埋头,在深山
忙碌了一天
坐在公路边的石头上
看眼前,是继续埋头的蚂蚁
贴着地面行船

我取一截小木棍
拦在一只蚂蚁面前,它不上当
拦在一只蚂蚁面前,它不上当
……,终于有一只胆大的蚂蚁
爬到了木棍上来

我看它从一端到另一端
那触角在空气中探啊探
来来回回,有时候停在木根中间
焦急地用它钳子般的小嘴
梳理它的触角
一遍又一遍

我在空中优雅地换手
我想看它如何破解
属于它二维世界以外的困境

我举起木棍在夕阳里
这只忙碌的蚂蚁,立刻
变成一只行走在白云上的豹子
又像逃跑在旷野的先知

我真担心它把生命
走成一条没有前途的直线
匆匆,埋头,似乎担荷着
人类的苦难

最后会如何呢
这只蚂蚁似乎也开始怀疑了
我看到它终于松开了木棍
重重地跌落在路面
*
它从惊惶中爬起来
梳理梳理它的触角
就埋头,继续走了
看也没有看我一眼

我抬头看着天空
不知道自己是埋头
行走在木棍上,还是
行走在地面,我也疑惑了

注:此诗歌为尝试日记体诗歌
2014年9月30日 于热水

文章来源:作者提供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