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尊“有毒礼物”引发德国轩然大波

001-廖天琪与马克思故居 003-马克思雕像 004-旅游车上的马克思大幅画像 005-特里尔市步行街马克思红绿灯 006-左二起:廖天琪会长、东姆博夫斯基副议长、路德维希副市长、肯纳贝馆长

马克思的《共产党宣言》开篇语道:“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徘徊……”殊不知,百余年后的今天,这个幽灵又在德国上空游荡……

卡尔·马克思(Karl Marx),1818年5月5日出生于德国特里尔(Trier)市,自称是马克思信徒的中共政府藉此决定,向特里尔市赠送一座高达6.3米的巨型马克思青铜像,作为2018年马克思200年诞辰礼物。去年10月德国媒体曝光此事,一场风波由此而起,马克思幽灵不散,再度把德国搅乱,引发了异乎寻常的轩然大波。

特里尔市与马克思

马克思诞生在特里尔市,他出生在老城区一幢巴洛克风格的屋宇,现为布吕肯街(Brückenstraße)10号,1968年这里成了马克思纪念馆,属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党产。前往纪念馆参观者以中国人为最多,留言本中70%以上是中文留言。

特里尔并不是因为马克思而出名,它是德国的最古老城市,位于摩泽尔河岸,莱茵普法州西南部,与卢森堡相邻。公元前16年开埠,距今超过了两千年历史,曾是罗马帝国四帝共治制时期西部恺撒(联合皇帝)的驻节地。诸如罗马古风的尼格拉城门(Porta Nigra),俗称“大黑门”;君士坦丁巴西利卡大教堂(Konstantinbasilika),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大帝在此举行加冕礼;坐落在摩泽尔河上德国最古老的罗马桥(Die Römerbrücke)等等均巍然屹立,这些遗址为这座城市平添了浓厚的历史魅力和风采,展示了人类文化和古罗马时期的辉煌瑰宝。

马克思诞生在这座城市,他出生几周后,他们一家乔迁于“大黑门”附近的西麦街(Simeonstrasse)8号,这里是马克思成长的地方,度过了童年少年时代,12岁上了特里尔中学,也就是今天的弗里德里希·威廉中学,17岁中学毕业,1835年离开故乡,赴波恩和柏林去读大学。马克思是一位历史学者,是著名的哲学家、经济学家、社会学家、政治学家,马克思的经济学建立在研究工人和资本家的生产关系上,由此而奠定了他后来诸多经济思想的基础。马克思一生中出版过大量理论著作,其中最著名和具备超强影响力的两部作品分别是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和1867年至1894年出版的《资本论》。

对这个城市来说,马克思无非是这个城市的历史人物,他的学说和理论,是人类探索知识和真理的一段历史,他的阶级斗争学说和暴力革命思想与当今的文明世界格格不入。

前些天,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和我专程走访了这座城市,令我们目瞪口呆的是,满城尽是马克思,老街上方飘扬着“我们是马克思(Wir sind Marx)”的彩旗,旅游车上的马克思大幅画像,所有的礼品店里马克思塑像、明信片、画像等琳琅满目,甚至老街行人红绿灯都换成了马克思灯,马克思的故居也正在进行紧张重新装修,在纪念日重新开放。我们的感觉是,马克思无疑成了这个城市的一株摇钱树。

庞然大物引起德国社会纷争

2018年,在马克思诞辰200年之际,中国政府主动提出赠送特里尔市一座高达6.3米的巨大马克思青铜雕塑。中方表示,他们赠送雕塑是为了纪念马克思,且雕像象征着两国之间的牢固关系。中国政府同意承担大约三分之二的雕塑底座和安放费用,预计为10.5万欧元(约合77.4万元人民币)。

马克思雕像由中国艺术家、中国雕塑院院长吴为山制作。吴为山的政治身份是中国民主同盟盟员,担任民盟中央委员、民盟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第十一届、十三届全国政协会议当选全国政协委员。他善于为大人物造型,矗立在北京中央编译局门前的马克思与恩格斯站在一起的雕像就是他的作品。2011年,他还制造了一尊孔子巨像,一度安置于北京天安门广场附近,不久后出于不明原因被搬走。吴为山认为,制作马克思雕像是国家交付的重要任务。

媒体曝光后,引起社会激烈争议,批评声音不断,特里尔市一家报纸援引该市自由民主党的托比亚斯·施奈德(Tobias Schneider)的话说,“我们可以列出一长串中国侵犯人权的案例,我们愿意让这样一个胡作非为的政权在我们市中心竖起一尊卡尔·马克思雕像吗?”

