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的各处尘土飞扬
同病相惜的人儿渐渐稀少
一些经书流落民间
一些袈裟在暑退将寒时候轻薄多了
一个人坚持应该的清洁
又要和群众打成一片
置于闹市,却不入目
趋炎的七月也包括最后的净土
把金币碰撞的声音响彻个别的仪式
看那广泛的热带正在谋杀敏感的人儿

病得太久,就开始漂亮
各为了各的一份天赋
譬如革命队伍中最极端的一个
在什么也没有的纸上
肯定某些飞鸟的痕迹
但绝不会弯腰写字
倒不是说这才品行高洁
这更大的傲慢易被打翻在地
斗争中,我刚好活过
又一个生日

而那天上的女子
多么罕见的美!
不一般的裸体,在某些时辰
迷恋另外的火焰
当我忍不住饮酒过量
轻易折损着骄傲
她们就会洒下淅淅沥沥的泪水
像痛惜这不适宜人间的孤儿
为什么没有一双明确的翅膀
哪一天,哪一种天大的过失
她被放逐到如此炎凉的国度?
她究竟在何处享有一个纯洁的配偶?

啊,怎样在战火中相互照顾
并怀着他的骨肉东奔西跑?
怎样学会不当他们的敌人
微笑着,一旦心疼就吃剩下的药?
请赶在才华将尽之间沐浴,更衣
请暗藏从前稀有的清凉珍宝
那将是转世的迹象
须得小心翼翼地看护
但多少个热情洋溢的盛夏啊
他们不让我毕生沉浸在清澈的水中!

1991-7-21,拉萨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09年7月21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