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9 邢昊 诗Mail

《生意》

一个老太太
从垃圾桶里
掏出个破纸箱

这时过来个老头
一脸不高兴地埋怨:

“你看你这个人
还没老到我这一步
怎么能抢我的生意?”

《演》

市里的剧团
花钱走进
梅兰芳大剧院

县里的剧团
花钱走进
国家大剧院

最厉害的莫过于
我的邻居吕治平
他所在的矿务局
花了更多的钱

让他率领
单位文工团
牛逼哄哄地
走进维也纳
金色大厅

《实在没多大个意思》

我去窗口买票
掏钱包时不小心
把一张十块钱
掉到了地下
他弯下腰去
当作没人似的
把它捡起来
放进自己的口袋

《回乡》

破客车走走停停
哮喘越来越严重
黄昏时分
它终于把我
当成卡在喉咙的
一口痰
呸的一声
吐了出去

《耳朵肉》

上帝造人
是科学安排的
臀大肌最大
最后一块
是镫骨肌
长度还不到
0.13厘米
它是全身
最不值一提
的小肌肉

但它又恰恰
被上帝安装在
非常关键的
耳朵上
起调节声音的
传导作用

每次到大北窑
等808路公交车
远远地看着
央视大楼
我就在想
它就是国家
这具庞大躯体上
最后一块
耳朵肉

《清明前母亲托梦给我》

都啥时代了
队长还在逼着她老人家
参加繁重的集体劳动
一个快八十岁的人了
肚子里只有点稀米汤
锄了十多个小时的地
气都不让她喘一口
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

《知人知面不知心》

真没想到
在上司面前
像条哈巴狗
的某同学
还喜欢画画

他其它不画
只画老虎
这实在是个
太不简单的
爱好啊

《作文》

春天早就来了
可北京的雪
却越下越大

看朋友微信
晒她女儿的作文

——春姑娘
把一朵朵
洁白的花瓣
洒满了首都
这真是一个
美好的季节

《上司》

刚到单位时
我就听说
我们的上司
是个坏人
究竟有多坏
不得而知
直到父亲
患了食道癌
我和他请假
说了一大堆好话
就差给他跪下了
却被他严厉拒绝
我这才明白
原来世界上
还有这么一种人
你想像他有多坏
他就有多坏

《富裕》

一个银行的朋友
来到我在捉马村
租住的房子里
一进门就非常惊讶

房子破破烂烂
除了那堆书外
地下空落落的
几乎都能跑马了

后来他逢人便说:
想不到人家邢诗人
都穷成那样了
精神还那么富裕

《会说话的狗》

这家人
小的上学一走
年轻的上班一走
就剩下保姆
和那只狗了

狗总是那么
兢兢业业地
紧跟着保姆
拖地,洗衣
做饭,倒垃圾

狗不停地
摇着尾巴
狗不时发出
哼哼的声音

“你怎么了?
你又心疼我了?
你怕我累着?”

保姆和狗说话
已不是头一次了
虽说各有各的
说话方式
彼此却也能
心领神会

“唉,我跟你
其实没啥区别
只不过我是只
会说话的狗……”

《时差》

电影里一个士兵
正冒着嗖嗖的子弹
在蜿蜒如迷魂阵的
古旧的街巷飞奔

突然“轰”的一声
我急忙望向窗外
原来是老城区的
那片老房子倒下了

《检阅》

一辆豪车停下来
主动等我
慢慢过马路
两辆豪车停下来
主动等我
慢慢过马路

一辆辆豪车
停下来
排成一列
主动等我
慢慢过马路

真没想到
我这个内地
寒酸的诗人
刚刚来港
就受到了
总统检阅
仪仗队的礼遇

《试验品》

我选了一首
自己的短诗
——雀斑美女
作为试验品

“没有谁吃烧饼
不掉芝麻的
包括造人的上帝”

放入翻译软件
自动汉译英后
再自动英译汉
结果就变成了

“没有人吃面包
买不起芝麻
包括造物主”

《秃鹫》

那个胖女人
一边气喘吁吁
追赶着小男孩
一边骂骂咧咧

硕大的乳房
仿佛两只
从噩梦中
惊醒的秃鹫
恶狠狠地
伸长了脖子

《无题》

如果黑豆
变成了白豆
有人会说
这家伙本质上没变

如果黑豆
还是黑豆
有人会说
这家伙本质上
就已经黑透了

《做贼》

实在饿得不行
我就偷偷地
溜进大庙里

看看四周没人
赶忙从供桌上
拿了两个馒头
装进裤口袋

我红着脸
不好意思地
抬起头

瞧了瞧坐在
莲花宝座上
的观音菩萨

她手里拿着
一束鲜花
只是朝我微笑

《看一部外国战争片》

战场上,那个美国兵
并没有什么豪言壮语
他只是一个劲地嚎叫
——操他妈的
我怎么这么倒霉
我炸掉屁股了
我的屁股没上保险!