一些官员认为,这个雕像“太社会主义”,从审美的角度来看,雕像过于巨大,与小城其他的宗教建筑并不相融。亦有市民认为,这个雕像有可能吸引数量庞大的中国游客来此朝拜共产主义的鼻祖,从而吓跑其他的游客。

有宗教人士对马克思雕塑“安放地点”提出质疑,该铜像将安置在尼格拉黑城门背后的西蒙史蒂夫特广场(Simeonstiftplatz)上,该广场是以西蒙·冯·特里尔(Simeon von Trier)的名字命名,西蒙在1028年隐居于尼格拉城门,死后被封为圣人。马克思认为,宗教是统治阶级给工人阶级施加的“精神鸦片”。宗教人士批评道,他的铜像安置于此非常不适宜。

特里尔市长沃尔弗拉姆·莱布(Wolfram Leibe)认为,这样的忧虑是夸大其词。他强调“这是一种友谊的姿态,与意识形态毫无关系。”

经过数月的讨论,市议会经过激烈争辩和投票表决,有42人投下支持票,7人反对,4人弃权。决定接受中国政府的礼物。但有议员坚持己见,认为这是一个“有毒的礼物”,应拒绝接受,向侵犯人权的中国当局表明态度。

马克思雕像,一尊有毒的礼物

2018年4月9日,在特里尔市欧洲艺术学院举行了“有毒礼物——中国巨无霸马克思雕像”座谈会,由柏林霍恩寻豪森斯塔西监狱纪念馆(Gedenkstätte Berlin-Hohenschönhausen)主办,被邀请的嘉宾有:联邦德国食品和农业部长朱莉娅•克洛肯奈(Julia Klöckner),特里尔大学汉学家克里斯坦•索菲尔教授(Christian Soffel),共产主义暴政受害者协会联盟的联邦主席、布兰登堡州议会副议长迪特•东姆博夫斯基(Dieter Dombrowski),特里尔市议员、副市长安德烈斯•路德维希(Andreas Ludwig),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等,有州议会议员米夏埃尔•弗里施(Michael Frisch)和延斯•阿讷米勒(Jens Ahnemüller),与百余名与会者一起聆听演讲和参与讨论。

朱莉娅部长因故未出席座谈会,但在视频发言中表示:尽管马克思是“特里尔市的特殊儿子”,在即将到来他的200年诞辰纪念,对这样的纪念不应该变形走样。对世界上许多受害者来说,马克思教义的后果是危及生命的。她还指出,在中国,侵犯人权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没有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

东姆博夫斯基副议长的发言,批评特里尔市利用该雕像来颂扬一个反犹太主义的思想家。马克思为极权主义国家,为独裁政府起草了社会主义宣言和理论,为那些专制政权夺取数百万人生命提供了政治理论依据,“你们在特里尔建造这样一座雕像,我为此感到羞愧!”

座谈会主办者柏林霍恩寻豪森纪念馆馆长胡贝图斯·克纳贝博士(Hubertus Knabe),也反对竖立这座雕像,如果一定避免不了,那么应当在它旁边或对面建造一座纪念碑,纪念社会主义独裁统治下丧失生命的千百万受害者。

廖天琪表示:马克思成为中国政治运动的工具

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的发言,引起全场一片掌声。她表示:在德国人和世人眼里,马克思是社会学家,是哲学家,作为人类学术界的前辈,他处于19世纪政治高压环境下,成为审查制度打击的目标,被逼迫流亡。在颠沛流离的境况下他坚持理论研究,至死方休。马克思的阶级斗争学说和暴力革命理论与当今文明世界格格不入,那些专制独裁者故意误读误导他的理论,并将之无限延伸扩大,特别是他的阶级斗争学说,被用来铲除异己,作为镇压和迫害不同观点者的理论铺垫。

