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8 绿鱼 极地文化工作室

绿鱼诗歌 10 首 | 极地团队 · 作品展示

极地 · 团队

绿鱼,本名程逊,1990年出生,安徽涡阳人。诗作散见于《嗨喽》《泛粤东短诗经典》《新大陆》《彝良文学》《诗潮》《山东诗人》《中国首部90后诗选》《中国先锋诗歌年鉴 · 2017卷》和《颓荡》《中文现代诗》《磨铁读诗会》等刊物、选本及微信公众号。另有诗集《这是我在北京养成的坏毛病》和诗合集《2017唾沫诗选》出版。

| 上一辈人的仇恨归上一辈人

爷爷跟他哥哥的长子
也就是我的大伯不和
提起我爸,大伯也是
火不打一处来
其实他们原先不这样
在我很小的时候
我记得他们关系很好
我第一次吃蚕蛹
就是在大伯家的酒桌上
后来,不知怎么的
两家人就闹翻了
甚至到了剑拔弩张
你死我活的地步
一直到前几年大伯突然离世
他们一直都没有和好
但私下里,大伯
却对我跟弟弟笑脸相迎
妈说生我的时候
还是他拉着架车给护送的
有时候在路上碰见
我也非常愿意喊他“俺大爷”
跟他打招呼,问好

这忽然让我想起某些
年轻诗人对管党生的大不敬
我想不通他们为什么会这样
同时,这也令我愤愤不平

| 屄很重要

心地荒凉问无聊人
最近怎么样
有没有写诗
无聊人揉揉眼
往后伸了伸胳膊
说写了但都不满意
没屄肏写不出来
写了也不满意
有屄才有诗……
上面三行是无聊人跟
心地荒凉对话大概
在此之前我们
聊男诗人S和女诗人L
得出的结论是
我们一致认为S肯定肏了L
无聊人可能更关心L
因为在回去的路上
他还在问我
L是不是就是那个L
我说是她是X省的
在外地长大

| 孤独的孩子

原来我也有
脆弱不堪的一面
在我年龄刚更新
为二十八岁的凌晨
我从未像今天这样
留心过我自己
我突然感受到
一种深深的孤独
脑海中随即闪现的
是一个蜷团的
无依无靠的胎儿形象

| 车过福州

当火车穿隧道
鸣长笛
又穿隧道
列车报站员
报站前方将要
到达福州车站
这个地方
我是没有去过
但我的妻子
却在这里打过工
待了大半年光阴
那是我们
结婚前的事了
每次提起
她都兴奋的说
福州特产芒果
很大的芒果
到处都是
那是有一次
她跟她姐姐
到某地去玩
结果却迷了路
她说她们
走了很久很久
才找到公交站
就是这个经历
让她吃到了
很多芒果
很大的芒果
伸手就能够到
到处都是
没人摘
也没人管的
黄腾腾的芒果
……
火车重又
恢复奔驰
隧道与山谷
接二连三
远处阴云密布
山林郁郁葱葱
不知道
我年轻的妻子
和姐姐她们现在
到没到达那
一片芒果林

| 快手

自从接触了快手
妻子每天晚上睡前
都会打开来浏览一番
她经常看的那些
吃猪肉的
吃麻辣烫的
美妆的……这次我再看时
都倍感亲切
昨晚她要我看小婴儿的
有一个小孩一生下来
就睁不开眼
说是得了一种奇怪的病
她忽然想起来似的
说上次还见到
一个和子衣长得啊——
说是双胞胎都有人信
的一个女婴
看她那雀跃之态
我忽然觉得这个快手
真了不起——
它给了
普通生命一个舞台

| 阿伟理发店

每一年回家过年
都要理一次头发
但每年这个时候
集市上理发店的
生意都异常火爆
今年涨价都涨到了
20块钱一个头
我和弟弟去新德集
沿街看了几家每家
几乎都有五六个人在等
再往前我想起
还有一家阿伟理发店
弟弟说前边没有了
我坚持往前走
拐进短胡同我看见了

阿伟理发店但却黑着灯
不过也在营业
一个老人正在给一个
看起来精神有点
问题的年青人理发
往年这个时候这家店
是整条街生意最好的
没想到今年冷清了
我推门进去老人可能
是阿伟的父亲
一个老理发师
怎么没人啊我问
这没有年轻人剪头
只有老头儿给剪
阿伟的父亲回答说
理发多少钱我问
十块钱他答
我示意弟弟就在这家剪
靠门边有一张沙发
我们坐了下来

洗头的时候
我仰躺着跟老人搭话
恁小孩今年没回来?
没想到老人口音悲怆
用微颤而哭的腔调回我
谁不想回家过年不是忙吗?
在外边开店来……
走出店门没多远
弟弟小声对我说
你知道阿伟这店为啥
没有人来了?
“为啥?”
因为阿伟媳妇跟人跑了
阿伟媳妇你知道吧?
咱庄东头小五子的姐
大贝(邻居)姨的闺女
后来离婚
俩小孩一男一女
她带走了个女孩

| 德州扒鸡

在火车上哪儿哪都离不了
德州扒鸡的消息,这趟Y514次
更是如此,隔个多少分钟
就会播送一段它的推销广播
还由此引出了一段“美谈”
50年代宋庆龄从上海返回北京
曾多次中途在德州下车
购买德州扒鸡送给毛主席
我心想,宋是长辈毛是后生啊
但转而,又想起一个词语
叫寄人篱下,不知道对不对?

| 答傲夫兄诗

在北京,我虽没挤过地下室
但我的住处——安家楼76号
蒋府公寓已经满足地下室的
某些条件,白天室内必定开灯
没有一缕阳光曾照耀在窗前
窗子也最多只有两扇(更多一扇)
……我从来不敢领同学之外的人
到这儿做客——哦曾经有一位朋友
他领略过那逼仄迷宫一样的寓所
至今,我仍记得他的疑惑:
“你这样生活究竟是为了什么?”

| 无题

没亲眼看到过天狼
但见过他的照片
这不妨碍我对他的印象
他好像跟我父亲一般大
(诗人侯马也是)
每当我这样想的时候
我总也避免不了
要为此伤感一番:他们多年轻
啊(因为诗歌),而跟他们
同龄的我的父亲呢?
则显得太不合时宜了……

| 无题

我从17号楼
3单元出来
一轮圆日
正对着我
新初的太阳啊
像瑜伽馆里
女人坐的球
那就是东方哦
在我的心中
它确实也是东边
我租住的房子
坐南朝北
南边是一扇窗户
北边是一扇门
我将在这个小区
住满七个月
零十六天
(租赁)合同上
也是这样写的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