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纪元6月18日讯】真正的诗人是这样的人,他超乎功利主义,为激情所推动,追寻美好与正义,厌憎任何类型的暴虐、残忍、庸俗和卑鄙,他不但用文字、声音吟咏歌唱,还会用生命作为代价,抵抗人间的丑恶,呼唤美好社会和人类尊严。

张林就是这样的诗人。

很多人只知道张林是个异议人士,或者民运勇士,纽约的报刊也只是称他为职业革命家,都不了解张林还是个优秀的诗人。他的诗歌无丝毫虚假造作,从不无病呻吟,都是发自一个率真心灵的真诚呼声,热烈而激昂,赋有哲理,而且形式优美,风格独特,字句简练,意境美妙,其中包含撼人心扉的对邪恶的抨击,对中华民族现状的焦虑,对生命受到专制皮鞭镣铐压迫的怒吼。他的诗歌,似激流,似海涛,似金玉,似苍鹰,有尼采一般的纯真热烈的激情。以下是他的部份诗歌—

1.嚎哭
我是被扼着喉咙的歌手,
我是被踩着脑袋的哲人;
我是被铐住双手的工匠,
我是被戴上脚镣的武士。
我是被飓风摧残的鲜花,
我是被狂飙腰斩的松柏;
我是被铁锤砸碎的钟鼎,
我是被镰刀残害的菁英。
我是所有被捣毁的庙宇,
我是所有被砍光的森林!
我是所有被荼毒的心灵,
我是所有被奴役的生命!
我在恐怖囚禁中挣扎,
我在贫病交加中奋起;
我要对着被毁的家园失声痛哭,
我要对着漆黑的夜幕疯狂怒吼:
还我大地还我自由!
还我天空还我自由!
《嚎哭》2003-10

神州回荡着海啸般呼喊:
真正的人,从羊群中站起来!
爱情像彩霞一样灿烂,
为自由和尊严而战!
不属于任何领袖,
也不属于任何主义。
我傲然独立在原野,
内心沉着而坚毅。
《真正的人》1988年10月主办云梦沙龙时期。

墓穴里黑暗潮湿,
射不进一星亮光。
十亿人躺在里头,
抱怨连连等待死亡。
我无法忍受窒息,
举头撞击墓墙。
只是发出一声尖叫,
洒下一片脑浆。
《墓中尖叫》1986-8-6于蛇口海滩

雪山猎鹰的高昂咏唱,
呼啸高原的苍凉清风,
苍翠蓝天的粼粼余波,
西藏灵歌;
悲惨生命的无奈长叹,
清洁灵魂的凛冽甘泉,
透彻心灵的千年仙药,
西藏灵歌;
垂缎般围绕拉萨的高山雪带,
没有被尘世污染的洁白哈达;
飘荡在郊野的灵幡,
西藏灵歌。
《西藏灵歌》1987-2

我愿赤脚走遍天涯,
只带一把吉他,
沿途攀吃树上的果子,
在旷野里大声歌唱。
唱出我心底的忧伤,
唱出我灵魂的悲怆。
然后长眠在喜马拉雅雪峰,
和她一起永恒。
《渴望流浪》1981-6

任何愤怒都不能使我,
愿意伤害一棵小草,
所以我绝食。
在热烈的期望中,
凄然微笑着哀求正义。
用青春和生命的热力,
融化掉镣铐。
《绝食者》,1989年5月25日,绝食现场。

我们从容的走上祭坛,
躺下来闭上眼睛,
我们是自觉自愿的牺牲品。
最聪明的头脑最挺拔的身躯,
一层层叠上去,
构筑民主大厦高耸入云!
《祭祀》1991-8
茫茫征途上布满荆棘,
我的双脚鲜血淋漓,
自由之梦给我不竭的勇气!
喧嚣的歌声早已沉寂,
我还在流着眼泪,
吹着那支柳笛。
我的喉咙早已嘶哑,
只有灵魂颤动的旋律,
穿透层层乌云直达天际!
《新陋室铭》28岁自勉
《长城吟》1992/6/4

