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1 还非等7诗人。 鱼浪诗坊

大限祈求║ 还非(中国)

再给我十年吧。
十年之后,
祈求递减:
再给五年。
再三年。
再一年。
再一月。
再一天。
再一小时。
再一分钟。
再一秒……
以上愿望实现,约十九年,足矣。
要这些时间做什么,多吃一碗米饭?
十九年后的某一场雪,
白色包容,里外通透,我与你也隔开了,不互磨难,
磨擦,世界解决了:奥巴马家族的别墅,
也许就会在我家东面三都澳海边。
前天夏至,最长的一天,我怀抱刚70多天的二外孙,
黄昏下,面朝推迟的夕阳余光,“外公要你快快长大!”
他“咿吖”两声,我泪涌心头:
球鞋穿几码,索马里海盗会不会再起,
诗没写好那都无所谓,
下一次哈雷慧星肯定等不到了。
今天,我写下2009年6月23日,
明天,我会写2009年6月24日,
人非神,能多分行一天,我很开心。

(选自新世纪诗典)

一切恰恰好║李小麦(中国)

一切恰恰好!转角处,柿子树下
恰好遇到那个人
那时,阳光恰好照在柿树上,金黄一片
我恰好心怀小小的幸福,笑容甜美
临出门时,恰好描了淡淡的眉
涂了薄薄的橘红色的唇彩
恰好穿了那条长及脚踝的绵麻长裙
恰好围了最喜爱的那条酒红色围巾
一切都恰恰好!
就连风,也恰好那时候吹过来
几片枯黄的柿叶落下来
多美好啊!撩起了我的长发和裙裾……

(选自英雄与美人微信公众号)

我因此爱你║韩东(中国)

我们去了云南,骑了马,
玩得很嗨。
但我什么都忘记了,
除了一件事:
她用苹果喂马。
那马吃得口沫飞溅,
马嘴就像一台榨汁机。
我从没想到苹果会有那么多的水,
你甚至可以拿一只杯子放在马嘴下面
接苹果汁,然后喝掉。
她感叹那马一辈子都没有吃过一个苹果,
除了这一次。
我相信她这辈子都没有喂过马吃过苹果,
除了这一次。
事情就是这样的。
然后我们上马,转过那座大山,
进入到阴面,
气温顿时下降了五度。
马和人这才从刚刚的激动中渐渐平静下来了。

(选自刘傲夫微信公众号)

燕子还想再次怀孕║孙成龙(中国)

凌晨两点
空荡荡的
大街上
燕子突然回头
盯着我
待会儿我们
不用套
我还想再次怀孕
说着
她握紧拳头
伸到我眼前
等长到
这么大
你记住了
这么大
跟上次一样
你陪我到医院
做人流
五年前那个
小家伙
最近总缠着我
说在那边
他一个玩伴
也没有

(选自201803孙成龙诗歌练习)

遗嘱║张建新(中国)

秋木葱荣,流水拍打青马
桃木梳子抚慰青丝白发
有人离开,在树下交还骨肉
被夜半更声一阵阵地推
夜露滴落的声音在回旋
放大于昆虫的复眼
寂静并非无声,而是来自无言
鸟舌有时含蜜,有时蓄毒
在铁板的大地上意外地受孕
秋木之下,我容忍了他们
翻晒我的骸骨,瘦小的骸骨
不贮藏任何事物
若有人来伐树,必将其一部分
制成桌椅,另一部分制成惊堂木

(选自新世纪诗典)

听我朗诵惠特曼║第广龙(中国)

我热爱诗歌,惠特曼大胡子
用来生产,文字的风暴
啤酒肚,可以超强度发音
这是我迷恋的形象,在野性的井队
洗净油污的双手,我把一本《草叶集》翻烂
也会独自一人,用普通话大声朗诵
惊飞一群柳树上的麻雀,孤寂的大山里
只有冷表情的井架,是最忠实的听众
有时会晃动着身子,为我叫好
一些老工人知道我有这个特长,会让我朗诵一段
像听戏,看热闹一样,大家很高兴
冬夜,《船长》从头顶的星河里驶过
活动房组成的狭小的营地,似乎也在太空来去
而一首《我歌唱带电的肉体》,听着最过瘾
里头的词和句子,好懂,也能激发联想
有的人,睡下后可以在被窝里手淫了
都是受苦的人,出死力气的人
都感到奇怪又能够接受,我这个
在值班报表上写写画画的青年,多年后
他们还会对儿女说起,有个疯子
喜欢大声念诗,跟秦腔的调子差不多
这话,当时就在我背后说过
当时我就没有在意,搬铁疙瘩的黑日子
磨损着我,我的心,和他们一样粗糙
一样经得起摔打,惠特曼陪伴了我
也能给大山里的一帮粗人,带来阵阵笑声
惠特曼就是个好人

(选自诗歌日记微信公众号)

下午茶║聂权(中国)

在我们开始喝茶时
一个黑人小男孩,在地球那边,被母亲牵着
送给小饭馆老板
太饿了,她养活不了他
她要活下去

在我们谈起尼日尔、迈杜古里时
黑人小男孩,被饭馆老板
拴了起来,和几个小男孩
串在一起,像一串蚂蚱。母亲
从身材矮小的老板手里拿过的一叠钱,相当于人民币
一千元

在我们说到鳄鱼肉是否粗粝腥膻时
饭馆老板挨个摸捏了一下,凭肉感
选出了刚送来的
这个孩子,把系他的绳子解开

当我们谈及细节,非洲待了三年的张二棍
微微叹息,饭馆只是简陋草棚,有一道菜
是人肉

起身、送客
阳光斜了下来
小男孩,已经被做成了
热气腾腾的
几盘菜,被端放在了桌子上

(选自中国当代诗歌新金典微信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