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活的尾生 2018-05-11
作者 梁太平

插图

尾生诗歌:《沉重时刻》

沉重的债务
在你的身上
还有,背上背着
一个更加沉重的老我

在自己的门口叩门
又能向自己祈求什么呢
满屋装着都是世俗的

发出一生果效
那心,我绝对不允许
任何的黑暗来触摸

在黎明的镜子里
世界看见自己的软弱
而上帝,绝不会像
世人那样看我

2018年5月7日 于长沙

尾生诗歌:《世界里的交流》

你的血液
为什么会因几个词
就加热升温

恶气下沉,怒气上腾
为什么话语的气流
会在空气中竞争

柔和谦卑的人在哪里呢
每一个人都是一大堆废话的中心

上帝啊
原谅我总是冒失开口吧
原谅我舌头上的利刃

一群人
我们都在自说自话
而唯有神在独自倾听

2018年5月11日 于长沙

尾生诗歌:《专制的木头》

我走过斑马线
他们盘问着飞鸟的身份
就在今天,就在广州中级法院
走丢失了人民

一个世界审判着另一个世界
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等
把守着一扇就要被关闭的
非暴力的门

危险的河流,肥胖的鱼群
他们把体育馆变成一张
临时的网,网住了我们

那些制服里的木头
长不出绿色的叶子
那些麻木的森林,制造着
专制的氧气

你限制我双脚的自由
而我伸手送你一块面包
并留下泪水,我不是想唤醒
你饥饿的胃,却是想唤醒
你木头里的灵魂

注:广州声援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等被限制人生自由而后作。
2015年6月19日 于广州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