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2014-10-14

原四通老总、八九民运领袖万润南先生在他的回忆录《商海云帆》里写道:“回顾1989年的那场风暴,感觉学潮就像是一辆没有刹车、只有油门的越野车,不停有人去猛踩油门,却没有刹车功能。这样的结果,只能是车毁人亡。”

到海外后,我曾经与胡平讨论过这个问题.我问:“为什么学运总是以失败告终?”

他的回答很哲学:“因为他们不失败不结束。”

对胡平提出的‘见坏就上,见好就收的所谓策略,我认为没有可操作性。因为实际情况是见“坏”有人上,见“好”非但不收,反而变本加厉、更加蜂拥而上。’

尽人皆知,和平占中运动面对的不只是港府,而是北京,是中共。现今中共领导人,都是经历过八九和六四的。假如说他们在有关香港的种种问题上可能持有不同意见,但是在有一点上却不会有分歧。那就是,面对和平占中这种非常形式的公民抗命运动,决不能妥协.因为他们深信,让步非但不能换来抗议者收场,反而会变本加厉,招致更多的人蜂拥而上。是的,他们现在压力很大,但是他们认为,如果他们让步,压力只会更大。除非中共决定接受抗议者的全部诉求,否则,他们就不会在任何一条诉求上后退。就算北京打算放弃梁振英,但至少现在不会。这是中共现时的行为逻辑。我们务必要知己知彼。

10月12日,法广(RFI)记者安德烈采访另一位被指为八九民运“黑手”的王军涛时,问到:“在学生和占中的社会人士这一方,有没有做出妥协的可能性?”王军涛答:“不可能。也有的人说,学联如果宣布撤的话,他们也不撤。不撤的话,学联就边缘化了。我参加过七六年和八九年两场运动,基本的情况就是:运动的领导核心更换得非常快。也就是谁能往前冲,谁就能成为运动的领导。如果你不冲,你很快就被边缘化。在八九年知识分子的情形正是如此。这些学生上街的时候,他们说是读了知识分子的启蒙读物,但一旦知识分子劝阻他们,知识分子就边缘化了。然后北高联不同意在广场绝食,北高联就边缘化了,绝食团就成了主流。绝食团中,当多数人想撤的时候,说服不了少数,比如像李录他们当时坚持要留守在广场。我不评价这是对还是错,只是从客观上来说,其他人就边缘化了,这些坚守广场的人就成了核心和主流。我的意思是,在运动中,谁能体现正义感,淋漓尽致地表达运动的那种正义感,谁就成为运动的核心。只是在运动中比较理性的人先后都被边缘化了。”

这就是我为什么强调必须建立退场机制。一场公民抗命运动,如果建立不起甚至根本不去建立退场机制,或者认为不应该有乃至不需要有或者不可能有退场机制,那么,除非一步到位的胜利,否则必败无疑。

10月9日,港府单方面宣布搁置与学生对话。此举立即招致更多的民众和平占中。这是“见坏就上”,完全正确.我建议,学生方面应提出,一旦港府同意对话,学生方面则宣布撤离(或至少宣布暂时撤离),为对话营造良好气氛;若港府在对话中缺少诚意,拒绝任何让步,则不排除在必要时重新占领.

争取民主不可能一蹴而就。以当下香港的情势,港人完全有可能取得成功,但只可能是有限度的成功,港府和北京方面不是没有做有限度让步的余地。但这就要求抗议者们务必能适时地转换抗争方式,当硬则硬,当软则软;一味的硬只会错失良机,并使得整个形势不进反退。不错,我从一开始就指出,港府和北京很难在香港实行六四式的血腥清场,但这不等于他们不会有其他的办法——我都能想出好几种办法来。在这件事上,不要把中共想得那么笨。

六四这25年来,港人年年举行大规模的纪念活动,要求为六四平反。鉴于香港的特殊性,中共都予以容忍。因为它知道,如果打压,代价太高。再说,它知道它完全可以採取这样的态度:抗议不抗议在你,回应不回应在我。有些问题,如23条,它权衡利弊,觉得可以正面回应;有些问题,如六四,它就是置之不理。

这次北京给香港提出的“普选”方案,引起港人强烈不满.先前,港人以多种正常方式表达了他们的不满,中共就是不理。迫不得已,港人发起了公民抗命和平占中,以故意违法的非常方式,造成了若干地段交通堵塞等效果。中共发现不理睬不回应不是个办法,所以不得不应允与占中者对话。但是,中共又决不会同意在“违法”行动面前就做让步,因为它不敢开这个先例。以香港的问题之多,六百多万人的大都会,聚集成千上万的民众抗命并非难事;一旦开了先例,不满的民众很可能再接再厉,一波又一波,中共要么只有一退再退,一退到底,要么就只有不惜代价强行打压。再说,从公民抗命运动的历史来看,很少有几次是立竿见影,当场就使得当局做出相应改进的。大多数公民抗命行动都是在引起强烈关注之后,再转而採用正常方式才进展的。

因此,结论很简单,在和平占中行动已经引起举世关注,并使得港府方面(港府的背后是北京当局)同意对话的情势下,抗争者应该停止,至少是暂时停止这种不得已的违法方式,转而採取其他正常方式继续抗争。

作者介绍:胡平是资深异议人士,现居美国纽约,89运动的研究者,着有《中国民运反思》一书。现为《北京之春》杂志名誉主编,《中国人权》执行理事。

文章来源:独立媒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