你果真是中华文明的象征吗?
秦始皇暗暗地冷笑。
以抵御外侮的名义,
砌一座监狱围墙。
男奴给我做工,
女奴供我玩闹。
在建造长城之前,
没有一个民族比炎黄子孙强壮,
没有一种文明比华夏文明辉煌!
自从造起长城,
炎黄子孙堕落如囚徒,
匈奴入侵、五胡乱华,
蒙古铁骑横行、满清八旗扬威,
华人受尽奴役。
长城啊,
你从未阻挡异族入侵,
从未消弥灾难降临。
只是断绝了中华龙脉,
捆住了后人手脚。
二千年啊,
国人修筑大大小小围墙,
彼此隔离封锁,
禁锢了中华二十二个世纪。
再没有坦荡的心灵,
再没有高尚的激情!
只有一群群脸厚心黑手狠的小人,
只有贪婪的物欲泛滥奔腾。
还有那一群群阴暗的死魂灵,
依然盘踞在长城上冷笑着,
我们的无能和怯懦。
啊,听听我的尖叫,
大家动手拆去长城,
用浸透血泪的砖,
铺一条纵横天下的华夏大道!
一脚踏进劳教队,
从此生死两茫茫;
最是凄惨做奴隶,
牛马不如心惶惶。
《地狱奴隶》1999-5-1

我们是冲天而上的爆竹,
我们是迅如闪电的利箭。
我们是□空万里的雄鹰,
我们是壮怀激烈的流星。
我们是怒发冲冠的书生,
我们是顶天立地的好汉。
《正义党冲锋队》1998-10-10于

让我的眼泪化成墨水,
一滴一滴地滴成诗行,
写出我的悲哀和忧伤。
让我的汗水化成墨水,
写出我的千年梦想,
写出我的深情希望。
让我的鲜血化成墨水,
写出我灵魂的悲怆。
在所有的歌声都疲惫之时,
这一支歌依然激昂。
让我的生命化成墨水再化成火炬吧!
在漆黑的夜空下,
当所有的星辰都睏倦之时,
闪出热烈的光芒!
《祈祷》2003-9

我拚命扑动四肢,
在空中飞行,
企图逃命!
毒蛇和老鼠,
从深山和高原倾巢而出,
顷刻间布满了中国大地。
一条幽灵般的马蛇缠住了我的脖子,
要吞噬我的魂魄;
日俄二只巨鼠咬住了我的双脚,
这两头贪婪嗜血的家伙!
我向南飞,
南方瘴气弥漫,
毒疫横行,
土蛇土鼠已露出狰狞面目;
我向西逃,
崇山峻岭挡住了我的视线,
黄帝老庄如来佛都已隐身不见;
我向北飞,
北方赤地千里,
黄河断流,
蛇鼠啃光了草原森林;
我向东逃,
东方波涛汹涌,
自由女神遥不可及。
我向天上的孔子孟子列祖列宗哭救,
他们说此劫早已注定,
最好听天由命。
马蛇终于吸尽了我的灵魂,
巨鼠终于抽干了我的血液,
我终于失去知觉。
我无声无息地掉落,
再经过土蛇土鼠的肠胃,
变成一堆污秽。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场恶梦》2003-8

一曲悲歌一行泪,年年伤感旧情怀。
春风何时再吹来?
漫漫长夜数十年,梦里多次返故园。
荒芜深处独徘徊。
《独徘徊》2003-11

致中国:
你是新千年人类文明,
最后一片辽阔的沼泽。
阳光不能蒸发罪恶,
山崩地裂也不能摧毁邪恶。
依然需要血肉之躯,
凭着爱和勇气冲击!
2001-1-1

我的一生都在囚禁中度过,
从一座监所到另一座监所。
其实我仅仅想要,
自己选择的生活。
我的一生都在挣扎中度过,
那堆积如山的镣铐啊,
无论我挣断多少,
总有人更狠劲的打造!
我的一生都在期待中度过,
尽管我满身伤痕一无所成,
依然期待漆黑的天空,
闪出一道裂痕!
───《牢中吟》1987-10

在街头我曾发出无畏的呐喊,
在狱中我与专制恶魔苦苦鏖战。
出狱后我不顾重压,
一次又一次向沉闷的天空射出利箭!
而每当我冒着矢石奋勇冲入敌营,
后面竟还有枝枝暗箭!
孤身独战的我真是悲伤绝望啊,
天地竟然如此凄凉暗淡!
《悲伤绝望》1995-12

