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天水:高压的崛起

Share on Google+

——纪念前年香港七一大游行

九七年中共接管香港之后,香港的经济繁荣开始萎缩,总是一向缺少劳工的香港,开始大量失业;股市不断下跌,经济总量下降;更重要的是大陆当局千方百计操纵特区政府,提议二十三条立法,企图以防范“颠覆”、“煽动颠覆”、或者“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等国家安全名义,将大陆的许多恶法条款引入香港法律,以便克减直到消灭香港人民享受以久的人权和民权,将大陆惯用的统治模式输入到香港,完成“社会主义”对香港的改造。

二00二年九月二十四日,香港政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条发表立法谘询文件目的就是如此。该文件发表之后不久,就立刻受到来自全球性的抵制,而香港人民抵制尤为激烈。民主党党魁李柱铭旅行欧洲,力争欧洲政界支持民主派,反对二十三条立法;美国政府呼吁香港政府要尊重公议;年底,民间人权阵线首次发起反对二十三条立法大游行,参加六万以上;二00三年六月,美国总统府发表声名,六月二十日,强调香港为二十三条立法的条例草案,可能会损害香港的人民的自由和自治;接着这个世界民主堡垒的众议院,以压倒多数,通过决议案,要求香港和中国政府搁置立法,同时敦促香港实行普选;至七月一日,香港社会五十万以上的市民,走上街头,反对二十三条立法;七月九日,民间人权阵线在立法会大楼外举行集会,集结五万余人,继续反对二十三条立法及呼吁民主普选;七月十三日,香港民主发展网络及宗教团体在立法会大楼外举行集会,争取行政长官及立法会普选,参加者一万五千余人。

在这种强大的民意压力之下,到了九月五日,北京政府授意特区政府的首脑董建华表示,为消除社会对二十三条立法的疑虑,决定撤回《国家安全(立法条文)条例草案》。

在那场延续了半年多的抗击专制主义,维护基本人权,争取自由民主的潮流中,我们看到了香港人民在高压下的奋起。无论中共专制派的舆论多么严厉,充满恐怖气味,无论大陆旧体制的辩护者多么善于诡辩,无论特区首脑如何听命于北京政府,香港人民仍然懂得珍惜享受以久的自由民主的价值,为了维护这种价值,他们勇敢地走向街头,行使他们的基本人权和公民的权利,以非常有序的游行示威,表达了他们的政治诉求,抵制表面上是特区政府,而实际是中国大陆政府的专制派想在香港推行专制主义的意图。

民主党、支联会、民间人权阵线、很多宗教团体,以及很多民间社团,在联合民众,形成群体抗争力量方面,付出了非凡的努力。努力是奏效的,游行示威声势浩大,惊动了整个世界,赢得了民主大国的坚决支持。

香港的“七一”告诉人们,合法有序的抗争,表达人民的政治诉求,不但不会带来社会秩序的混乱,相反有利于将真正的混乱,即专制主义的无法无天,遏止在初发的状态。自由民主才能带来真正的秩序,除非它是假的自由民主,或者是被独裁者们利用了的自由民主。而真正的自由民主,一定会将一个社会从将要失衡的危险边缘,拉到正常的轨道上。而必将垂诸史册的香港人民的七一,正是将香港社会从失衡的危险边缘拯救到正常健康状态的范例。

香港和台湾,是中华民族仅有的自由民主的两小块家园。因此香港人民的有限胜利,稳固了中华民族现有的自由民主营地,它已经深刻地影响了整个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或许在未来整个中国的民主化道路上,人们将普遍地借鉴香港人民的做法,有序地行使自己的基本人权和民权,合法地给政府施加压力和影响,以便政府能够尊重民意,和平理性地达成社会和谐。

尽管目前大陆政府对待大陆国民的游行示威,无情打压。但是经过更多的很多年的连续压力之后,中国政府有可能不得不变得日益温和。只要民主大国、中国的异议力量、民众中的抗争力量,能够逐渐整合,类似于香港“七一”大游行的民权运动,将来会在大陆彼伏此起。同时“七一”告诉了中共高层,人权、自由、民主,必须获得尊重,当局必须放弃高高再上的旧习惯,逐步实现与民间的和解与和谐,学习官方和民间的平等的协议能力否则,全国性的民权大潮,将以难以想象的冲击力,摧垮中国旧体制的同时,强烈震撼中国社会,直到它的崩溃和解体。

2005年6月27日 于南京东山

************************************************************

《人与人权》

阅读次数:1,2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