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6月03日

1989年,当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被片面改革和发展的模式所导致的问题所困扰时,当中国的民众对这些问题强烈不满、希望有更公正的社会时,当执政者压制人们通过人民代表大会和媒体表达民意、寻求合法解决问题的途径时,我们依照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以公民的责任感,採取行动,表达民意,要求政府解决问题;我们相信,这些问题只有在宪政民主的政治体制中,才能真正得到解决,因而要求中国执政者改革政治体制,採取一个全面的发展模式。

我们的行动得到了全国人民的热烈响应、参与声援和各种支持。然而,中国执政者中少数人公然将自己淩驾于国法之上,违宪违法,软禁了不同意见的政治领导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屠杀惨案,血腥镇压了人民民主运动,并随后大肆迫害运动的参与者;众多的公民被判刑、流亡和被剥夺个人的正常发展机会和权利。

1989年民主运动卷入阶层之多和人数之多,是人类政治史上绝无仅有的。后来,大量的当事人被迫害,监禁、流亡、毒打、恐吓、侮辱和被剥夺正常发展机会,是许多公民的惨痛经历.我们纪念活动中的重要内容是,让这些受害者联合起来,维护自己权益。在自由民主社会中,我们学会了一个道理,一个人维护自己的尊严和权益,就是建立一个公正的社会的有效方式。为了制造必要的恐惧心,执政者施加政治迫害的形式和危害,远远超出法定范围。因此,我们有很大的空间合法维护被侵害权益。如果成功了,可以改善现状。即使失败,也可以让人们人知道,这个政权的虚伪和残暴。

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争取把中国建立成一个公民享有安全、尊严和正义的社会;由于我们相信,这样的社会必需要有宪政民主制度作为政治保障,我们的政治诉求中有宪政民主。建立这样一个社会,是多少代中国人的梦想,也是我们在1989年争取、被残酷镇压后至今不懈地努力的目标。

今天我们纪念1989年的民主运动,其意义在于我们面向过去和未来提出的诉求。为了让更多的人参与,为了体现一个多元社会的公正参与,我们不预设具体的诉求,而是开放给所有关心中国政治发展的人。我个人认为,这些诉求可以有三类:

对于过去,我们要求有公开公正的调查和合乎天理良心的处理,这包括抚恤死者,释放所有在押犯,补偿其他受害人,依法查处违宪违法迫害虐待的国家公务员;对于现在,我们要求停止政治迫害和各种不公正待遇,对于因迫害而身处不幸状况的受害人予以救济和补偿;对于未来,我们要求建立民主宪政,从制度上确保不再发生这类悲剧,使得中国成为公民的安全家园,公正享受发展成果,只有这样,中国才能成为全球华人自豪的精神故乡,而不是因其在各方面的最坏的人权纪录而蒙羞。但是,这些诉求要通过不同的项目和活动形式而体现和实现.

当年的学子,今天都已经进入了不惑之年,已经成为中国各行各业的中坚力量。我相信在大家的内心深处,那股青春的热血依然在流动。面对二十五年的谎言,面对民怨沸腾的现实,我们相信当年从天安门广场撤出来的学子们,一旦时机成熟,一定会一个一个重新站出来,揭露谎言,揭露专制,提出重新启动政治改革。

文章来源:苹果即时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