勇士张林

勇士的职业是和困难战斗,而且不畏惧困难,能够坚忍不拔,无论战斗的道路上对手是如何野蛮凶狠,自己是多么弱小,多么劳累,多么痛苦,多么穷困潦倒,也一直和苦难战斗,即使有退却的念头,但是转眼之间,就放弃了退却,继续勇猛顽强地战斗。

张林就是这样的勇士,而且他的对手不是一般的困难,而是人类历史上最庞大的极权专制主义,它有蛮横凌厉的牙齿,惯于吞噬人权的习性,对芸芸众生有庞大的震慑力,它的皮鞭镣铐异常的无情,特权阶层支配着它,愚民、顺民、腐败群体及其裙带关系、貌似公正的学者教授,都是它的社会基础。和这样的势力战斗,是异常异常艰苦的战斗,很多时候是牺牲巨大的战斗,付出得是汗水、辛劳、痛苦、失去自由,直至生命,还有亲人们无数的眼泪。

但是张林从来没有停止过这样的战斗。在大学校园,他为这场战斗做了很多思想上的准备,那同样是艰苦的战斗,要和教条主义的教学体系战斗,要和四处无所不在的谎言战斗,要和自己的内心里的卑怯和算计战斗,最后才能将马列主义的毒素性影响,驱赶出自己的心灵,以便对真理和正义的热爱能够扎根于心灵深处。

一九八五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不久,他就开始了漫长的民运之旅。他被分配到那时蚌埠市一个纺织厂,和他的核物理专业毫不相干,即便是这个专业,他也厌恶好久。他热爱的是如何改变中国人的奴隶命运。在这个厂子的一年里,他感受到的是工人阶级毫无人权和民权,只是螺丝钉,而且恐怖的专制主义弄得他们普遍麻木,没有一个知音。他非常失望,在那个铁饭碗贵如金玉的年代,他依然离开了纺织厂,抛弃一个共产主义螺丝钉的命运,开始了漫长的抗争专制的生涯。这种异常大胆的叛逆行为,不但是对专制体制的抵制,也和世俗的观念和取向背道而驰,所以当时遭到普遍的反对。他在《悲怆的灵魂》里这样写道:“而那样一份工作,那样一种干部身份在1986年却是中国的工人农民梦寐以求的,尤其是在安徽那个贫穷的省份。我父母气得发疯并与我决裂,所有的同学朋友也都认为我不可理喻。”

在当时这样抉择需要需要非凡勇气。

八六年开始,他和蚌埠很多朋友组建云梦沙龙,集结了数量众多的国民,参与讨论交流,无论大众如何普遍的麻木,经济上压力多大,这个沙龙在蚌埠乃至于安徽传播自由民主思想,有力参与八六安徽学潮,领导八九蚌埠民运,影响整个安徽的民运方面,功勋卓著。

在当时大众普遍顺服专制主义,官方对社会严密控制,良心国民的经济力量非常有限的情况下,兴办坚持民主沙龙,需要非凡的勇气。

抛弃铁饭碗,离开纺织厂,张林和几个不满现状的朋友到了广州,跑了很多地方,感觉到和内地一样,仍然是国家垄断一切,为了能够活下来,他们就在建筑工地上做苦力,书生自然无法承受苦力重负,他就到深圳寻找当了董事长的大学同学,结果那个时候一个公民想到深圳谋求生存,异常困难,国家有令,一年内不得调用内地任何干部。他连盘缠也没有了,又不甘心做共产党的奴隶,空腹坐于蛇口海滩,遥望自由世界,渴望到那里找到抵制专制、拯救中华的组织,实施了大胆的泅渡,那是他五次越境种最危险的一次。他自制了简易的救生筏,五公里以上的长途泅渡中,到处是惊涛骇浪,多次筋疲力尽,多次陷入绝境,多次几乎被淹死,中途幸好遇到一只船扔下来的救生筏,才摆脱绝境,成功泅渡。

