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

近来杭州的雨水绵绵不断,阴郁的天气,沉闷的雨声,快要死亡一样的铅灰色苍天,似乎一起为神州哭泣。哭泣我们神州仍然为专制制度和腐败势力所垄断,哭泣很多英雄儿女仍然在铁狱的羁绊之中。

于此末日般的气氛中,遥望西南,我们是多么思念英勇不屈的自由民主战士陈西先生!他就是仍然在铁狱的羁绊之中的一位勇士。

陈西是生活和奋战在贵州的人。贵州的自由民主运动,是我们中华民族追求自由民主运动的主流力量之一。自中共专制派掌握国家政权以来,贵州的抗争和全国各地一样,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里产生过启蒙社以及非常多的英勇的战士。黄翔、陈西、卢永祥、李任科、黄燕明、廖双元、曾宁、康成、杜和平、王顺林、张鑫佩等等,自七九年以来,接连不断地发起冲击,面对残忍暴虐的专制腐败,他们从来没有畏惧过,从来都按照良心和正义的原则,履行一个民主战士的职责。陈西是这个群体中非常出色的一个战士。

八九年中国民运大潮期间,陈西和杜和平、王顺林、张鑫佩等积极参与,带动工人、学生、市民,示威呐喊,向专制腐败势力发起冲击。贵阳的次南门、河滨公园、春雷广场、贵州省省政府院内、以及贵阳的很多街道上,到处都留下了他们的标语、传单、演讲、呐喊、呼唤。

一九八九年五月十七日到十九日,那个时候陈西名字叫陈友才,他和杜和平、李黔刚等,将号召公民前往春雷广场声援学生爱国行动的集会通知广为张贴,于是有几百名学生和市民应声而来,在广场集会,高声抨击专制腐败,当时人们高高举起“工人罢工、学生罢课、教师罢教、商人罢市”标语,在市内和省政府院内游行,陈友才的演讲激动人心,号召公民放弃顾虑,勇敢起来和专制腐败势力战斗,杜和平忙于在游行的队伍里散发传单,传单上号召公民要“勇敢地燃烧起人权的火焰”。

专制腐败的势力,当然不能容忍自由民主的运动。于是他们的司法机构,也就是他们的专门以镇压自由民主的诉求为乐事的公检法,联合行动了。先是在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强行收审了陈西、杜和平、王顺林、张鑫佩等。后来逮捕了他们,到一九九零年二月五日,对他们提起公诉,实质上是专制腐败势力,对自由民主战士的私设刑堂,罗织构陷。那份名义上叫做贵阳人民检察院的“筑检刑诉(1990)第七号”起诉书部分内容如下—

被告陈友才,男35岁,汉族,广西玉林人,大专文化程度,系贵阳金筑大学政工干部,住本市小河轴承厂宿舍一号楼付五号。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因成立非法组织被贵阳市公安局收审,同年十一二十五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经贵阳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贵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杜和平,男,34岁,汉族,贵阳市人,初中文化,系经营书籍个体户,住本市文化路47号,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因成立非法组织被贵阳市公安局收审,同年九月十一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经贵阳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贵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被告王顺林,男,30岁,汉族,贵阳市人,大学文化,系贵州省党校理论研究所工作人员,住本市枣山路120号,一九八九年六月二十二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经被贵阳市公安局收审,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因反革命宣传煽案经贵阳人民检察院批准执行逮捕。

被告张鑫佩,男,39岁,汉族,安徽肖县人,大专文化,系贵州高原科学研究所咨询公司经理,住本市市西路88号。一九八九年六月十三日因成立非法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案经贵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由贵阳市公安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张鑫佩、陈友才、杜和平、王顺林组织、领导积极参加反革命集团、反革命宣传煽动一案,经贵阳市公安局侦察终结,于一九八九年十二月十五日移送我院审查起诉。

……

检察员刘玉吉一九九0年二月五日

后来,这群中华民族的良知者和他们的全国各地的同类一样,都遭到残酷的打击。陈西,也就是当时的陈友才,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贵阳市教育委员会“筑教人批字(1990)第21号”文件,关于开除金筑大学职工陈友才工作籍的决定写道—金筑大学:经市教委研究,同意学校意见,决定对犯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的你校职工陈友才给予开除工作籍处分。特此通知。应予公布。贵阳市教委1990.8.18抄送:市人事局、市编委、市公安局、教委计财处、保卫处

