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2018年5月7日讯)【武汉中院如此送达通知书,是啥意思嘛】

蔺其磊律师:刚刚(2018年5月7日14:30分许),一个闪送的投递人员联系我,说有一个邮件要送达,接受人签收后,原来是武汉中院通知秦永敏先生案件的开庭时间,落款时间是今天。不知道这个邮件怎么跑这么快啊😄

5月11日开庭,这天是周末啊!

5月4日才在武汉开完秦永敏先生案件的庭前会议,合议庭就是不告诉辩护人具体的开庭时间,反而费这么大的心机送达,不知啥意思啊😄 ,但比送达庭前会议通知书,是武汉中院和武汉市司法局亲自来到北京送达先让北京市司法局联系辩护人就是不告诉辩护人庭前会议时间一封20元的快递能解决的事情非得搞这么复杂的行为(有点拗口啊),这次送达开庭通知书,起码毕竟省了一大笔公款啊😄

唉,怎么怎么就这样对律师设限防控呢?!

赵常青:为了民主中国之理想,秦永敏先生自青年时代起前后多次入狱,累计刑期已经超过26年。如今,65岁的他再度被指控“颠覆国家政权”,这不仅是秦先生个人的不幸和悲哀,也是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时代的不幸和悲哀。无论武汉中院作出什么样的判决,我相信秦先生作为中国民主人权事业的一面旗帜终将赢得历史的敬意(图片2为2011年春节后本人与秦先生(右)在他家中的合影)

谢燕益:第四次受审秦永敏将创造历史!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于2018年5月11日在武汉中院开庭!秦此前坐牢及遭各种拘禁累计近26年,现仍面临罗织重罪。秦的遭遇是半个多世纪以来一个族群的耻辱,秦案今天的结果注定不是他一个人的命运关系全局,无论结局如何,秦案都将创造历史!

【秦永敏先生案件庭前会议情况】

2018年5月3日九点,秦永敏先生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又一次庭前会议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内举行,次日十三时结束。武汉市中级法院合议庭全体成员、公诉人、辩护人蔺其磊刘正清两位律师参加了该庭前会议。

在历时一天半的庭前会议中,控辩双方分别对管辖问题、申请回避问题、是否申请非法证据排除程序、证据展示问题、是否申请重新鉴定勘验问题、是否申请调取在侦察期间证明被告人罪轻罪重的证据问题、是否申请证人出庭问题、举证的方式和顺序问题、以及是否不公开审理问题、其他与审判相关的问题,共计十一个事项进行了充分发表意见。

其中秦永敏先生重点对排除本案非法证据问题、证据展示过程中的质证意见、申请看管他的国保和黑保安二十多人出庭做证、并且强烈要求本案公开开庭审理等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和要求。秦永敏先生强调指出,务必解决他的妻子赵素利被非法失踪三年多的事情。要求赵素利的行政诉讼和刑事追责国家赔偿问题与他的刑事案件并案处理。面对他家的房屋拆迁遭遇的不公平对待,秦永敏先生表示在开庭前务必解决他家的合情合理合法的房屋拆迁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相关部门对关注秦永闽先生听庭前会议的公民和律师实行稳控和压力,致使听说只有一位武汉公民到达武汉市第二看守所门前随被市区两级国宝警察赶走外,没有人能够到达现场关注。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