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本研究毛泽东怎样搞政治运动的著作。从1950年就开始发动的一系列政治运动来研究毛泽东,这可说抓住了要害。

本书的作者是1939年入党的老同志,他不是研究党史的专家,本着爱党爱国的不变精神,离休后加入到反思党史的行列。越来越多的老同志参加到这个行列,这种群众性的研究之风,相信定能使党史更丰富,更真实,更完善。作者读初中时在重庆入党,后在南京中央大学经济系毕业,地下十年中参加党领导的学生运动和青年运动。1949年后,他一直在全国总工会的工人日报和工人出版社做领导工作。

从1950年批斗李立三在总工会的工作开始,写出其中的具体情况,作者的这部研究成果融入了他自己的切身感受,全书没有空泛的说教,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他从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中毛泽东自己的批示、讲话、手稿、书信等记载,来阐述毛泽东本人怎样提出和操弄政治运动,更令人信服。

经过毛泽东本人签字批示的1949年后的政治运动,作者统计为52次,要是再把各部门、各地区自己搞的一一统计在内,恐怕几百次也不算多。作者并未将所有的政治运动逐一列出介绍,只选了几个具有典型意义的运动做了分析。回顾一下,全国有几多人没有经受过政治运动的伤害?政治运动这一项专政的武器,真可算东方共产党人毛泽东的一大发明,其数量之多,为害之大,手段之惨烈,真是可记入吉尼斯记录。毛泽东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的主要特点,就是以一言堂专制独裁,来实现他的乌托邦社会主义的建党建国路线。同打仗一样统计胜利结果:土改要消灭多少地主,镇反要杀多少反革命,三反要打多少大老虎、中老虎、小老虎,反右你那里要划多少右派,大跃进亩产多少庄稼,炼铁炼钢要出多少吨……等等。运动一开始,坐镇指挥的毛泽东常定出百分之几的比例,叫你要订出计划,运动后期是要核收、对账的。为什么逼得人说谎,为什么会饿死那么多人,为什么一座座山的树都烧得精光,为什么红卫兵可以到处抄家,为什么学生可以打死老师……这都是政治运动的威力呀!

作者在书里没有高谈阔论,没有引经据典地大讲理论,可贵之处就是把一个自认为最具有天才、最为聪明的大人物,如此热心干的连普通人都会认为的蠢事,摆在读者面前。这就是历史,这就是我们中国革命成功后走过三十年的一段历史。现在还有些左爷们硬认为那是一段毛泽东探索出来的最伟大的时光,甚至主张再走那条道路,这不能不令人感到悲哀!

陆定一曾对我说过,毛泽东搞政治运动,从“大跃进”失败后又发展到“文化大革命”,造成十年浩劫,最后还说“七八年再来一次”,这简直发疯了。为什么“发疯了”?这确实同毛泽东的人生观、世界观和为人品德有关,又同中国共产党的专制体制、一党专政分不开。党员培养成驯服工具,老百姓培养成螺丝钉,自便于形成“圣上英明,臣罪当诛”的局面。

毛泽东年轻时就有誓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我只对自己负责”。后来从马克思那里只取来四个字:“阶级斗争”,认为这是推动人类历史进步的原动力,以“无法无天”“造反有理”的精神,找各种机会不断地实践。“八亿人不斗行吗”!“运动”与“斗”是毛泽东哲学思想的核心,他的辩证法只提“一分为二”,不提“合二而一”,不要同一性,只要斗争性。文化大革命前夕就开展过这两者之间的大论战,为十年大动乱作了思想理论准备。由于内战时期同左顷路线作过长期斗争,经过延安整风运动,建立了党内“一人说了算”的格局,于是“俱往矣,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1950年五一节的口号,最后一条“毛主席万岁”,就是他自己加上去的。因此,我在论述毛泽东的文章中常说,毛泽东比中外古今的专制统治者都高明之处,就在他以不断的各种各样的政治运动,按照他自己的想法,枪杆子不用了,就用笔杆子,来改造全党党员和全国人民的思想,以马列主义为名的合法理想,“兴无灭资”的合法政策,来达到他的建设社会主义的理想。党史专家胡绳晚年也认识到,毛泽东信仰和执行的不过是列宁、斯达林俄式乌托邦以暴易暴的民粹主义。

毛泽东是20世纪一个特殊的政治人物,对他的评价,有许多说法。他的前期,领导中国共产党进行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一般认为这是伟大的,光辉灿烂,人们不大关心他在战争年代所犯的错误。1949年后,他建立一套独裁专制制度,执行乌托邦社会主义左顷路线,有大错,有大罪。两类评价似乎大相径庭。现在对毛泽东的功过总结仍列为禁区,导致他犯错误的一党专政的政治制度仍流行于世,阻碍国家的进步和发展。学术研究无禁区,这是尽人皆知的科学常识,以史为鉴,从错误中吸取教训,时代才能前进呵!