一九九二年六月上旬,陈西刑满了。三年黑暗的牢狱生活,是异常残酷的。原来我以为我所经历过的地处南京东郊的江苏省龙潭监狱,是个非常残忍的地方。后来接触了很多在江苏其他监狱服刑过的人,接触了贵阳的一批自由民主战士之后,才知道包括陈西在内的他们,经历的监狱才是这个现代世界最为黑暗残酷的人间地狱。比较之下,江苏龙潭监狱的物质水准,警察的平均道德水准和法制观念,要比那些监狱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了,而江苏龙潭监狱所犯下的罪行,也要比那些监狱小得多少得多了,难怪江苏省监狱管理局给过它文明监狱的称号。

然而,牢狱的折磨,非人的待遇,都未能摧垮陈的坚强的自由民主的信念。他出狱后,继续追求自由民主,一边设法创办了贵州图腾科技实业公司,一边继续呼朋引类,探讨战胜专制腐败的,复兴中华民族的大计。很快一群非常优秀的自由民主战士,聚集到他的身边。这群人后来我接触过,感到他们的身上拥有丰富的内涵、极多的潜力、以及非常好的道德水准,每个人都过着无怨无悔的贫困生活,但是他们仍然在继续抗争,没有一个人向专制腐败的势力低头,没有一个人产生过退缩情绪,其中有廖双元、黄燕明、卢勇祥、曾宁、李任科等。

专制腐败势力的工具,公检法再次联合行动,迫害这批优秀的有良知的民族精英,中共的国家安全局公开地参与了这次迫害行动。贵阳市人民检察院(1995)筑检刑起诉字第200号起诉书部分内容如下:

被告人陈西,又名陈友才,男,41岁,(一九五四年二月二十九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广西玉林人,贵州图腾科技实业公司董事长,住贵阳市香狮路98号。一九八九年六月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一九九二年六月刑满释放。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七日又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被贵阳市国家安全局收容审查。一九九五年八月十六日,经本院批准,由贵阳市国家安全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廖双元,男,42岁(一九五三年四月二十八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贵州省贵阳市人,系贵州图腾科技实业公司法律顾问,住贵阳轴承厂宿舍。一九八九年六月,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被劳动教养三年,一九九二年六月解除劳动教养。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又因反革命宣传煽动被贵阳市国家安全局收容审查,同年八月十六日经本院批准,由贵阳市国家安全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黄燕明,又名黄忠民,男,35岁,(一九六0年六月十一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四川重庆市人,贵阳市云海装饰公司经理,住贵阳市山林路59号。一九九五年六月六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收容审查,同年八月十六日经本院批准,由贵阳市国家安全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卢勇祥,男,49岁(一九四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出生),汉族,高中文化,贵州安顺市人,系贵阳金河康乐有限公司行政部主任,住贵阳市解放路91号。一九八三年十月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一九九0年十月刑满释放。一九九五年六月六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被北京市公安局东城分局收容审查,同年八月十六日经本院批准,由贵阳市国家安全局执行逮捕。

被告人曾宁,又名:胡民,男(28岁六月二十一日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湖南省新宁县人,贵州省图腾科技实业公司职员,住贵阳市外环城东路14号。一九九一年四月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被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一九九五年四月刑满释放。同年五月二十五日因反革命宣传煽动案被贵阳市国家安全局收容审查,同年八月十六日经本院批准,由贵阳市国家安全局执行逮捕。

……

代理检察员苏松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十二日

后来他们都判处了重刑,陈西是有期徒刑十年,至今还在监狱,倍受人间地狱的摧残。

国安和公检法为什么要如此迫害摧残这群民族良知和义勇战士呢?无非是这些人希望为六四正名,希望中华民族实现自由民主的制度。而这样正义的愿望和举动,是专制腐败势力的最愚顽的帮凶—国安、公检法等门—一定要予以镇压的。这些部门由于他们的特殊性,凡是正义的事业,他们都竭力镇压,而且往往怀有一种愚昧的愤慨;但是凡是邪恶的势力和罪行,就是说凡是专制腐败势力或者他们庇护下的匪帮流氓的势力和罪行,他们往往麻木漠然,视而不见,很多时候,不敢得罪他们,连正义感也丧失殆尽,直至为他们做假证,为他们做保镖。

