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9 磨铁读诗会

/第48期/

在 · 中 · 国 · 写 · 诗

读诗读久了,大概都是在读人心吧!读经过诗人的心过滤过的事儿,一开始读还挺感慨因为读到痛苦太多了,像零星的刀片插在生活的各个角落,后来大概是习惯了,慢慢觉得逼仄的路后面一片坦然。

//
硬币帘儿 | 白水泉

那年寒假我们结婚
没有三大件
母亲在世就说了
安置你们三兄弟读了书
结婚的事就管不来了
老爸拗不过乡里乡亲的风俗
为我们办了正式婚俗仪式
那时也是两地分居
北京也没有分到房子
我在南京开始积攒五分硬币
当时就想,等有了房子
我要用这些个硬币
做一个房门帘儿
好让她
进出,都是钱的铃声
抬头,满眼都是钱

白水泉,60后,湖北农村人,现居京津,城际常客。

//
意外|叶臻

为买房子
找遍亲戚朋友
钱还是没法凑齐
愁得男的
又是抽烟
又是喝酒
妻用身体安慰他
哪知安慰得
相当尽兴
竟忘了
是在零下4℃作业
结果两人
又是发烧
又是咳嗽
不得不
又是打针
又是吃药
而更意外的是
安慰居然
有了意外
为了不让这个意外
将来成为一个
烟意外
酒意外
病意外
穷意外
两人在叹息声中决定
还是做掉这个
在零下4℃
产生的意外

叶臻,原名叶有贵,60后,安徽人。

//
我想长跪不起 | 盛兴

在学校门口,两个中年妇女
在追赶一个清秀的女人
我担心着不要把她摁倒在地
她终于被摁倒在地了
我担心着不要撕烂她的粉裙子
她的粉裙子终于被撕烂了
我担心着不要扯她的头发
她的头发被扯下了一缕一缕
我担心着不要扇她的耳光
没有扇她的耳光
是用脚踹她的脸
嘴角泛出血沫
她把头埋进土里
脊背颤抖不已
现在我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艳阳高照
这人间地狱
道德的钟声响起
孩子们放学了
围观的人群散去

盛兴,山东莱芜市口镇人,供职于莱芜交通局收费处。”下半身”写作诗人,诗歌入选多种诗歌选本。

//
传教与赶集 | 王有尾

腊月二十八
五舅妈从城里
来给卧床许久的
丈母娘传教
她用的是方言
说是太阳教
还是太阳神教
我也没太听明白
老丈人把她轰了出去
嘱咐我跟在后面
不行就开车把她送回去
我一路尾随她
来到村里年前的大集上
她正在买冻带鱼
看见我便问我
要不要买几斤
还说村里的带鱼
果然比城里的便宜

王有尾,现居西安,长安诗歌节发起人,首届李白诗歌奖获得者,出版诗集《怀孕的女鬼》。

//
招待 | 江湖海

初到沿海时
常有内地亲友来访
除了吃喝
精神方面的招待
是在家里
请他们看一张毛片
为避免尴尬
男女分别进屋观看
若是夫妻
特别安排一场
上次回家
参加表弟女儿娟子婚礼
表弟对我耳语
娟子是在你家怀上的

江湖海,曾用笔名银波,作品入选多种选本,现居广东惠州。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