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7 诗魂有道

这分明不是一个人的墓地,
而是一个民族的墓园。
这分明不只是一座葱茏的山岭,
而是一座整个民族的坟山。
在灞河之西,浐河之东,
渭水之北,骊山之南。
占地近九千亩的巨大坟场,
掩埋着两千多年的血泪和苦难。

为了一个亡灵的七尺棺椁,
竟然动用了整整一匹大山。
耗费了六百顿吨水银,
天量的金银珠玉,
耗时整整三十二年。
上百万的苦力和能工巧匠昼夜兼程,
光陪葬的嫔妃就多达三千,
兵马俑式的陪葬坑多达六百个,
在此丧命的生灵何止百万!

什么样的人如此的穷奢极欲,
什么样的体制如此权力无边?
能够实施如此浩大的旷世工程,
能够给天下带来如此巨大的灾难?
那些一统天下的丰功伟业,
那些车同轨,书同文的殊勋,
比起其血腥、残暴和野蛮,
有什么开天辟地值得可圈可点?

在人类文明黎明的青铜和黑铁时代,
天赋人权就被蹂躏得体无完肤,
人的尊严就被践踏得贱如微尘,
这样罪恶至极的体制,
有什么值得称颂之处?
有什么辉煌和荣光值得炫耀庆典?

暴秦王朝,就是奥斯维辛,
就是古拉格群岛,
就是人间地狱的惨绝人寰。
这样的暴政不被毁灭,
真是大逆不道,天理难容,
真的是老天瞎了眼!

哭泣吧,滔滔江河,
愤怒吧,巍巍群山,
让正义之风鼓荡起九千里雷霆,
用挺起来的脊梁掀起八万丈狂澜,
以正义之剑让罪恶专制千疮百孔,
以复苏的人性之光重新照亮万里河山!

秦始皇帝陵的山头郁郁葱葱,
那些郁郁葱葱中潜藏着罂粟的迷幻,
它给人性之恶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给后世的集权专制定制了罪恶模板。
权力不受制约乃百姓之祸,
公权的任性跋扈永远是祸乱的根源!

善良的人啊,记住这座山岭吧,
这里永远是罪与恶的博物馆。
一个民族决不能对历史整体失忆,
整体失忆的民族走不出历史的怪圈。
在走向自由民主的奋斗求索中,
不妨多多地回望与沉思,
想想这里埋葬的罪恶亡灵,
这个亡灵给古老民族带来了深深的创痛,
带来了两千多年周而复始的灾难!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