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7 张国庆 伊甸牧童

~1~

每周二下午2点左右,成都东风大桥旁的河道上,就会成为四川访民的众议院,这是一个人以群分的特别群体,无论括风下雨,来自五湖四海的访民都会雷打不动地聚到一起,交流和探讨各自上访的经验和得失,访民们往往表情丰富而夸张,场面也极其喧嚷而热烈,我把这里取了个动听的名字:访民众议院。

我时不时会在这里碰到符海陆弟兄,他虽是这里的常客,却不是众议院里的访民,几年前那场大地震和形形色色的社会问题,唤醒了他蛰伏的公民责任心,受四川著名维权人士陈云飞和黄晓敏等人的影响,他成为了一名维权志愿者。世事互鉴,触类旁通,这为他后来成为成都秋雨圣约教会上访者福音团契的同工,积累了不少有益的经验。

那时的符海陆不过20出头,娃娃脸,外表憨厚、稚气未脱,他平素说话不多,但开口常笑,那些年网络吹得火热的“小鲜肉”,素描来看,竟也与他有几分藕合。

2013年春,我应约赴一位弟兄的饭局,在那位弟兄的租住地,我与符海陆有了第一次深刻的交通,没想到他此前竟然是位优秀的党员,在老家得过奖,拿过奖金,还受过表扬,只是疲惫的生命在经历江湖过山车般剧烈的翻覆后,他开始重新思考人生,重建信仰价值观。

那时春意正浓,菜很香,我们一起喝酒,一起碰杯,一起谈信仰,只是谁也没料到,三年后他会因一瓶纪念意义的酒,被关进局子,而且一关两年,至今不知吉凶祸福……

~2~

那次饭局有个异外惊喜,符海陆带来了他的女朋友刘天艳,一位轻言细语,衣着简便,清秀而不落俗的女子,单从身高上看,他俩简直就是“天造一对,地配一双”。

其实,圈内的朋友都清楚,这是一对挑战世俗婚恋的情侣,符海陆来自达州偏远农村,一无所有,甚至居无定所,在如此势利的社会面前,条件相对优越的刘天艳,竟然撇下一切,铁心要嫁给这个爱打抱不平,性格既憨厚又耿直的川东汉子。

大城小爱,他们不久便开始筹备婚礼。有天,符海陆给我打电话,希望我做他婚礼主持人,我着实吓了一跳,且不说我们认识时间不长,差不多还处在半生半熟的友谊状态,就我那椒盐川普,实在也上不得台面,何况从雍容仪态上讲,偶已不是“政治面貌”英俊的小生,差不多与冉云飞弟兄的土匪形象打个平手,根本就没有主持人的范儿……

符海陆似乎关注的不是我的原生态,他说,他看重我的是基督徒身份,他就是想有一个带有基督教仪式的婚礼!那时他们虽然已在教会慕道,但还没有受洗,不能在教堂证婚,像我这样的老基督徒似乎可以作这样的补偿!

我心里有极大的不安,还是婉拒了。基督教婚礼向来庄严、圣洁,当由牧师和长老来领受恩典并祝福新人。于是我找了几个稳当的理由,抱愧地向他表明我的态度,本以为他会就此生气,嗔眼埋怨,但此后每次见面,符海陆依旧憨笑相迎,甩头问安,这袍哥性格,与“驯兽师”陈云飞的憨逗有几分神似!

