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成虎将军的言论,在举世主流上追求和平的气氛中,投放了一颗重磅炸弹,激起了轩然大波。

据说,这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防务学院院长,在一次内部讲话中,非常坦白地宣扬了自己的核战争观点,认为世界人口的爆炸,将不可避免引起大战,中共政权必须以核弹先发制人,摧毁美国主要的大城市,完全可以不在乎中国西安以东地区数亿军民的死亡。有报道说朱将军指出外电报道有断章取义的嫌疑,但是他并没有摆出根据。更有的媒体或政府,关注朱将军的言论是否有政府背景。 我们认为无论朱将军的言论是个人性质的,或者是有点政府背景,对这个世界也是无足轻重的。

前苏联三万个核弹头,世界第二核大国,结果如何呢?是养育出战争疯子,还是挽救了极权主义崩溃了吗?都没有。前苏联末任领导阶层的主要人物,深知和西方世界的力量悬殊,深知极权专制主义的普遍危害,深知民心所向,因而他们选择了制度演变,选择了向西方民主世界靠拢的国策。

萨达姆不是整天想发展核武器、化学武器,妄图称霸中东,然后在世界上他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推广他的专制主义吗?结果如何呢?八十年代初,以色列空军,奇迹般一举摧毁他的核设施。他怙恶不悛,仍然继续图谋,并且出兵科威特。最后结果如何?不是遭到世界民主警察美国的彻底摧垮吗?

北韩为了发展核武器,竭尽民脂民膏,导致饥荒迭起,国民严重缺少最基本的食物,九八年就饿死三百万国民,成年孩子的普遍身高,类于十岁孩子的高矮,大量的国民表示能够吃饱土豆,就非常感谢“伟大领袖”了。这样的国家核武器再多,最后也会在民主世界的重重围困之下彻底失败。

如此看来,即便是哪一天真的中共最高领导阶层或者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战争狂人疯狂了,发动核战争,那也没有多么可怕,我们有理由相信民主世界强大的拦截能力和精确摧毁能力,或者是极端高效的情报工作致使在事前就实施有力的精确打击,摧毁极端分子或恐怖分子的核武器设施,提前消除危害人类的东西。

我们相信中共的领导阶层,由于制度的束缚,虽然施政平庸,但智力并不昏聩,他们都是在严酷的现实主义的政治斗争道路上登上权力顶峰,应该深深懂得实力对比的重要性,就是毛泽东也是口头上不停喊“打倒美帝国主义”,而实际上不停寻求缓和,更何况江泽民以来的中共领导,都是技术阶层出生,更加工具主义化、眼前利益化,没有任何迹象可以表明他们拥有什么战争狂热性。因此我们不相信朱成虎将军的言论是中国政府的某种暗示。

由此看来,朱将军的先发核战争的言论是无足轻重的。

其实,他的言论最大可能只是他个人的,或者与他有共同见解的一群人的个人观点。这有什么可怕呢?自古以来战争言论狂人并不少见,而多以空谈狂谈而贻笑大方。

但是作为一个受过现代教育的高级军官,而且又是中共高级军事学院的重要领导,竟然在一个国家的最高级军事院校的会议上公开鼓吹战争,而且是公开鼓吹核战争,倒是非常可怕的事情。这表明这个国家的军事教育还没有和有关国际公约接轨。众所周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第二十条第一款规定:“任何鼓吹战争的宣传,应以法律加以禁止。”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7月20日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