毛泽东读过那么多书,学问那么大,威信那么高,为什么会做出那么多蠢事?读了这本书你会从作者摆出的那么多事实里面,悟出一些道理。毛泽东听不进任何一点反对意见,当他用最大的聪明铸成大错时,谁也奈何不了他,我再说一句,这是制度使然。为什么这种落后、愚昧、野蛮的政治制度,时至今日仍如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呢?凡属对过去惨痛历史有所认识的人,希望国家快速进入信息时代的人,无不认为由一党专政的旧政治体制必须尽快改革了。

我在许多反思历史教训的文章中说过,关于人类历史进步究竟依靠什么?我们一直处在糊涂之中,长期处在“阶级斗争为动力”的错误理论中出不来。改革开放后,还搞过“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总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朱厚泽当宣传部长时提出“宽松、宽容、宽厚”三宽政策,就被撤职;最后,导致着手全面改革的两位总书记下台。

从欧洲、北美许多国家的历史发展,尤其近代以来,看得很明白,人类社会国家的进步主要靠民主同专制、法治同人治的胜负较量,尤其靠自然科学的发展。他们认识到“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马英九最近也讲到这句话。)英国宪章运动后一直虚君共和;法国大革命产生“人权宣言”,拿破伦当皇帝还推出《拿破伦法典》;美国独立,华盛顿不当皇帝,实施宪政。总之,权力制衡,三权分立,已成为发达国家治国之本。四百年前,英国的学者培根就说过,知识是推动历史进步的动力,尤其自然科学能找到绝对真理。哥伯尼日心说开拓了科学新时代,牛顿的力学理论促成欧洲的工业革命,达尔文的进化论使人类得以认识和改造自己,富兰克林将人类带到电器时代,爱因斯坦使世界进入核时代,现在信息技术促进知识经济全球化。中国两千年以农立国,专制制度愚君昏君统治下,重农抑商,士人以当官为荣,科学难以发展。直到戊戌变法、五四运动才有所觉悟,认识到德赛两先生的重要。可是从苏联传来的十月革命传统,使我们“一边倒”的东西,仍然是政治、经济、意识形态更严重的专制制度。按照马克思、思格斯晚年的理论,第二国际战胜了第三国际,社会主义在欧洲各国生长发展了。毛泽东马上得天下,马上治之,发明了“思想改造”运动,其对象主要是知识分子,将知识分子视为皮上之毛,直到变为“臭老九”,打翻在地还要踏上一只脚;而且认为“知识越多越反动,越多越蠢”。文革期间,我们本来就落后的教育更遭到严重破坏。所有政治运动尤其文化大革命,使得全国上上下下,无从分辩是非对错,只有“尽忠职守”,盲目服从,造成消灭人性,摧毁理性,历史倒退,天下大乱的局面,真是令人痛心之至!

现在总算放弃了毛泽东“阶级斗争为纲”的路线了,提出“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要“以人为本”,建立“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要“实现精神、物质、政治三大文明”,这都很正确。但问题在,三十年改革开放,经济已居于世界前列,政治体制改革仍未到位,仍旧是一党专政,党大于法,人治大于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被世人另眼相看。以人为本,民主的根基,社会的和谐,都离不开宪法上规定了的言论、出版和结社等自由,必须落到实处。没有这些自由就谈不到“以人为本”,建立不了和谐社会,又哪来什么社会主义呢?我们现在对付天灾已经有举世称赞的作为,但如何避免人祸,还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过去那些政治运动,由于没有民主和法治造成的人祸,现在连反思都还遭到封禁,连言论自由的问题都还没有解决,又如何能彻底避免人祸呢?现在腐败丛生,到处冤案,大大小小的人祸还少吗?这就是我们这些过来人最为忧心的问题。我一生的经历,由于年岁较大,比作者要多一些。八十八岁自寿诗的末联为“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这次四川大地震,让人们看到一种新气象、一种希望。我做了一首诗,特录于下,但愿末句不会落空。

无限爱心悬震灾,神州朝野紧关怀。
和谐社会人为贵,三大文明晓色开。

2008年6月1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