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贻春:王朝循环论——中国盛产皇帝

Share on Google+

泱泱中华大地,已经历了五千年的漫长岁月。自三皇五帝到于今,帝王辈出,皇恩浩荡,中国人民皆以跪拜之大礼企盼“英明圣主”救我于水火之中,故而人权丧尽,权威肆虐,造成贫穷、落后、愚昧,不足以与当代文明之先进相提并论,岂不悲哉?

有感于此,作“王朝循环论”,以剖析其弊,振聋发聩,言独立之言,作金石碰撞之声,不抒不足以平抑心头之愤懑而已。

(一)中国盛产皇帝

中国,地处东亚,属亚热带,亚温带气候。五千年来基本上是农业国,迄今未有根本改变。古代与现代,连绵不绝的征战,烽火燎原的起义,尔虞我诈的争夺,莫不是为著一个“权”字。成功的起义首脑,便可以龙袍加身,加冕帝冠,端坐于皇帝宝座之上,集权于一身,下诏或颁令,或刊发“最高指示”之类的圣旨,于是乎,文武百官,庶民百姓,无不跪下领旨,山呼万岁万万岁。时至今日,也有站著领旨的,但观念却是跪著的。

大凡称皇帝或不叫“皇帝”的真皇帝的,倘若没有特别的变故(或被谋杀于官帷之中或因骄淫而中途病亡),无不老死于任上。尽管七老八十的,也要安稳地坐在皇帝的宝座上,以便于更好地为天下的臣民(人民)服务。尽管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但也仍旧保持其永恒的领袖之神威。

有的皇帝倒很聪明,得知自己不久于人世,便会把他所选定的太子(通常是皇帝的长子)叫到他的卧榻前郑重其事地把国玺交付于后者,命他坚持皇权,一百年不动摇,一千年不动摇,一万年不动摇。如果该皇帝膝下无子,或太子实不争气,只知道终日逗蟋蟀为顽乐,那么皇帝就得别想他法了。他就不能不选定某个他所欣赏也很喜欢的人 —- 对他心思的人来充当他所谓的接班人 —- 成为全体臣民的新一届的英明领袖。

也有一些特殊情况的,那就是由于皇帝的某个大臣或丞相拥有重兵、重权,逼得被驾空了的皇帝不得不拱手相让皇帝的宝座于拥兵在握的大臣或丞相。古代管这叫“禅让”。公元216 年,汉献帝“禅让”帝位于曹丕;公元265 年,魏帝又把其位“禅让”给晋武帝司马炎。其实,“禅让”制是世袭制的变种,是一种扩大了的世袭制。仅凭皇帝老子个人的好恶便可以让一个随便的什么人当上全体臣民的英明领袖,这就是中国境内所可能发生的铁的事实。这种情况不但现在有,将近2000年以前有,就是在5000多年以前,“禅让制”就已十分发达了。

除了上面所讲的(1) 打天下者坐天下;(2) 世袭制或禅让之外,还有第三种当皇上的方式:政变制。翻开记述宫廷政变的书,无不是鲜血淋沥、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你死我活。谁能通过非正常程序把皇帝搞掉,谁就会名留青史、改国号、立新号,成为一代新王朝的创世之主。

北周末年,帝权旁落,国丈杨坚专权。581 年,杨坚称帝。建立隋朝;626 年,唐高祖李渊次子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杀死了他的哥哥李建成和四弟李元吉,迫使高祖禅位,尊李渊为太上皇,自封唐太宗,立国号为“贞观”;960 年元旦,后周将领赵匡胤率大军行至陈桥驿宿营,第二天黎明,呼声大起,赵匡胤酒醉方醒,只见众将列队庭前,赵匡胤弟赵匡义和众将齐声说道:“诸将无足,愿请汝做天子”不等赵匡胤回答,便把准备好的黄袍披在他身上,然后一齐下拜,高呼“万岁”。此事称“陈桥兵变”,是赵匡胤策划的军事政变。接著,赵匡胤率军回师开封,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通过这些事例足以证明,政变制是封建专制王朝的通行体制。凡是符合上述三种政权来源方式之一种的,就是传统的帝王之制,无论这种政治体制被冠以何种美妙的和伟大的名称,其实质是与几千年的封建帝王毫无差别的。换言之,改头换面的帝王仍然是帝王。就皇权之来源,概况莫不如上述所论。就皇权的运行而言,试作以简略说明:

皇帝历来集立法、行政、司法于一体,这就是专制,独裁:“朕即国家”“朕即法”。皇帝的意志,就是以文字形式表现出来的法律规范;

皇帝是国家的最高行政首长:颁布政令,无孔不入地参与社会的各方面管理事务,形成全面控制的紧约束机制,委任各级官吏,分封皇亲贵戚执掌各级行政大权等等;

皇帝统率司法:有的朝代(例如明朝),皇帝不仅经常过问狱讼,还常派出亲信的宦官监督和控制司法机关的活动。皇帝的亲军锦衣卫和宦官掌握的东厂、西场,都拥有极其广泛的司法权。

皇帝不但立法,而且还执法、还司法,所以就必然地独裁。这种毫无约束力、更没有控制力的皇权,成为中国几千年停滞发展与进步的万恶之源。

既然是君权神授,那么皇帝就一定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知、无所不晓、富武当车、才高八斗,真乃是盖世奇才、举世无双。用今天的语言来讲,就是“中国几千年,全世界几百年”才出现的唯一。因此,皇帝不但政治上火眼金睛、洞察秋毫,而且经济上也堪称学问大家,经邦济民、普渡众生;不但经济上行家里手,文艺方面也是卓有建树,字字珠玑、珠园笔润;不但文艺上具有其无可取代的指导意义,而且在社会生活的一切方面、一切领域、一切事物,都要以皇帝的“金口玉言”唯马首是瞻。于是,御用政治经济学、御用文学、御用哲学、御用社会学、御用法学、御用历史学、御用教育学等等,在堂而皇之、冠冕堂皇的歌舞升平中以全面诠释和注解的方式毫无创造力地生成和发展起来。

既然是君权神授,那么作为神化了的皇帝就不会犯下任何错误,至少生前不会犯下任何错误,更不用说会犯下什么罪行了。所以作为一定朝代君主的皇帝,任何好事都是皇帝做的或者是按照皇帝的“最高指示 —- 圣旨”做的,因此皇恩浩荡,这就叫做“吃水不忘打井人、幸福不忘老皇帝”;然而一旦发生了什么灾难或者整个社会陷于混乱之中,甚至某些不好的事情发生了,那么无论是皇帝本人还是臣民们,都会把罪责推卸到大臣们的身上,有的大臣尽管忠心耿耿,但也逃脱不了当“替罪羊”的厄运。

正因如此,唐朝的安禄山打出了一个“清君侧”的响亮口号,要推翻唐明皇的丞相杨国忠;宋朝也出了个“只反贪官、不反皇帝”的梁山泊农民起义。总之,这种种表现为皇帝的恣意妄为、为所欲为和无所不为开辟了广阔的空间,也为中国人民的悲剧奠定了雄厚的基础。

旧的皇帝打倒了,新的皇帝又站立起来。老皇帝死去了,儿皇帝秉承老皇帝的遗志又开始了千秋大业的建竖。五千年来,灾难深重的中国人民就是在这样一种一代又一代皇帝的更迭中走过来的。是不是这种状态还要继续下去这种状态,就不得而知了,只得留给人们作进一步的思考。

中国盛产皇帝,中国的皇帝迄今已达620 个之多。中国皇帝数目之多,恐怕世界第一。就皇帝的产量而言,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堪与我国相比。

文章来源:作者文集

阅读次数:1,13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