在中国假马克思名义进行的政治迫害尤为惨无人道,反右斗争、文化大革命、六四天安门事件等,死于阶级斗争、政治迫害的人数有几千万。眼下习近平政权再次回归到毛泽东的集权体制,我们独立中文笔会里很多会员因为言论和写作,被政府逮捕入狱,比如:吕耿松、陈树庆、胡石根、朱虞夫、秦永敏、刘飞跃、徐琳等皆为因言获罪者。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因为提出了《零八宪章》,倡导宪政民主,最终被迫害至死,尸骨无存。他的遗孀刘霞目前还在软禁中,不能离开中国。

由这样一个政权赠送一尊马克思雕像,这不是艺术品而是集权政府的宣传工具。抛开政治,光从美学角度来看,这样的巨无霸雕像所展现的是法西斯美学,这种审美早已被当今文明社会所唾弃。特里尔市有什么理由接受这样的礼物,我觉得这是一种羞辱和悲哀。

马克思雕像背后的利益

马克思雕像这尊中国礼物,背后还有多少内幕?廖天琪分别采访了特里尔市路德维希副市长和布兰登堡州东姆博夫斯基副议长。

路德维希副市长介绍道:非洲有一种说法,礼物是能拉近人的距离。2018年在马克思诞辰200年之际,中国政府主动提出了这个建议,这里是马克思的出生地,他也是这个城市最著名思想家,他对世界的政治、经济、社会的影响是巨大的,中国政府赠送一尊马克思的巨大青铜像,市议会经过了讨论和表决接受了这尊礼物。

他还表示:马克思的理论,是针对19世纪欧洲的工业革命时期,有批评性和建议性,是反对当时的社会弊病等。而马克思的革命理论,是见仁见智。再则,与中国合作还是非常重要的,中国文化深邃而伟大,通过彼此接近和了解,也能够改变很多观点。对马克思的认识和诠释,还能引起更多的讨论,表达不同的看法,是好事。通过这事引发的争议,我们与中国也可以进行更多的讨论。从一些数据来看,也能反映出人们对马克思认知和了解的兴趣,马克思纪念馆,每年有超过十数万参观者,特别是来自于中国的参观者超过一半以上,越来越多的中国游客把这里当作旅游目的地,这也是一个经济因素。

我们听出了该市还有利益的考量,对于一个人口仅11万的小城来说,世界上每年还有这么多人对马克思感兴趣,可见马克思本身还存在着剩余价值,能为特里尔市增添财政收入。这次藉马克思诞辰200年之际,该市似乎发觉中国制造的摇钱树妙不可言,就跟格林童话里会生金蛋的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东姆博夫斯基副议长明确表示:他反对这座马克思塑像礼物的理由很简单,马克思的理论,为中国、苏联、朝鲜等专制国家提供了理论基础,为这些政权施行暴政提供了依据,他倡导的阶级斗争、暴力革命;掠夺私人(资本家)的生产工具,由国家接管;反对行政立法司法分权,权力集中;其中反犹主义的思想,民主国家是不能接受的,这对今天的文明世界毫不相容。

从美学和艺术上来说,非常不合时宜,由一个国家的共产党指定艺术家来制作,这个整个过程就不能被接受,这样的制作和运作不能表现出自由民主精神。如果中国政府真有诚意,那么可以出钱招标,由德国方面,召集一些艺术家来设计,在社会上公开讨论商议、然后再决定。这样做才能真正表现出现代人对美学的追求和对自由精神的向往。

副议长也很现实,他谈到:眼下特里尔市已经接受了雕塑,这已无法改变,但是雕像下的一些说明文字,比如“马克思为所有共产主义提供了最充分的营养和精神遗产”等,类似的表述内容是绝对不可以出现的。

众说纷云话马克思雕塑归宿

讨论会上,听众们也积极表示意见:我们把这尊雕像退回中国去。

朱莉娅部长也在视频中,建议中国政府在言论自由、新闻网络自由多多思考和反省。

克纳贝馆长说:建议在雕像安置地建立一座共产主义暴政受害者纪念碑。

廖天琪会长建议:去年7月柏林动物园也送来中国熊猫礼物,习近平还亲自为此参加了揭幕仪式,但这礼物是租借的,10年为限需要归还的,连出生的熊猫宝宝也要归还。这尊马克思雕像也可以参照此法,10年后归还中国,送去特里尔市的姐妹城——厦门市,这样岂不是更能体现友谊呀!

全场哄堂大笑,报以热烈的掌声……

(首发香港《前哨》杂志2018年5月号)

M-0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