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密语与十月的头两日

Share on Google+

没有一个武学大师或者武学圣人能够参透一个秘密,清梦才是轻功的绝高境界,我正是乘着这样的梦进入2018年10月的。
秋意如此浓烈的日子,粮食都收进农人的储仓,秋禾和农人们更遥远的梦想也已然归藏,隐匿于泥土,隐匿在心底。生生不息的执着和循环,这密码更不是人人可以解析。

静卧床榻,满屏都是一字主题:《殇》。轻轻点开,那种悲伤的力量,那种缠绵悱恻的力量,使人柔肠百转,肝肠寸断,难于呼吸,无法触摸。
这不是我要急于表达的全部意义。

我来这样说。
我收拾行装,像一个要去赴约会于某山顶的侠士,比如李寻欢那厮穿夜行衣或者披戴斗笠蓑衣。已经约好,决斗于月夜,月亮可大可小。总之是秘不示人,不可说不可说。
或者如使徒时代,或者是另外的一个什么阴郁的时代,我们要在墓穴或者密林里去聚会或者幽会。
我轻轻地拉着一个人的手,一只什么时候都不可以失落的女子的手。如果没有猜错,那肯定是阿珍老师和她的手了。
我想的是去做使徒时代的墓穴里那一类聚集的聚会,我想的是去参加另外一种什么阴郁时代的密林里的幽会,但我们却去了一个叫做阳什么春什么的地方。我亲亲的亲人啊。对不起!对不起!
祝福的时间到了!
哈利路亚!
以马内利!

仍然是阴雨阴凉,我要为自己和别人找到一首更加悲伤的音乐曲。

Mm…… Mm……
Ah…… Ah……
By the river of Babylon,
There we sat down.
Yeah we wept,
When we remembered Zion.
By the river of Babylon,
There we sat down.
Yeah we wept,
When we remembered Zion.
When the wicked carried us away in captivity,
Requiring of us a song.
Now how shall we sing the Lord’s song,
In a strange land.
When the wicked carried us away in captivity,
Requiring of us a song.
Now how shall we sing the Lord’s song,
In a strange land.
Ah…… Ah……
Ah…… Ah……
Let the words of our mouths and the meditations of our
hearts be acceptable in thy sight here tonight,
Let the words of our mouths and the meditations of our
hearts be acceptable in thy sight here tonight,
By the river of Babylon,
There we sat down.
Yeah we wept,
When we remembered Zion.
By the river of Babylon,
There we sat down.
Yeah we wept,
When we remembered Zion.
Ah…… Ah……
Ah…… Ah……
By the river of Babylon,
There we sat down.
Yeah we wept,
When we remembered Zion.

没有比这首《巴比伦之囚》更适合的了,第一次听是1985年,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女生熊涛同学唱的。那时,我和刘贤斌同学、罗宗杰都没有听明白吧?应该肯定。
是的,刘贤斌同学,我今天要做一个让伤感这种情绪泛滥成灾于网络的阴谋家和刽子手,用《巴比伦之囚》和去年今日为你写的一首诗。

《致老男人:你要生日快乐》

清早起床
路过小河边
走向山冈
我只穿了一件衬衣
感冒昨天刚刚溜走
秋至矣
天高气凉

坐在山坳上一棵大树下
想起二十岁的某一天
你惊诧地告诉我
十月二日是你的生日
与那个叫甘地的印度老男人
同一个日子
此刻我想,你那时那话
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日子过得很快
你已经四十九岁
日子过得很慢
相逢的日子我天天计算
还有998天,还有998天

老男人啊,你要生日快乐
老男人啊,生快

今天,你50岁了,老男人,你要生日快乐!

2018年10月2日 介福桥

阅读次数:940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