谨献给今晚,此刻,正在以手无寸铁的血肉之躯改写和创造香港及中国历史的香港学生。

这样一位孩子
哪怕绝望的到来,他也在期待
这样一个时辰
这孩子在万头攒动的公社里才更无助。

这样一位孩子
看见公社里冲出疯狂的时代列车
公社里的母亲正为另一名孩子授乳
这样一个时辰
这孩子听到了他自己的吼声
猛然间他已在荒凉里拔节、成熟。

这样一位孩子
哪怕绝望的到来,他也不避开
这样一个时辰
这公社里全是人的绝望
劳动者的腰被份内的果实压弯
这孩子独自到天空下捧出自己年轻的脸。

一九九一.五.一四

世界图景

远方,风暴中升起的尘柱仿佛凝固
在风暴中吃力地支持住身体的人们
像一座座无言的雕塑
这是风暴最猛烈的时候
我看到了那么多不动
远方,距离我究竟多远
我殉难般走向那里又如何
让我消失在风暴之中
在那巨大的尘柱后面
在风暴中那站立著的人们后面
比远方更远!

接触到风暴的手不会抽回了
又一个个人的投入
风暴的核心,远方的秘密
在风暴中静止的众人
挣扎、搏斗,还有谁能看见
还有谁在远方之外无动于衷
都卷进去了,都无法离开了
都静止了,都消失了
我欲喊出声的,还有谁能听到
我已喊出声的,像尘柱纷纷坠地
风暴又在哪里?

远方,依然是那么多的不动
仿佛一张画片我可以把它移走
而这一切我根本无法触动
我太弱,经不起这世界图景的无言
这打击甚至让我无法迈步
离得太远了,太盲目了
风暴过去之后我也丧失了目的
那众人开始走动了,开始交谈了
在刚像布景一样露出的房子里出出进进
我,一个个人,在人群外
在想像的、不可遏止的风暴之中!

就这样置身于一个天然的悲剧
就在这里殉难,不需要更远
没有人看到、也没有人听见
一个个人的牺牲是值得的
风暴中升起的尘柱因此辉煌
那众人群雕般的身姿也有了意义
我,是风暴的起源和成因
盘诘我、逼视我吧,众人
我的回答已经高声喊出了
在远方,在我灵魂中的远方匿去
无边的晴朗在无声中止不住地高高升起!

(孟浪著、梅丹理(Denis Mair)译《教育诗篇 二十五首(Verses on Education: Twenty-Five Poems )》,页50-51,香港:2014.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