面对滔滔海浪,面对严密的边防军的巡逻,黑夜里一头扎进冰冷的海水,惊涛骇浪随时吞没他,死亡随时压倒他,都不能阻止他追求自由,这就需要非凡的勇气。

不久张林就被香港警察遣返大陆。1986年8月,他和百余人一起被押上囚车,遣返到深圳民政局收容审查中转站,一起遭到毒打,次日 转送樟木头收容站,那里血性恐怖十足,每个人都遭到更加暴虐的殴打,接着被转送广州民政局沙河收容站,这个全民名称为广州市民政局大尖山茶场,是世界上少有残酷而黑暗的类监狱,张林无法忍受,首次越狱。他首先在一道被收容的人员中物色志同道合者,后来在一个黄昏快收工的时候,实施了逃跑,遇到拦截的人员,张林就勇敢举起锄头,后来追兵已近,他被迫跳进一个湖泊,遭到诱捕,被打得头部肿胀,还有反覆批判。

三个月后,即1986年11月,和安徽省百十个行使人类应有迁徙自由的,却被专制制度了这种自由,他们一起被锁上土制的手铐。张林感到这种手铐痛苦异常,要求解除,无人理会。经过几十个小时的押送,他们被遣送到了安徽安庆收容站。由于长时间手铐的伤害,血液无法通常流动,自此,他的十个手指九个残废了。张林生性是勇士,经过暗中寻找联合,他结交了三个敢于反抗不公制度的人,某天白天,利用大院子收割大白菜察看地形和路线,深夜,则合力撬断锁,搭人梯爬出大门,成功逃跑。

只要经历过中国大陆各种监禁场所的人,都深知那种场所的封闭性,到处围墙,岗哨林立,最外面的围墙边缘上,不是带电的铁丝网,就是不满锋利的碎玻璃。更为厉害的是监禁场所长期的恐怖气氛,束缚了人心,将人变得没有自信,失去反抗意志,自甘为奴。在这样的环境里,能够大胆策划脱逃,结交共谋,并且果断实施脱逃,需要非凡勇气。

87年1月15日,张林无法忍受蚌埠市的平庸生活。一在火车票,身无余钱,就经过青海去了西藏。西藏曾经是他的梦想之一。他的诗歌里曾经这样写道—

“雪山猎鹰的高昂咏唱,
呼啸高原的苍凉清风,
苍翠蓝天的粼粼余波,
西藏灵歌;
悲惨生命的无奈长叹,
清洁灵魂的凛冽甘泉,
透彻心灵的千年仙药,
西藏灵歌;
垂缎般围绕拉萨的高山雪带,
没有被尘世污染的洁白哈达;
飘荡在郊野的灵幡,
西藏灵歌。
《西藏灵歌》1987-2”

这样的旅行,要挑战经济上的困难,挑战高原的气候,挑战世俗的观念,需要非凡的勇气。早在大学时代,他就对西藏这块神奇的土地满怀敬爱。那个时候他的诗歌里这样写道—

“我愿赤脚走遍天涯,
只带一把吉他,
沿途攀吃树上的果子,
在旷野里大声歌唱。
唱出我心底的忧伤,
唱出我灵魂的悲怆。
然后长眠在喜马拉雅雪峰,
和她一起永恒。
《渴望流浪》1981-6”

返回家乡,勇士张林心怀对专制制度和庸俗的社会风气的憎恨,决心偷渡台湾,投奔中华民国,寻找能够将中国大陆从专制枷锁里解脱出来的力量。为此他到了厦门沿海,察看地形后,暗中准备了救生器具,就在实施偷渡的时候,被联防队和边防公安抓住了,押送到狗洞般的厦门收容所,连续审讯。那个时代,如果承认自己想偷渡到台湾,就会遭到判刑。但是张林从容应付,两个月后,绝食抗议那种不人道的待遇,遭到强行灌食。不久他密谋他第三次越狱,与一个柳州人一起,上了三楼房顶,围墙上密布了玻璃茬,他成功翻越,浑身被扎伤多处。

在那个一提到台湾,就让人联想到特务和反动派的时代,敢于大胆实施投渡台湾,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呵!没有非凡的胆略,没有联合朋友的智慧,没有敢死的精神,想从中国大陆的监禁场所脱逃出来,是无法成功的。

