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7 磨铁读诗会

蝼蚁-蝼蚁 | 甘三山

公交又过了一个
贫民区
判断标准很简单
这里的电线杆
东偏西倒
招牌也是灰头土脸的
这样说也太肤浅了
不是吗?
这一站没有人
下车
天气太闷热
每个人都无法思考
有时候人和人
会像馒头一样被粘到一起
被分开的时候
掉一层皮
场面都不太漂亮

甘三山,性别女,取向女,98年出生,现居四川成都。

宝宝点评:我觉得我们三山童鞋还是不要这么悲观比较好。为什么呢?因为对人类而言,苦难和时间一样永恒。无论天灾还是人祸都是一种更新代谢,就像是地壳运动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搞出一次火山爆发。那些从地底下喷涌出来的滚烫的岩浆,很多年以后都会变成肥料的,不过不久又会被焚毁。人的一生都为等待某些幸福时刻的来临而存在。那些幸福的时刻虽然很少很细微,但它们像你身体的各个关节一样把日常的琐碎都链接在一起构成一个强大的网。我不太赞同某些说法,比如失败是成功之母。怎么可能呢?基因都不对,叫说这句话的人不断地多挨几锤子试试,早就不想活了。我认为只有幸福才是幸福她妈。人们只有不断能感受到有快乐的事儿,才愿意好好生活。我们活着又不是为了战胜困难的,困难多了去了反正想解决也解决不完,所以很多痛苦干脆直接就忽略不计得了。反正又不是为了它们而活,所以不必要在意。我只愿意记住好的事情,和坏事情的好地方。

无题 | 彭晓杨

阴天
没有白云
沙滩上
坐满了人
他们面朝大海
看着大海
或不看大海
他们就在那坐着
坐在大海旁
跟死了似的

彭晓杨,1996年出生,作品散见于多种刊物,现居苏州。

宝宝点评:你和绿鱼现在正好处于两个反面,绿鱼是需要想怎样从他日常的那些琐屑里整理出最精华的部分写成诗。我感觉他有时陷在那些琐事里陷的太深了,这样的话诗跳脱不出来。而彭晓杨是属于,好像还没有经历过日常琐事的过滤。但是我怎么能强求一个如此年轻的诗人,写出浑厚的感觉呢。你能看到这些事儿,本就不凡。

无名鸟 | 安瑞奥

村庄中央,一堆破旧倒塌的老房子
正好围着一小块干净的空地
这里种植着两棵黝黑而光秃秃的梧桐树
树的顶端枝干交叉杂乱
两只半黑半灰的野鸟正携着树枝
拍打着翅膀回旋俯冲下来
它们把树枝横叉在树干上,并兴奋地尖叫
然后其中一只,顺着枝节的落差一节节
往下跳,直到落在旁边那座屋子的屋顶
它淡漠得环视四周,像个傲娇的君王
站在最高处,见证这片古老的村庄正一点点
成为它的领土

安瑞奥,曾用笔名卿墨寒,生于1991年,山西晋城人。

宝宝点评:首先表扬一下安瑞奥,渐渐地抚平了自己的浮躁了。他最近写了好几首诗,我都有很深的印象。选这首诗因为我也有过很强烈的这种感觉。有一次我去我姥姥家的旧宅子,看到砖缝里长出来的一点青苔,心里突然就对它们挺佩服的。自然界就是一个真正的大土豪,大手一挥随便给人们几个地方住,你想住就住,不想住它也不着急,不慌不忙慢慢地用苔藓、小树苗、鸟、杂草、秋叶一点点的要回来。

爷爷的新家电| 廖兵坤

爷爷的灵屋里
安装有电灯电话彩色电视
电风扇手电筒洗衣机电冰箱等
电器化产品
唯一的缺陷是没有通电
下面黑暗,幽深
不通电的地方
都是湿漉漉的
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
得到了解决
我找了一截电线放进去
还有扳手、梅花起子、平口起子
胶布和绝缘胶鞋
生前他就是个精通电器的人
此刻应该是最幸福的
他打开了所有电器
一股浓烈的电流
联通阴阳两界
那边的灯已经亮起来了
空旷的夜晚传来电流滋滋的声音

