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8月18日

我们都知道,蔡博艺是否能够参选淡江大学学生会会长,其实没什么可说的,因为答案很简单,那就是:“可以”。毕竟相关大学自治法规,规定了具有学籍的在校生就具备参选资格,并没有限定国籍。因此,按照现行法规,她可以参选无误.而那么多的争议,其实是围绕着现行法律法规是否应当允许中国交换生参选学生会会长进行的。说白了,蔡博艺是代罪羔羊一只,大家关心的,还是是否能够以及如何能够限制中国因素对台湾社会的渗透。

我看了一些围绕此事的讨论,可以看到反对方主要的意见,就是担心中国交换生参选学生会会长的口子一开,就给中共派人进行统战大开方便之门.这点我也同意,我也有同样的担心,毕竟在香港,已经发生了立场上亲共的大陆学生参选学生会会长的事情。但是我要问的是:我们要因噎废食吗?

台湾当年的民主进程,很重要的一个战场,就是大学自治与校园民主,今天的台中市长候选人林佳龙就是当年学运的主要参与者。当时的诉求,核心的一点,就是不能让意识形态干扰大学自治,因此,国民党的政治组织应当退出校园.为甚么争取这个?就是因为我们都深信,大学是一个应当比社会上更加注重和维护自由,多元和开放这样的价值体系的地方,我们要让学生面对各种理论和主张,鼓励他们自己去选择。大学不是要告诉学生选择什么,不选择什么,而是要给他们一个环境,让他们可以自由选择。这不是台湾上一代理想主义者积极为台湾的大学校园争取的基本教学秩序吗?

如果今天,担心参选学生的意识形态而限制他/她的权利,如果我们不让学生自己选择,而直接在法律上就限制了某种立场,本质上说,这跟当年台湾民主运动反对的对象,又有什么区别呢?为了防范未来的危险,而把现在的开放,多元的体系限制住,这不是因噎废食吗?

我认为,面对中国因素,有消极防守和积极进攻两种立场。反对蔡博艺参选的,基本上是消极防守的部分。这当然无可厚非,但是我们是不是也应当更多地去思考积极进攻的部分?

不错,今天蔡博艺可以参选,也许明天就会有“五毛”也来参选.但是,如果真的有那种支持中共的人跳出来参选,我们要做的,不是去限制他/她的参选权,而是站出来积极地抵制他/他,让他/她无法当选,难道不是应当这样吗?我们与其想尽办法把自己层层裹起来,不如在台湾社会散播民主理念的种子,让有统战思想的人在台湾这块土地上无法得到任何共鸣,这样,岂不是更好的消毒办法吗?今天,很多学生大声反对蔡博艺的参选,我想请问这些学生,你们过去,积极参与过学生会的选举吗?我们都知道,今天台湾的在校大学生,参与校园民主的意愿非常淡漠,每一届学生会选举的参与程度都很低。如果你真的担心蔡博艺当选会侵害到台湾的主体性,何不乾脆自己积极站出来参选呢?

有的时候,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而消极的防守,往往是把自己困死在壕沟里.

文章来源:苹果即时

By editor