个上班的地方也快没了。人家书记也好,老婆也好,干儿子也好,干儿子的老婆也好,那老婆的保镖也好,谁没有大把大把的钞票?谁敢动他们?尤其是王伟成,谁动得了他?江阴最大的腐败,就是江阴这个共产党总头目了。”

说话的时候,他们还有点神色紧张,有时候四处张望,似乎是害怕身边有名朝东厂西厂那样机构里的人物。

中共的吏治和腐败,是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上最罕见的败坏吏治和绝对腐败。五千年的中国文明历史,并非象那个从来没有骂过日本侵略者的鲁迅说的那样全是吃人的历史,而是优劣各半。我们随便挑个封建王朝的严明的官吏,来比较一下,就知道我们对中共腐败的评价,完全不是出于感情,而是出于理性。

满清王朝后期,有个名将叫彭玉麟,水师提督,最后的职位是兵部尚书。当年于曾国藩统领之下,治军严明,克己耿介,不但参与了打败太平天国,而且不畏惧强权,眼中只有法纪和公理,由于严明公正,敢于惩办邪恶,被人民誉之为彭打铁。他弟弟抽大烟,他责之以四十杖,发誓说:“你不戒除吸毒恶习,兄弟之间永远不要相见了。”

后来他弟弟不但戒除了毒瘾,还经商有方,广施大众。

安庆候补副将胡开泰,荒淫作乐,招集妓女饮酒,强迫他的妻子斟酒,其妻不从,胡当场杀死自己的妻子。彭将军得知,立刻上门,抓捕胡开泰,当场依法斩首。

一个总兵谭祖纶,骄横异常,于官场中根深蒂固,以欺骗手段,抢劫了他的好朋友张清胜的妻子,地方官员不敢过问,彭打铁知道后,立刻上报国家最高领导,并通知张清胜到武昌对质,但是谭祖纶买凶于途中谋杀了张,然后买通张妻妾、父母以及很多有关官员,一起做了伪证,弄得总督说“诱奸无死罪,谋杀无根据”。彭打铁后来乘总督外出它地,传令地方官员押来谭祖纶,当庭审出诱劫和谋杀的事实和口供,就地正法。

李鸿章有个堂弟,外号叫四大人,诱劫了一个江宁秀才的妻子,该秀才为年轻貌美之妻遭劫,急得发疯了,整天在大街上呼唤妻子。彭打铁知道后,为他写了诉状,然后亲自去找到李鸿章,逐次问“如果百姓、官员、封疆大吏的子弟诱占人妻,于法该当何罪”?李鸿章分别回答“斩首”。于是彭打铁出示秀才诉状,李鸿章为其弟求情,希望缓死,彭打铁说:“你要不按法律,我立刻上报朝廷。”李鸿章无奈,只得请以家法,勒令那个叫四大人的在屋里自杀了。

象彭打铁彭玉麟这样严明的官吏,象李鸿章这样畏惧朝廷,也就是畏惧国家法律的高级官员,封建历史上并不少见。但是在中共专制腐败的群体中,有几个官员严明?有几个官员畏惧国家法律?

江阴市书记王伟成的干儿子的老婆的保镖,遭到法律惩罚了吗?有人敢象彭玉麟那样追究案情,调查或者侦查王书记老婆的财产和由来吗?现代中共官场的谭祖纶们、四大人们的罪行,得到了应有的惩罚了吗?

杨天水于江苏江阴市某客栈 2004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深夜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