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6 莫渡 诗网刊

《助听器》

刚带戴上助听器
那晚
他第一次听到
母牛反刍的声音
第一次听到
院墙外白杨树叶的掌声
听见狗打翻了食盆
五年来,他第一次听见
那部座机电话的
三十二和弦铃音,以及
孙女叫的那一声爷爷
也是第一次听见
老伴半夜起身
往盆里撒尿的声音
他也起身撒了一泡
然后睡下
那一夜,他听到了
从未听到过的宁静

《毕业照》

第一排
从左向右数
第五个
是她
我是第三排
倒数
第二个
从九五年到现在
一直这么站着
隔着很多人
很多个黑夜
每看一次
我都觉得

不应该蹲在那里
我也不该
站在凳子上
城里来的摄影师
是个实足的
笨蛋

《无名氏》

检验室窗口
挂着
一张化验单
姓名:无名氏
性别空着
年龄空着
病员号和科别
都空着
这张只有
化验结果的化验单
被一个铁夹子
咬着
悬在窗口
没人知道的
无名氏
只有病知道
他是谁

《搬墓碑的人》

一辆装满墓碑的车上
五六个人正努力地
搬卸一整车
形状相似的石块
从车上到地面
再到石铺
这危险的活计
让每个人都格外小心
缓慢移动的过程
每一块石头默不作声
我不敢从那里经过
深怕其中某一块石头
突然喊出我的名字

《观海听涛》

烟缸有着一张
鲨鱼般的嘴
当我读到一首
让人兴奋的诗
我甚至看到
那只鲨鱼正向我游来

《夜雨经》


终于将铁链数成了佛珠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