我们看看陈西他们的行为,真的应该受到严酷的法律惩罚吗?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一日,廖双元、黄燕明、为曾宁接风,他们接风的方式是独特的,集合了徐国庆、叶华、王全政、王军、袁军、胡康伟、陈宗清、陶玉平(这些朋友后来都遭到另案处理),前往贵阳市黔灵公园,为二十年代国民党民主人士简孟平扫墓。聚会期间,他们自然要猛烈抨击中共的专制腐败。

陈西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九日,黄燕明和陈宗清、王军在贵州师范大学对面的一家火锅店聚会,讨论自由民主运动的期间性的目标和高级目标。陈西提出要求为六四平反,促进中共开放党禁,实现中国社会各个党派的平等竞争,由民选而产生联合政府,最后实现中国社会的自由民主制度。

同年五月一日,陈西、廖双元、黄燕明、曾宁聚合徐国庆、叶华、王全政、王军、袁军、胡康伟、陈宗清、陶玉平等同道,到贵阳轴承厂廖双元的家里,秘密集会。他们认真地讨论了中国社会的混乱的腐败的国民无权而受难的局面,讨论了世界的自由民主的潮流对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有利性,认为必须用自由民主的制度取代作为腐败和落后的温床和支柱的一党专政。陈西提出贵州的民主运动,要不怕牺牲,敢为天下倡,先点起第一把火炬,并计划一九九五年六月四日发动工人、学生上街游行,大家的分工是:陈西总负责,廖双元负责安全,黄燕明负责宣传。会后,陈西、黄燕明、王军、陈宗清等于五月八日到贵州大学,举办讲座,宣传陈西的“绿色文化”,散发大量的宣传自由民主的印刷品。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四日,在王全政家,陈西、廖双元、黄燕明、卢勇祥等人首次结识聚会。卢是廖的老朋友,经过廖的介绍,他那坚强不屈的信仰正义的心灵,和另外几颗整天为自由民主而跳动的心灵,碰撞到了一起。五月十七日,他们几个人,又在贵阳市河滨公园“南苑”茶社,商量如何通过传单启蒙民众,揭露专制腐败,并决定在北京贵阳同时散发。五月二十日,他们再次聚会此地,讨论了卢勇祥起草的《给中共党魁的公开信》,落尾署名“中国民主党贵州分部”,陈西、黄忠民、曾宁、卢勇祥。后来不久,陈西还委派曾宁去北京,找贵州籍的自由民主的先锋战士黄翔了解海内外民运的状况,并寻找联系海外的渠道和方式。

到了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五日,尽管廖双元、曾宁已经遭到拘禁,陈西等并没有因此而畏惧,指派王军、叶华、王全政等在贵阳散发《给专制独裁者公开信》和《寄言同胞书》1500余份,另外卢勇祥和黄燕明携带500份去了北京。

一九九五年六月四日卢黄二位勇士,在北京四处寄发带有启蒙性质的,也带有自由民主政治纲领性质的传单,傍晚也就是十九点四十分,他们明知无法脱身,仍然以精卫填海的精神,在天安门广场人群中,大胆地散发了500余份,当时就遭到专制腐败的工具性帮手—警察的抓捕。

在贵州的自由民主运动中,陈西先生总是一马当先,忙碌不停,组合人马,聚集同道。他和专制腐败势不两立,爱人权爱民权如醉如痴。

他同样不屈不挠,第一次三年,这次又是十年,专制腐败势力剥夺了他的自由,用监狱牢笼他最美好的年华,但是无法剥夺和牢笼他爱中华爱民权的信念。我虽然还没有和他见面,但是我们的心灵早就应该是跳动在一个战壕了。明年五月二十六日,是陈西先生刑满的日子,我们相信,他一定携带着坚定信念和更加成熟的心灵,重新回到我们当中,那时中国的自由民主运动,将因他的继续参与而焕发新的光彩。

杨天水于华东2004年十一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