1988年年初,海南建省,南下之潮流汹涌,张林也是弄潮儿之一。到了海南之后,他立刻联合同乡,组建同乡会,要是在自由民主的国度,组建同乡会是合法的权益,但是在大陆立刻遭到警方的禁止。不久他在三亚结识了台湾民主志士陈赐麟先生,一夜畅谈,共同决定组建海南青年会。而后因心情激越,共同畅游大海,入海一两公里后,遇到风高浪激,陈突然抽筋,张林奋力救助,经过一番拚搏,二人才战胜死亡。青年会也遭到封杀。他们又决定成立中缅边境自由战士基地,武力抗击中共专制,拯救中华。张林负责秘密购买武器,以及招募自由战士,他下瑞丽,走腾冲,寻找从缅甸人民军受里流散出来的大批武器。结果警方觉察,陈赐麟先生逃往国外,张林也逃离瑞丽,用他自己的话说:“终止了这个疯狂的计划。”

1988年12月到北大、清华串联,和王丹、沉涛、纽约时抱记者武洁芳与纪思道、李淑娴等往来交流很多,遭到追捕,夜晚逾墙而逃。回到家乡不久,于1989年4月17日,正式发起蚌埠民运,与全国性的悼念名为胡耀邦,实为呼求自由民主的大潮遥相呼应,又受到追捕,逃亡至厦门,立刻深入几个大学,参与并影响那里的学潮,不久复回家乡蚌埠市,继续领导那里的民运。5月21日带很多人冲进各大单位,引发民众,带人冲向火车站,冲散拦截的大批军警,营救外地进京被拦截的学生,领导蚌埠市的学生和市民实行了七天的集体绝食,自己同样昏迷过去。六.四之后,带领数千人,冲进市委大院,主持悼念六四,声势浩大,6月7日下午,集体和警察打斗,失败,6月8日晚被捕,被关押在号房里,利用做火柴盒的机会,在火柴盒上写了大量的“民主万岁”、“自由万岁”、“正义必胜、暴政必亡”。

这种反覆遭到追捕,带领民众和军警打斗,在号房里敢于继续利用干活的机会宣扬自由民主思想的行为,在共产铁幕之内,随时会遇到危难,敢于如此行动,需要非凡的勇气!

1991年出狱,开办三楚学校,开课当天就被抓走。当年十月,和女友高君决定投渡香港。至深圳,经过准备,夜晚冒着生命危险,潜伏到边境,费尽了心力,剪断了两道铁丝网,越境被英国皇家警察抓捕,不久遣返。

回到蚌埠,高君被工商银行开除,他们不得不做服装谋生,他天性是重义轻利的诗人性格,生意不好,窘困到以煮黄豆加馒头为生,仍然毫无气馁,继续四处走动,到了北京,找到李海、王丹、刘念春等,交流策划如何深入推进民运,领《华盛顿邮报》记者孙晓凡、加拿大《环球邮报》记者黄明珍、英国《BBC》记者麦杰思,深入蚌埠市怀远农村,采访过程种,有这样的事件:一个地方,八万人被迫挖沟、修路,每天只补助八毛钱,不干就罚款或者批斗;还一个地方,村长贪污了几十万,村民告状几年无果。

因为这样的采访,触犯了地方官员的利益,遭到压制,王庭金因此被抓捕,张林的表弟维方被关押,县政府将这个本来形势新闻自由的事件,定性为里通外国出卖国家机密的反革命事件。

高压征服不了张林追求自由民主的热情,他又到了北京,和刘念春合作,发展《中国劳动者权利保障同盟》,二人在江苏浙江一带串联,计划六四五周年游行示威。但是中国是军警统治加秘警统治,到处都是秘密警察的触角。他们的活动早已在警察的掌控之中,5月26日在刘念春家张林被捕,在通县看守所,受伸中遭到反覆毒打两个多小时。

1995年4月,在安徽南胡劳教队,指导员徐文奇一向邪恶,将他铐在篮球架上殴打,张林为了维护做为一个人的尊严,开始反抗了,大声揭露殴打在押人员的违法性,并且用脚踢倒徐,挣断铁链,抢夺徐的电警棒。

在中国的各种监禁场所,警察殴打虐待犯人、在押人员和劳教人员是家常便饭,法律形同虚设,上告无门,警察们不是对此麻木,就是认可,久而久之,被打的人们认为挨打是习惯,很多警察不但形成这样打人的习惯,还认为是需要是权利是专制手段。敢于和警察辩论的人,甚至是由于被打的多了因为感情冲动而表示反抗的人,比如仅仅是举起劳动工具,以示怒气,不是遭到经久的殴打虐待,就是被以“杀人未遂”一类的罪名枪毙了。半个多世纪,恐怖延续于中共各种监禁场所,将被关押的人员沦落为丧失反抗意志的,丧失权利意识的受害者。这样的环境里,张林敢于以生命为抵押,公开反抗,勇气是何等的非凡!

