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12 林辉,原创 林辉文集

我这个老铁匠,甚至有时被认为是怪侠
活了这么久没打出一把真正的刀
却总被自己伤害,被熔液烫得浑身是疤

像在捕捉一个影子,无时不在左右
尤其是孤寂的午后,或明月笼罩的世界
反倒被影子捉拿,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想一跃而起,掐住它的喉咙,大声喊道
这下跑不掉了,却发现自己跌落在水塘
湿淋淋的连魂也找不着,鞋子也丢了

在人群中穿梭,如入无人之境
走到堤边望见海市蜃楼,说不出的美
于是像一只展翅的鹰,但耷拉着脑袋

干脆把自己缩成一团风,呼地扔过去
重重地砸进她温暖的腹部,扒也扒不出
这样才解恨,从此叫她死了作孽的心

2014.11.2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