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平、赵昕、李国涛、王森、颜均等现状

居住在山东的李建平5月26日遭到拘禁,6月30日遭到逮捕,罪名是“诽谤政府罪”。三十多岁的李建平,八九民运时期,是上海建材学院的学生,高自联的首要人物,那个时代,他就是一个坚定的民主主义者。后来因此而遭到监禁。

今年来发表了很多主张和平理性改革的文章,除了尖锐抨击“一案两凶”、文字狱、腐败之外,他甚至提醒大家要对胡温政府保持耐心。他的文章思路清晰,概念完整,没有丝毫的含含糊糊或模棱两可。他赤诚的忧国忧民,倡导正义,批评时弊,倒被构陷成“诽谤政府”。这个被“诽谤的政府”,在很多民国看来,不但不能有效为民服务,相反越来越变得低效无能、逻辑混乱、是非颠倒了。

昨天我们才找到他家里的联系方式,电话里获悉,他的辩护律师已经见到了,如果莫少平律师或高智晟律师能够帮助的话,到了起诉阶段,他的太太续晖想请莫律师或高律师做李建平的辩护人。近年来,由于暗中的干扰,加之自己生性慷慨好义,李建平入股十多万元的公司生意很差,家中万分艰难。顺便在此将建平太太续晖的电话告诉自由亚洲之声的方圆—86-553-3167720(H),86-130015166226(移动电话)。

赵昕,一个干练的民主主义者,表里如一,言行中体现了一贯的宽容合作的精神。大学时代参与了八九民运大潮,而后遭到监禁。近年来,一直积极呼吁社会改革,批评政治腐败,倡议人际和谐。去年因为申请公开悼念赵紫阳而遭到刑事拘留一个月,现在还处在取保候审之中,半年多来,经常警察把门,被软禁在家中,昨天晚上,正要出门办理私事,又遭到了同样的软禁,警察告诉他不可以出门,根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

李国涛和外界的联系,完全被警察隔断。他成了上海嘉定区国保警察随意蹂躏的对象,随意传讯他,随意封他的门,将他堵在屋里,随意敲打他。宪法上的人权和国际公约里的人权,被上海嘉定区警察们,否定干净。在那些警察的眼里,他们打人就是执法。悲惨的中国呵,打人竟然成了堂皇的执法。

王森,一个敢于帅众同政府说理的人,一个坚强的民主义士,其家中目前惨况非局中人难以想象。大纪元繁体版如此报道过:“被中国政府以煽动颠覆罪判刑十年的四川民主党主要人物王森在狱中患糖尿病,生命垂危,他的家属要求保外就医,但被当局拒绝。外界也开始关注王森的命运。王森是四川民主党的领袖,在2000年11月23日四川省达州市青花钢铁总厂,全厂五千多工人抗议政府宣布该厂关停,厂方要无条件的辞退工人,抗议活动遭到镇压,数名工人代表被捕。之后在12月,王森带领四川的一些民主党成员,在达州市街头贴满抗议书,要求无条件释放工人代表而被捕,至今已三年多,王森的妻子魏心玉在四月中旬去狱中探视他,发现王森骨瘦如柴,与他以往一百四十斤的身躯比较,瘦了五十斤,并且面色苍白,浑身无力,魏女士在星期二对本台记者表示:他看起来很瘦很瘦,瘦的无法形容,看起来很可怕,脚踝好像有我的手腕这样小,看起来真的是很伤心,很可怕,脸苍白,浑身无力,现在情况很不好,没办法。魏女士还表示,由于监狱医院条件差,收费又昂贵,她带者两个孩子生活,又没有稳定的收入,一年还要向监狱缴纳二千多元王森的生活费,根本没办法支付额外的费用。她之前已向监狱缴纳了一千多元的医疗费,但王森的病情仍没有明显的好转,因此,她之前已向监狱提出保外就医的请求,但监狱不仅拒绝她,还警告她说不能把王森的事情告诉任何人,否则后果自负。”

他的未成年的女儿,曾经给民主义士许万平写过信,重庆警察根本没有保护妇女儿童的意识,到她的学校里当面核实信是否是她所写。

王森家庭,迫切需要众人的帮助。

昨天晚上,陕西的异议人士颜均来了电话,非常激动,表示将于7月7日上午到省政府门口。他申请出国护照,受到干扰阻挠,其母亲担忧儿子的安危,已经在西安陪护一个月,焦虑愤怒,几乎压垮了她。作为儿子的颜均,见到自己合法权益遭到剥夺,见到自己的母亲为了儿子,同样受到了重大的精神打击,愤怒不可遏制了。估计他想用舍生一拼的方式,来争取公正,目前预定的电话还没有来。在强暴的专制机器面前,他的义愤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呢?

人权到处都在受到侵犯,中华儿女牛马化的说法难道不是恰如其分吗?

杨天水于南京东山

05年7月7日

作者文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