1997年7月,张林流亡美国,一到那里立刻参加了中国正义党的组建工作。在纽约的一次集会中,与董觉民以及威镇全美华埠的勇士魏泉宝一起,将在台上大骂民运的共特押下讲坛。

1998年10月29日,张林自美国的甘迺迪机场飞回。他的灵魂属于民运,他的事业基地永远在大陆。他要返回大陆,和邪恶的力量一博,以推进民运的进程。中途在香港和共特周旋,到了深圳罗湖关口,遭到扣押、搜查、驱除出境,但是他们立刻偷渡广州,次日被捕。这次官方以“偷越国境”名义,劳教张林和魏泉宝三年。这个三年里,他不仅经受了人类最黑暗的牢狱和殴打虐待,而且蒙受了不白只冤枉,那就是外面传说他和魏因为嫖娼而被劳教。

放弃美国的优越的生活环境,冒着随时会遭到逮捕和监禁的危险,明知中国的任何监禁场所,都是消耗人生命、损害人身心的地狱,他仍然置之不顾,着需要非凡的勇气。

还有一种勇气,更加珍贵,更加难得,那就是抵制世俗观念、违背亲友意愿的勇气。在中国,一个名牌大学生,只要他随波逐流,甘愿做中共的驯服的工具,他可以又科员而科长,又科级而处级,或者经过十年左右的混事,博得副教授或者教授的头衔,过上小康无忧的生活。如果他有野心,加上乐于欺上瞒下,玩弄手段,那么他可以富贵而显达。而目前的唯物主义潮流遍布神州,就是小商小贩,捏脚坐台,打流混事,都可以很快致富。于此社会环境和社会风气之中,一个人决心选择民运,经常被迫处于穷困潦倒之中,不能拥有大众所青睐的轿车洋房,甚至不能拥有最基本的生存所需要的积蓄,经过遇到世俗的冷眼,经常遭到亲友的埋怨,不具有权力背景和后门关系,不能为亲友谋取一点物质利益,却要横下心肠和庞大的冷酷的暴虐的专制主义抗衡到底,这需要何等非凡的勇气!

张林拥有这样的勇气,而且他的勇气在我们同道中也是屈指可数的。请容许我再次借用作家郑义先生的话语:“在民运中,像张林这样勇敢而纯洁的人,是不多见的。”

行动家张林

张林不是坐而论道的人,他坐言起行,与那些貌似公正的学者教授,有天壤之别。那种人,龟缩在自己的书间,更多为了自己的世俗利益,放弃了勇敢,为了博得当局的认同,或者为了避免政治迫害,他们说些无关痛痒的话语,还自以为有学识见解,为了替他们自己的懦弱或没有血性辩解,无端指责真民运勇士。这种人至多是伏尔泰所说的“懦弱的好人”,伏尔泰曾经说过:“懦弱是好人最大的不幸。”他的意思是什么呢?他在说:如果你善良,如果有点良心,可是你不敢抵制邪恶,那么你对人类还有什么用处?

良知是张林的灵魂根基,勇敢是张林灵魂的主导,行动是张林的灵魂的驱力。他从来没有普通书生的算计,也不像那些懦弱的好人那样虚伪。他的坚强志愿是推进中国社会的民主进程,将中国从马列主义的毒害之下,拯救出来。

请看八十年代,有几个人能够果断抛弃铁饭碗的束缚?这个有十三亿的国民,几十万文人、学者、教授的国度,几个人能够彻底放弃对专制主义之下的世俗性享受的迷恋?几个人能够一次又一次立刻采取大胆的反抗?当我们大体阅读《勇士张林》那章后,我们就大体看到张林任何时候都是行动派,不是空谈派,他是中国文人学士队伍里的一支傲立的行动之花。

思想火炬张林

(待续)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2005年6月中旬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