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7 易巧军 极地文化工作室

| 女人的话

父亲的一件外套
穿了六年
读书时在家
最熟悉的话
就是母亲摸着
父亲的衣袖说
该买件像样的衣服了
现在,也有这么
一个女人
经常在帮我
整理衣领时说
该买件像样的衣服了
她们没见过几次
但说这句话时
又像约定好一样

2018/01

| 一个蜂窝所构成的画面

100米,或是110米
这是一棵树和我的距离
树上没有任何叶
只看见光秃秃的枝干
和一个蜂窝
蜂窝不大,从我这儿看
是一个黑点
如果此刻,有一群蜂子飞出
那就形成很多个黑点
当然,我看不清这些黑点
它们太小了
我继续想象,远处的一群人
手里提着刀,缓缓地向我走来
我还是会看不清他们
人,也太小了

2018/01

| 吃烟女孩

这是吸烟室
仅有的两个女孩
她们的整个交流过程
我只听懂了两句话
“那个男人是个傻逼”
……
“好久没回家了”

2018/02

| 诗

很久没写诗了
但我知道
诗,一直就在身边
碎玻璃 烂鞋
发霉的肉或是
一根拐杖的影子
……
这些都是
构成它的部分
我没有选择记录
而是一次次
路过再寻找
像我和老婆之间
那些无休止的吵架

2018/02

| 春雨

昨晚下过雨
地面湿漉漉的
今早下的小点
我知道
这是春雨
在春雨中
我要送
一个女人
离开
当我把行李
递给她时
又有两滴
打在手上

2018/03

| 城市流浪猫

看完市里
新开发的
几个楼盘后
你累了
在回家的
出租车上
我们像两只
流浪猫一样
蜷缩在一起
电台里
正放着别人
点播的
生日快乐歌
我在心里默念了几句
去他妈的房子后
又虔诚地许下
今年的愿望
房价下跌

2018/03

| 一首诗

我们那时候穷
早上吃土豆
中午吃马铃薯
晚上吃洋芋

这句话是
老水手说的
我告诉他
这是一首诗后
他笑了

2018/03

| 天空

是有这么
一种声音
或急或缓
或轻或重
每天
敲打
我的脑门
当然
我看不见
那些炫目的光
它们
一次次
闪现、消失
于我的体内

2018/01

| 日子在锅里

你会爱我很久吗
这是你经常问我的问题
一般的套路是
会的,我会爱你到老
但是,亲爱的
我不会
这样回答你
你了解我的
我只会告诉你
我爱吃你做的菜
你做的菜
有些好吃
有些不好吃
我更喜欢吃
不好吃的
那一部分

2018/02

| 赞美黑夜

我要赞美黑夜
只有这时
我才会
如此认真地
凝视一个女人
她赤裸着
睡在我旁边
平静,缓和
有时朝我的方向侧身
有时又平躺
好像在翻阅一本
我从未读过的诗集
她喃喃自语时
呼吸稍显急促
虽然听不清
说的什么
但我知道
那就是爱
因为她那只
放在我胸膛上的手
从未拿开

2018/0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