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心樵:我通宵写诗只为了一个无家可归的神

Share on Google+

2018-04-27 俞心樵 独立作家

平凡的一天

早晨醒来
昨天的事
昨夜的梦
都已被我忘得干干净净

喝了一碗粥
在工作室内
工作无意义
泡上茶
嗑瓜子

写诗像一个笑话
画画像一个笑话
搞音乐像一个笑话

远近前来见我的人
除了你
其他人
长得都像一个笑话

从早到晚
日月星辰
像你国的圣人
我也不想和他们一般见识

多么成功的一天啊
作为一个平凡的人
度过了平凡的一天

牛逼的人
牛逼的事
都已被我远远地拒之门外

2018.4.26.草场地

我只允许

黑夜中的雨水
雨水中你的泪水
泪水中的石头变软

泥泞。但黑夜也不能
填满那时候你我之间的空白

那时候的我
抱着那时候你的空白
穿过那时候的江南小镇

那时候的雨水
打着那时候的芭蕉
那时候的诗
流淌在那时候的你我之间

黑夜泥泞
持续至今
我们的爱情
已经不需要任何祝福

我抱着你
从江南小镇
穿过这个世界

我只允许
这个世界
把我一个人弄得更脏

2018.1.14.草场地

不容易之诗

一整个春天
我呆在原地
无论哪儿
都不想去

叫我去爬山的人
叫我去看海的人
凡叫我外出的人
我都一一拒绝了

他们从高远处回来
带回一身低级趣味
对大地所知甚少者
也不可能了解天空

呆在原地
悲欢离合
爱已经越来越不容易
如诗、如画、如音乐

2018.4.23.草场地

东西方诗歌中的神学问题

某天某太阳下山
像一个丢脸的人
又把脸丢到西方

就为了在天地间争一口气
朋友们聚集在迷雾中读诗
从爱情读到最后一根稻草

即使身边常有仙女下凡
现当代的悲哀仍然浓郁
闭目养神的人又见了鬼

无论东西方,高科技又能高到哪里去
即使再低调也已经救不回破败之身心
我通宵写诗只为了一个无家可归的神

2018.4.22.草场地

花开花落,我读书

憋了一个冬天
草木开出花来
就像一个人心里有话
一说出来就随风而逝

美好的春天
我一边读书
一边给读书无用论
一连点了好几个赞

古老的风,是否像征着自由
说出的话被支持还是被反对
已无关紧要,就像草木开花
我越来越倾心于那无用之用

2018.4.11.竹内居

俞心樵

俞心樵,祖籍浙江绍兴
中国当代艺术家和诗人
美国罗耀拉大学驻校艺术家
美国SROO国际文化艺术委员会文学主席
他的诗歌曾被喻为诗歌的民法典
被广为传颂的诗作有
《最后的抒情》
《今生今世:到处都是海》
《墓志铭》《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等
2013年获得《新周刊》年度艺术家大奖
2015年荣获意大利Liberate国际文学大奖
2017年初正式移居美国
《独立作家》专栏作家。

独立作家-谭越森-公众号

独立作家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自由写作精神,无所顾忌。长按以下二维码即可赞赏,谢谢!

独立作家-谭越森-打赏

阅读次数:1,469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