《小学同学崔占刚》

在北京当兵时
他在卫戍区
给首长站岗
退伍后回村务农
如今他上了年纪
繁重的农活儿
再也干不动了
他只好找了个关系
去县废品公司
给人家看门房

《巴塞罗那圣家堂》

它的设计师高迪已故去
而教堂还在火热地建设

高迪临终时吩咐:
慢工出细活儿
我的客户天主不着急!

《耶稣》

在高高的电杆上
冒着严寒
作业的那个人
像极了十字架上
受难的耶稣

《我浪费了一次亲密接触的机会》

我拿起手机
打来电话的女人
娇滴滴地说
——李局长嘛
我告诉她
打错了

挂断手机后
我就想
如果我说
我就是李局长
接下来究竟会
发生什么?

《我以为我可以倚靠但丁和柏拉图》

但这是极其
荒谬的观点
这些我们
长此以往
树立起来的
所谓大师
在我骨折
不能走路的
关键时刻
恰恰却谁也
不可能来
扶我一把

《受命》

一个反革命
受命挖坑
对坑的用途
毫无所知

天寒地冻的
他从黄昏
一直挖到临晨
才总算挖好

却被命令
跪到坑边
砰的一声
被土枪打死

《天堂问题》

其实也不是问题
我舅舅担心的是
加入天主教究竟
收不收费的问题

《养》

医生打了石膏
让我好好养脚
悉心养了俩月后
干瘦如柴的脚
变得白白胖胖的
我满心欢喜地
穿上鞋试了试
它竟然牛逼得
不会走路了

《写》

我不写张生鱼
根本就找不到
他丢失的孙子

我只写张生鱼
在王村派出所门口
痛痛快快地
大骂了一阵子

《苦菜花》

我指的是
童年时期
陪伴我的
那盏油灯

《谁说狗眼看人低》

比狗眼看人
还低的
是凤鸣菜市场
那只捆着的
芦花鸡

不管是公仆
还是人民
不管是富人
还是穷人

它都会有气无力地
一张一合地
一律平等地
不屑一顾地
白你

《医生对我的脚伤不感兴趣》

却对我那块天生的
大骨节很感兴趣

——你只用花万把块钱
咱神不知鬼不觉的
我就给你处理好了!

过了几天
医生还专门打来电话
又强调了一次

《数学课》

王老师是贫下中农
推荐上去的大学生
有些东西他其实
也根本弄不明白
当给我们讲到
并集交集和差集时
他急得直冒冷汗
最后干脆拍着桌子说
——你们怎么就这么笨呢
它其实有点儿像
恋爱结婚和离婚

《饭局》

在烟雾缭绕中
在酒气熏天中
在张牙舞爪中
在不烂之舌的
疯狂舞蹈中

一个话题激荡起
另一个话题
一个声调挑逗起
另一个声调

我这个头发短
见识更短的诗人
只能乖乖地接受
新时代的启蒙

《黑白电影中的白》

让那个
小白脸的脸
更白

让女人的腿
乳房和屁股
更突出

也让乱世中的情欲
更加鬼魅

《马国喜的爷爷对下煤窑砸断腿的马国喜如是说》

咱一个残疾人
那个十全十美的姑娘
会嫁给咱
不就做了几天鸡嘛
不就是不干净嘛
咱给她好好洗洗
多洒点六六六
不就啥菌都消灭了

《郭科长致父母大人的迁坟信》

亲爱的父母大人
二老在这里已经
长眠了十多个春秋
早已习惯了这里
幽静的生活环境
可问题是政府要
在这里建形象工程
咱必须识大体顾大局
无条件服从国家利益
今天不孝之子
就要给二老迁坟了
实在是委屈二老
二老千万不要有
什么误解和情绪
望二老多多包涵
尽快适应新环境
好好地安息
保佑咱全家
平平安安
健健康康
和和美美
财源滚滚
也保佑你们
这个不孝之子
在职位上能
再上一个新台阶

《表演》

南姚七年制学校
成立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
每当演到
继续革命向前冲时
我怎么都学不会
跨步和伸胳膊

在这件事情的
严重影响下
我这一生都
没学会表演

《蒋介石死了》

我们这些
扛着红缨枪
雄赳赳气昂昂
的红小兵
哭也不对
笑也不对
连口号也不知
该怎么喊

终于听到
老贫农李有堂
振臂高呼
“热烈庆祝
蒋介石死了!”

我们跟着
喊了一遍
李有堂爷爷
似乎觉得
有点不对
马上改为
“蒋介石死了!”

可又实在是
太不解恨了
李有堂爷爷
干脆这样
愤怒地喊道

“狗日的
蒋介石
死了!”

《我受到李老师表扬的那篇作文的结尾是》

如果没有
毛泽东思想的指引
我们红小兵拾羊粪
就根本拾不到一千斤!

