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6

北京官员拉高声线,痛斥“占中运动”发起人戴耀廷早已有之,但用上大陆思想清算的惯常伎俩,近月来大张旗鼓的点名批判戴耀廷,可谓文革式文斗的完美示范。不过,中共的斗争套路不外如是,表面上凶神恶煞,声色俱厉,实质上弱不禁风,经不起理性的考验。

污名化循例是第一着。戴耀廷提议大家前瞻一下,当专制政治落幕之后,中国不同族群应该怎样连结起来,转头便被污蔑为散播港独言论。批斗者义正辞严,犹如揭露惊天大阴谋,却多是穿凿附会,甚至是凭空猜测,大抵结论先行,再以意见代替事实,以想像歪曲实情,以歪理当作常识。

不过,生安白造难以取信于民,还得押上有名位者的信誉才见力量。否则如香港“爱国”报刊大锣大鼓追打戴耀廷,无论多么凶狠,但言词空洞,读者稀少,惹不起大众注意,也难以形成舆论压力。今次若非特区政府发表声明,接著港澳办和中联办连番炮轰,“爱国”报刊再加倍努力也是徒然。相反,当中港官员加上那些人大常委、政协常委之类的权贵先后表态,则不论指责内容如何千篇一律,舆论的焦点和压力都放到戴耀廷的身上,可见有权势者的声势,力可决定公众议程。

正如当年中共主席毛泽东开动宣传机器,即使是捕风捉影,把一切社会问题一口咬定是党内走资派所致,从而发动“文革”,以社会主义革命之名夺权,打垮政敌,独揽大权,就凭他押上其革命功勋,化腐朽为神奇,把惊世谎言和恶毒无揑,变做蛊惑人心的人身攻击和政治圈套。今趟戴耀廷事件,何尝不是故技重施,由特首林郑月娥到中联办主任王志民,再到人大常委谭耀宗,互相唱和,押上自己的声誉,以尽指鹿为马的能事?

不过,他们与当年毛泽东的威望相比,望麈莫及,政治批斗也只能是东施效颦。林郑是北京钦点的特首,是北京的婢仆多于港人的领袖,对香港有何功德不得而知。由她替北京言论背书,香港人就会信服吗?其他如港澳办、中联办官员,言谈不是恩主上身,就是唬吓港人,在港人心中有多大威望,不说自明。

就如人大常委谭耀宗,工联会出身,不但不支持工会集体谈判权,却懂得为商家打算,例如支持以强积金对冲长期服务金及遣散费,陷打工仔于不义,凭他这样造福大众的功业,便可让人更相信北京对戴耀廷的指骂?还是凭他贵为人大常委的地位?不过,相信他自己也明白,权位是中央安排的,他代表中央多于港人。既然说话者信誉如此,不能一言九鼎,也无法一锤定音,就只能从两方面补助一下。一是把问题说得更夸张更严重,不能让人信服不要紧,能够让人害怕便可以了。因此,中联办主任王志民高调声明,说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就是对香港人犯罪,因为按照他的思维逻辑,既然中共是“一国两制”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缔造者和保障者,反对它便是反对“一国两制”,也是与香港人为敌了。套在戴耀廷身上,他何止是鼓吹港独,更是拉倒“一国两制”的港人公敌。

不过,把话说大了,难免破绽百出。其他暂且不说,戴耀廷表明反专制,但等于反对共产党领导吗?又等于鼓吹港独吗?就当他反对共产党领导,怎么一个人的声音可以破坏“一国两制”,成为大众公敌呢?还是会否因为有港人主张反对中共的领导,它便会不惜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立即取消“一国两制”的国策?

谭耀宗亦有类似“忠告”。他一口咬定戴鼓吹港独,不过港人不会接受,所以戴耀廷不要连累他人。但既然没人相信,大家对鼓吹者何惧之有?谭耀宗的恐惧是否与王志民一样,一旦北京觉得有人鼓吹独立,北京就会玉石俱焚,改行一国一制?果真如此,究竟是谁对港人犯罪?是没有人相信的港独鼓吹者,还是有力推倒“一国两制”的当权者?

当惊吓也不奏效,当权者只好努力发动“爱国”群众,不怕千篇一律,嘈吵叫嚣,但求众声喧哗,气势逼人,一于“唱衰”戴耀廷。但当权者何有想过,这些批斗招式,尽管是国家级的,说穿了都是打压港人言论自由的拙劣伎俩。如此伤害香港珍而重之的核心价值,还说什么要香港人人心归顺呢?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