廖兵坤,苗族,1992年生,重庆彭水人。有诗集《保持身份》,现居重庆。

宝宝点评:读了一组廖兵坤写给他爷爷的诗,发现有好几首写的都很好。然后我选了一首别致一点的,这首诗在廖兵坤的诗里算是“打扮“过的。廖兵坤的诗喜欢素颜,一般不爱打扮的。使得这首诗变得美妙动人的是,最后一截关于阴阳两界美好的想象、升华,当然最关键的地方还在于情深。很多诗仅仅只有在你深爱的人的身上,你才能写得出来。不是那个深爱的人,缪斯不会触碰你的手指。

答案 | 陈万

她说,要是我不能有钱或有权
她家就不会让她嫁我
并且她也很害怕
贫穷的生活
我就尝试,抛弃诗歌
用所有时间思考金钱
听人巴扯,传授成功学
关心房价,金融,地铁
父母养我二十多年
也没能把我养成一个理性的人
现在为了家人,爱情
我决定回炉再造
终于使自己也相信
只有那样
我的生命,才有未来
后来有一天
她哭着问我
为什么感觉我变了
我很苦恼又问她
到底想要什么
她说她真的不在乎钱
钱够用就行了
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陈万,男,1994年生于贵州绥阳,毕业于中国海洋大学。

宝宝点评:这首诗我该怎么点评呢?理想和现实之间的选择,有时对于男人而言,就像是你女朋友问你先救你妈还是救她。我们在谈论那些写的较好的小说的时候,总是先谈到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然后再谈论里面某个刻画的比较成功的人物,最后才开始谈这篇小说的语言。只有最好的小说,才能包容以上三点。一般的小说,能刻画好一个人物就已经很不错了。只有那种最蠢的写作者才费劲千辛万苦去模仿别人的语言,写到最后连个魂儿都没有。按照这个标准,你这首诗至少是用了很短的话把你女朋友的形象凸显出来了。但是诗歌和小说是不一样的,诗歌需要更有代入感也对语言更为依赖。这个代入感很难解释,比如有些诗人很聪明他用故事来吸引人,有的人用漂亮的语言。这都完全没有问题,但是所有的这些东西背后的核心是一颗强大的心。

宝宝读诗 · 第57期得票最高的诗歌是蒋彩云的《一个很长的梦》,均获得87票占总票数的百分之七十四。请诗人在后台留下地址,我们为您送去精美赠书。接下来让大家一起再欣赏一下这首诗吧!

一个很长的梦 | 蒋彩云

1

一对年轻人
离婚回来
在路上打打闹闹
认真地谈着恋爱

2

他说一生光明磊落
三次离婚
都是妻子提出了的
他说人心复杂
养的狗
到了年终
被人偷走了

3

外婆去世后第二天晚上
梦见她在厨房洗碗
外面来来往往的人
来为她送行
我问她怎么还没走了
她说吃了饭
总有人洗碗
你们忙不过来

4

最后一只麻雀死了
一起埋在桂花树下
多年后
树上挂着鸟窝
树下是个蚂蚁窝

5

三月三参加民歌节
我问瑶族朋友
怎么不穿民族服装
她说她没有
她奶奶有
但不经常穿
只是在市里面卖药的姑奶奶
一年四季都穿着

6

朋友在部队的五年
我每周给她写信
有聊不完的话
退役之后
我们经常坐在一起
各玩各的手机

7

我说这么冷的天
老人家走了
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
多买几担木炭
守灵的人
也围着火苗
喝茶打牌
只是村里的狗
叫得更热闹些

8

这个冬天
一直在下雨
枯了多年的老井
周围开满了野花

9

白胡子爷爷
坐在他老房子前
喝着小米酒
忆苦思甜
指着门口挂着的牌子说
从光荣户
到贫困户
只是换了一个颜色

蒋彩云,广西桂林人,90 后。获得 AAA 广西诗歌榜年度(2015)十佳诗人“新星奖”。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