《洋灰厂收下头干瘦的牲口》

厂长看了看
我发表作品的剪贴本
厂长又看了看
县委通讯组老苗
的推荐信

厂长趴在
一张纸上
歪着个脑袋
一笔一画
一字一字地
写了半天
最后终于
组成一个
影响我一生的
至关重大的词组
——劳动管饭

洋灰厂就这样
收留了我
像收下一头
干瘦的牲口
还特别明确了
饲料的待遇

《这年头》

造成手指伤害的
多半是点赞点的

《口味》

某女诗人
为了在国刊
发表她的烂诗
可以说是
费尽了心思

她不仅琢磨出
国刊的口味
还琢磨出
主编的口味
就连主编
爱喝什么酒
爱吃什么菜
都琢磨了个
清清楚楚

那次她把主编
请到一个大酒店
的豪华包间
边毕恭毕敬地
给主编敬酒
边背诵主编那首
相当肉麻的抒情诗
笑得我把满嘴的
鸡肉都喷出来了

《世上有种很下贱的动物》

比如狗吧
原属狼类
自由狂野
凶狠无畏
自从投进
主子怀抱
就变得和
龟孙似的

《那年同学们去给玉米杂交二号套纸袋》

不然大风吹来
花粉就都落了
谁知到了深秋
搓板似的梯田里
玉米全都光秃秃的
一根数不下三十颗

老贫农李金来急了
一把揪住刘校长的领口
——你欺负咱贫下中农
没文化咋地?
杂交,杂交
杂交你奶奶个球
你就是给它戴上
白生生的避孕套
我看也生不出个胖子!

《传奇》

父亲去圆疙瘩沟
他舅舅家走亲戚
遇到一伙红卫兵
父亲怕他们
抢了竹篮里的馒头
就很快闪进树林里
把穿烂了的红背心
脱下来撕了一块
迅速系到胳膊上
红卫兵见他的
红袖章上没字
就问是哪个战斗队的
父亲灵机一动
说是哩圪隆咚
战斗队的

《参加一个所谓诗会》

与会的那些诗人
他们所有的论点
都像喝大了说的
即使似是而非
也根本站不住脚
我就站起来说:
你们都醉了吧?
咱能不能醒醒酒再说?
其中一个马上反驳:
我们没醉
你有什么办法?

《乡愁》

在城里蹲惯
马桶的我
回老家最发愁的
就是蹲茅坑

《蓝》

澳门的天
实在是太蓝了
蓝得我眼睛
都睁不开了
蓝得我泯灭的春心
又荡漾了

我们下榻的酒店
有个大大的天井
仰头一看
妈妈呀
这儿的天
蓝得怎么就
没样了呢

仰头再看
原来还真是
画上去的

《定性》

香港街头的小广告
没北京那么多
但比北京的有趣
有一张给我
印象深刻

——此人已被
定性为过街老鼠
已众叛亲离
人人喊打!

我仔细瞅了瞅
照片上的此人
横眉竖眼的
的确也不像个好人
可转念一想
又觉得那儿不对

如果真已定性
特区政府应该
发个文件呀
即便不发文件
起码法院也该
贴张布告吧

《恐怖分子》

从铜锣湾书店出来
女儿本来要去
“莎莎”买化妆品
却误入一块
特殊的领地
桥上坐着的
桥下蹲着的
路边吆喝的
街上走着的
全是蒙面人

我使劲拽了拽
女儿的胳膊:
快走吧!
咱可能遇到了
恐怖分子!
没想到女儿
却十分淡定:
快什么快呀
人家阿拉伯人
就都是魔鬼?

《题香港艺术中心前的群雕》

一支杂牌军
排着很不
整齐的队伍
步调不一地
松松垮垮地
拖泥带水地
吊儿郎当地
走向大海

《还不够一日三餐买粥喝》

在铜锣湾
找到一家小饭馆
一碗粥卖港币60元
我算了算
照此价格
我辛辛苦苦
没明没夜地写书
所挣的稿费
还不够一日三餐买粥喝

我就非常纳闷
物价这么高
香港人咋还富得流油?
直到看到小饭馆
的招聘广告
我才恍然大悟

——招收服务生
通宵班月薪13700元
日班月薪10550元

《从香港飞回北京》

刚出首都机场
立即戴上口罩

一怕吸进霾
二怕说错话

《没娶上媳妇气成精神病的小军喜欢在玉米地里闲逛》

他一心想撞见
那些青年男女
七手八脚地忙着
解开横一条
竖一条的松紧带
那年头
红秋裤红裤衩红肚兜上
缀满了这玩意儿
他学着贫协主任的眼光
观察着这些努力的结果
有时倒是能很费劲地解开
等到半推半就的女方
终于配合了
他也就十分害臊地
摇摇头走开了

《信仰》

我说,这段时间
我的诗老也写不好
我实在是太空虚了

我的初中同学
虔诚的基督教徒
苗东升马上说:

——这就对了
因为你没有信仰!

《两个人的圣经》

在澳门大三巴牌坊
一个金发女郎
拿着一本圣经
笑嘻嘻地用
硬的汉语说
——它以前是我的
可现在我看完了
我今天就是
专门来这里
把它送给你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