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黄昏,接到了师涛太太王媛的电话,听得出她非常忧伤,强忍住悲痛说——

“后天,就是本月十一日,师涛的案子就开庭了,我们询问过长沙中级法院,是否我们可以旁听,那里的答复是不可以,理由是师涛的案子是涉及国家机密的案子。同时他们还说,你们作为亲人,即使来了,也只能远远望上一眼,连说话的可能也没有。尽管这样,师涛的弟弟和其他亲人,还是要去长沙。而我,心里想去,但是力不从心。”

“我想和郭律师商量商量,看看我应该怎么办,但是郭律师的手机停机了,家里电话无人接听。你能否帮我再设法沟通郭律师,看看能否有人将我的话带给师涛,解释一下我等到能够探监的时候,去看望他。”接着是一阵沉默,间杂有强忍的呜咽声,这是中华良民受到太多不公、太多迫害而又无处找到公道的悲泣!

这个时候,大运河上空,夜幕已经下垂,满眼黑暗逐渐覆盖人间。我们无奈这个国家政治上的黑箱操作,就象无奈大自然的黑暗不断降临的节律一样。我拨打了郭律师的电话,结果是同样的。拨打了北京李海的电话,得知他被软禁在家中,我想北京的良心作家刘晓波和其他所有良心公民,都遭到了同样的软禁。师涛为良知推动而写作,不过透露单位会议上传达的一些内部工作指示,就被逮捕了,继而还必然遭到漫长刑期的虐害,而那个内部工作指示,不过是强调如何防范国民行使自己的权利而已;郭国汀律师,不过是履行律师的基本职业道德,按照他作为人类成员应有的辨别是非的权利,进行法庭上的和言论上的论战;刘晓波、李海等,不过是因为和以上两位良心国民一样,反对专制腐败,追求人权民权,就经常遭到警察封门的迫害。

这个国家的最大能耐是什么?是浪费民脂民膏,破坏生态环境,污染人类心灵,打压良心国民,糟蹋中华民族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此外真的一无所长。在这个迫害过程中,所有人都是受害者,包括那些迫害者本身。他们迫害良心国民,能够有什么结果呢?除了保住他们一点点眼前的物质利益之外,留给他们子孙的是政治债务,是破败混乱的社会,是污染得叫人无法忍受的生态环境,一个最后将他们的子孙沦落为普通动物的国家。

师涛案件,明天就开庭了。他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监禁生活和这样的审判场面。中国的统治者为了实现他们的暗箱操作,为了将当事人陷在极端无助的状态,为了防止旁听中老百姓了解更多的真相,懂得更多的真理,于是总是找出各种借口,阻止公民前来旁听很多案件。当今的世界上,除了中国、古巴、越南几个共产党霸道的国家,其它哪个国家还有这样的暗箱司法的恶习呢?

我们推测,郭国汀律师也同样遭到了限制,他很多能已经遭到拘禁。中国的统治者早已对这样的良心律师狠之入骨,因为他们总是和暗箱司法唱对台戏,总是站在真理和道义的一边,使得暗箱不能完全如意,经常因为良心律师披露真正的黑幕而大受公众谴责。这样的良心律师,有几个非常著名,莫少平、郭国汀、高智晟、郑恩崇、张耀杰等等,就是中国良心律师的代表性人物,而国汀律师只这个群体中最为突出的一位,他代理过众多的大多数中国律师缺少勇气代理的案件,比如为清水君、师涛、杨天水、张林、众多的拆迁户、众多的法轮功信徒。正因为如此,中国的统治者害怕了,于是就找个借口,挖走了他的律师事务所,吊销了他的律师执业证,以便官方可以肆无忌惮地审判良心国民,以便阻止良心律师坚持的真理和正义的扩散或传播。

良心作家和良心律师越来越多,意味着落后制度和守旧势力,遇到越来越多的挑战。良心的和反良心的力量在进行抗衡,是中国目前政治生活最主要的特征。

由于马列主义的毒化,中国人的良心力量,还很弱小,需要更加广泛的道义支援。所以我们呼吁,任何一个中华民族的成员,无论你身在何处,都应该挺身而出,抛弃只顾自己的,目光短浅的局限性,尽力支援中国的良心国民,支援他们的正义的事业,关注他们经历的危难。

杨天水于故乡苏北泗阳

二00五年三月十日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