婚后半年,也即是2014年4月,符海陆夫妻受洗归主,自然,他也成为我们上访者福音团契的同工。

~3~

结婚、受洗,备孕,符海陆的人生又将面临一次深刻的转型。

过去单身一人,天马行空,独来独往,一人不饿全家饱;如今却要按圣经教导,做妻子的头,担当丈夫的责任。一些社会事务,他渐渐放下来,然后又恰似一台永动机,不分昼夜在温饱线上劳苦奔忙。

符海陆弟兄文化程度不高,一直没有正式的工作,养家糊口的活计就是为几家旅行社发DM单,广告下方落下自己的名字,如果哪位游客或路人因此“中招”,找到旅行社签单成功,他就可据此提成。生意好时,每月有三四千块钱收入,若遇淡季,赚上千儿八百也是很难的了。

2014年后,中国经济遭遇肠梗阻,行业凋敝,市场不兴,旅游业首当其冲,符海陆收入锐减,家庭日子越过越困难,不久妻子刘天艳又怀孕生产,哺乳期又生病住院,家庭顿时陷入危机。

那时,符海陆弟兄以非凡的坚韧在社会底层艰难挣扎,做过装修工、灯具推销员等诸般工作,不是说笑话,差不多就是凭正当苦力见钱眼开。他总是想方设法,努力成为妻子与孩子生活的倚靠和坚固保障,他由此成为公民圈出了名的模范丈夫,少见像他这么打拼这么爱家的男人。

但在教会,他仍感到爱不足和爱无能,一次上访者福音团契结束时,他告诉我,希望以后能参加教会的夫妻营会和婚姻更新典礼。

好事尚未临到,2016年5月,我突然收到一条微信消息,说符海陆弟兄因一款带有历史纪念意义的“铭记”牌酒被捕快们拘传,我恍惚见过那款酒忒有意思的标签,我下意识地认为,这只是符弟兄敏感时期剑走偏锋的市场经营,而非一次真正意义的政治醉驾。

我们所在教会王怡牧师为此发出祷告:“我是符海陆、刘天艳夫妇的牧师,这是主基督恩赐给我不配的恩典。主啊,赐给我们忍耐,但要快一点,赐给我们喜乐,比泪水稍微多一些!”

~4~

岁月匆匆,转眼间,符海陆的儿子已两年没见到自己父亲了。

有次,我们教会举办“天国的筵席”的赞美诗晚会,晚会结束后,碰到刘天艳的儿子缠着妈妈哭喊着要抱抱,唉,儿子已经5岁了,年轻妈妈扛生活扛社会,越来越扛不动渐已长大的宝贝了。

我抱起他她儿子,语气重重地说,小子,听着,你现在是家里唯一男人,要学会保护好妈妈,懂吗?她儿子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我又说,你长大了已经是男子汉了,以后不能再要妈妈抱了,懂吗?他儿子露出符海陆才有的那种绝版稚笑,点头说好!

成都秋雨圣约归正教会每年都会为信主前结婚的夫妻集中进行一次更新婚礼,这已成为教会年度性最为庄严、盛大的典礼,符海陆一直盼望有这样的婚礼,如果他当下不在狱中,十多天后,他就可以携上妻子和儿子,走进2018年更新婚礼的盛典,在牧师和唱诗班的祝福中,回归到与上帝的盟约关系里,并领受至高者属天的赐福。

我当初有负于符海陆婚礼的邀请和托付,也正是盼望有这么一天,能在教会更新婚礼上,分享到他们天恩滋味般的幸福,基督徒当持守的婚姻就应当是:爱情坚贞胜过死亡,众水不能熄灭不能淹没。

每年春夏之交的日子,我都会盛开许多悲喜交加的情绪,让灵魂火热,让冷漠熔断,今年也一样,我唯有的祈祷是“愿被掳的得释放,被囚的出监狱”,倘以时日,岁月安好,我就将见证到符海陆弟兄期盼已久的那场更新婚礼,我会准备足够的花瓣,在主的圣殿,在他们幸福踏响的婚礼进行曲中,撒进他们灿烂无比的笑容里。

认识真理,便得着自由,即使当下,谁又能剥夺符海陆弟兄的自由呢?因此,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符海陆爱意深厚的盼望里,惟欠缺的是一场更新婚礼,一个给妻子长长久久的拥抱……

愿阴霾早散,愿那日子早来,阿们!!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