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9 潜江诗群

颜彦

颜彦,生于1995年11月,湖北荆州人,重庆师范大学新闻系本科在读。

|梯子上的人

露出些许光斑的窄门
祖母爬进去祷告
她佝偻,祖父说:邪教
她伸手掰开影子
上帝说:邪教
她只是爱上一个抽烟的男人
爬梯子的时候
白雾往长裙底下钻
被她轻轻吐出来——
“阁楼小了点”
“今天的汤是不是咸”
他只是又吸了一口
像缩小一个伤口,缩短一段路

|枯荷

这些竖起的断桥,披上刺,像残存的战场
方向不定,折痕深浅制造新词
与某些目光成为姊妹,后者犹疑
前者生长。向天边,向麻雀,向一切

静止与流动之物的背离,没有语气
可供翻阅水域合拢的破碎
一朵,两朵,三朵叠加
绵软地站立与尖锐地坍塌

|引力

大梦绽开山坡
枕头吊满……
一卡车卵石
向下倾倒
我醒不来。
枕头变成云朵
他的胸口和心跳
有些稳
甘泉持续沁入她
人形芬芳
从修道院走过

“为什么我的吻只像玩笑?”
“我们病患相互忍耐。”

轨道远
轨道近
奇迹出现又消散
初秋天凉
抽身的路上我渴望淋雨
肌肤相亲,对应潮汐

|背叛

行走的人
睡眠是不知轻重的骨骼
弹奏易折之水
渐次拔出
枯荷
从手心的淤泥沉入持久
无限生长的丝蔓
说缓慢却也迅疾
只以坚硬示人的莲子
内里清苦
后来她同他们一样轻薄
只在梦里看见柔软的藕色

|生辰经

云像山前路,恒星未陨落
镜中碳火、翠竹、黄花皆可触
儿童手中塑料袋里装满风
沿徐渭笔下葡萄藤闯入人潮
我面披蛛网撞到美人额头,我愿做蜗牛

|芳年经

异地读夜,总有零件漂浮周身
趁醉敞开的喉间栅栏
随坊间口音治愈体内白蚁
相识小半生的剑客仍未放下屠刀
秘籍里他后半生也不会
为抵抗诸神虚构的阵法
他从他体内撕裂
完成这些时他身后是古村深井
醒来的瞬间永远有不知何夕的泡沫涌出
那都是他在每个地方相视而泣过的井
连着他体内的祖辈、后辈一起晃动的井
可是那些没有颜色的泡沫
为什么他耗尽毕生功力也追赶不到

|水性

走失,像蝙蝠低垂的翅
我曾深深凝视一眼
不可恐惧在白骨汤里被吞噬
随群舟任东任西
波谲云诡之地
我是空心的泡沫
我就适合旁若无人地哭
仿佛我和那岸边草鞋真的存在

|三分之二

想念的一瞥要划在刀刃上
寻酒前先观看轨道旁变幻莫测的石榴和红云
问路时老妇人收我两个铜板
孔隙厚度叠加,刚好让我退回被冒用的身份
我听到香从异域传来
剑山上蔷薇柔弱,檐角兽阴影欢愉
洈水大坝已久不决堤
高谈历史的人兴致高亢,车辆蜂拥而至
在热闹里待得过久,我
又抽出一部分我,冒着暴风雨和
昏暗里意杨的哗啦,在祖父墓前凝滞片刻

|自闭

回音墙,回音谷,回音花
回音刺,回音疤,回音海
回音甜,回音苦,回音咸
回音浓墨重彩,回音清清淡淡
回音温暖,回音寒凉
回音中气十足,回音奄奄一息
回音失眠又嗜睡,回音孤傲又低俗
回音忠贞,回音放荡
回音狂砍我一百刀居然没把我砍死
回音曾挑断我筋脉又以反抗之力贯通我骨血
回音姹紫嫣红,回音断壁残垣

全都不如去听晴雯撕烂贾宝玉与麝月手中名扇

站在红砂石麒麟旁呼唤人像浮雕
先师们这顿分食半夜蛙鸣
一整个夏季我过于年幼,爪牙裂开

|破绽美学

蛛丝马迹延伸
妈妈绣的鞋垫咯血
没有染红我
天公作美
我的脚印深浅不一

|唤醒

他年年揽镜修剪触须
伪装成海洋生物
游动时遇到另一个
长期不换衣裳不带行李箱的他
支流的波折在终点静寂
她肉身的泥土部分
汹涌漫上滩涂

|春日来信

昨夜,我梦到满池酒水
着白衣的护士用我的轮廓囚禁海
“我就是那个眼帘祈祷着
水流轰鸣声的溺水者,”
某个瞬间我几乎醒了过来
四肢成为树枝,撑开所有醉意

我突然不再惧怕鬼魂
我突然不再惧怕一切存在之物

荼蘼,丁香,榆叶梅,香樟
从指缝淌出无边落木
寄居在长满植物的洞穴中央
轻微如瀑布
细汗把衬衫袖口浆洗变色

我听到所有人翻动的声音
一切唇形的隐喻
也可能是哲学教授从梦中递给我的
两张白纸,标注未名空间

但愿这是你喜欢的姓氏和名字
亲爱。我敬畏一切生灵
所有日常的小路都该被你栽种喘息
这个季节,我总是遇见探戈发烧友
这个国度,“好远又好近”

承认吧,十多年前的此时
你杀死过多少只粉蝶
它们的翅膀最终成为透明的嘶喊
以你指纹的形状扩散
等待有一天成为呈堂证供

我不是局外人
我更像是词穷的律师
以欺骗为目的谈论起死亡
带上枪,像带着自拍镜头
写最后一封信
与清晨的卧室一起浸泡在牛奶里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